千霞的意思很明白,她也看出了骖无畏的计划,她感到有些对不住莫闲,当然这些心思只是一闪而过,但她的话难免有回护的意思。★W

    暗血凶牛眼睛一翻,轰然出手,一个巨大的牛蹄印出现,直接踏向千霞:“你当我是傻子,敢说慌话来骗我!”

    虽然他受伤了,但幻化出的一根牛蹄却巨大无比,极其凝实,誓要踏杀天下群妖,牛蹄一现,四周形成元气风暴,风起云涌,越来越大,直压向千霞,顺带压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千霞脸色大变,头顶光迸出,朱雀法相出现,浑身烈焰熊熊,一声清鸣,张口吐出烈焰,周身火焰拟形化出,呈万千火红的飞剑,向上急迎,而其它妖也现法相,骖无畏现苍龙法相,口吐出龙珠,此珠是由蛟珠而化,还没有完全转化为龙珠。

    白光和妴胡也各自现出他们新练成的法相,齐齐上迎。轰的一声,五人相撞在一起,巨大的声浪如狂涛一样,暗血凶牛一蹄还未踏下,便轰然解体,而四人法相也是一顿,个个显得十分萎靡,缩回各人体内,双方看起来势均力敌,但事实上千霞四人吃亏,一个个法相受创,人也萎靡不振,而偏偏暗血凶牛先前受了重伤,这一击也是他目前所能出最强的一击,见这一击没有奈何对方。

    他的知见没有见过法相,不知根底,见四人萎靡,以为四人不过脱力,心一凛,自己以为境界高过敌人,谁知一击却被敌人拦下,心犯嘀咕,一时间僵住。

    他眼睛一转,看到一头奎牛法相,威武雄壮,只是一瞄,上面的字印入脑海,心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,你们到此间收获不小!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开始红了,大口一喷,腹玄功所化炼的的一块牛黄化作一道黄光,黄光刚出口,大地震动,空间开始瓦解,这不是他的功劳,而是莫闲出手了。

    莫闲在太阴镜,看见这一切,他不能让千霞他们死,特别是骖无畏,因为他肯定会被困在这里,金刚大王不能没有对手,暗血凶牛虽然被指月玄光击伤,但凶威仍在,莫闲再攻击他,不一定能取他性命,指月玄光那一击,是出其不意,如果真的正面为敌,不一定击伤他,现在他已有提防,杀死他很难。

    再说一个化神修士,要想逃走的方法很多,莫闲见他又要出手,开始出手干预,他直接调用太阴镜的功能,太阴镜已开辟小空间,虽言其小,但也有一千九百二十六里,足够收入这里的洞天,他一掐收摄印,空间便开始震动,五个妖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,暗血凶牛口黄光才出,便感到天地震动,不好,他当机立断,一口吸回了牛黄,身体化作一道暗红色血光,穿了出去,还没有搞清怎么回事,自己已居洞天之外,并不是他进来之处,而是在小山之外。

    他脸色阴沉,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地方,他心迟疑,是不是再回去,明显其有人在操纵,这个人神出鬼没,不知道底细,但明显有洞天在做后盾,他的神情明显在挣扎,过了一会,他看看那边小山,掉头离去,反正自己已入长生,犯不着可能丧命于此。

    而千霞他们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等睁开眼一看,已到山洞的入口,从半山腰看出去,那里台阶好像一条长龙。

    他们惊魂未定,此时,千霞腰间的圆盘动了,化作一道月盘飞出,月盘出一道清辉,正照在狮子雕像上,狮子出一声怒吼,一头狮子的清影投入月盘之,带着庞大的能量,沉睡在月盘之,月盘重新回到千霞手,一个声音响起:“快走,不要回头!”

    千霞一惊,不由自主御起遁光,她一御起遁光,其他几妖也纷纷飞起,一路烟云滚滚,向山外飞去,他们出现时,暗血凶牛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飞了一百里,几妖才停下,回看时,那处小山依旧,进去人,回来只有四人,两个已明显陨落在其,倒是莫闲,最后一面见他坐在宝座上,出手杀了毒敌,看来他得到天大的机缘,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,还是小心点,他在金刚山有一个妖洞,在他不在日子,照料一下,千霞考虑到。

    四妖当,只有骖无畏巴不得莫闲死掉,但看情形,好像他活得很好,另外两妖,倒是无所谓,他们与莫闲之间没有利害冲突,倒是可以与莫闲做朋友。

    四人各怀心思,千霞说:“我们就在此告别,各个人收获也不小,特别是得到法相之法,可惜的是,法相只记住自己法相,各位道友,珍重!”

    众人各自回转山,而此时莫闲已经收完洞天,洞天一切都被他纳入空间之,太阴镜从灵宝进化为洞天之宝,得失却算不清,得到了是等于随身带了一个洞天,失去的是,再也不可能用它像普通法宝一样来对敌,不是说太阴镜没有攻击功能,而是任凭谁也不会用洞天去砸人,如果洞天出现损害,哭都没有地方去哭。

    暂时,莫闲是出不了太阴镜,洞天开辟了,但离大成还有不少距离,莫闲可以说,被洞天困住,甚至在千霞的月盘收取狮子的法力时,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从太阴宗记忆翻出,那尊狮子像并不是太阴宗之物,当初从殊院得到,得到时就聚有**力,遂作月盘以控制之,成也由它,败也由它,正是由于它后来为奸细所控,才引来太阴宗的败亡一战,无数妖物得它相助,突入洞天之。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,放下非同万缘,先与本尊沟通,将此阶段的一切都传与本尊后,进入湛深定,智慧普照一切,太阴镜从正常空间消失,一切归于没寂。

    莫闲的本尊从定醒来,他没有想到,化身有此大机缘,不过,受此牵连,暂时化身没有办法行走另外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该动动了,算算时间,到了松溪出世的时候了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