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听言,心一动,问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石生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下子明白了,生石上魂,当即一笑,又问道:“他家在那里?”

    弄潮儿嘴八舌,莫闲很快弄清楚石生的家,还有他的一系列情况,哈哈大笑:“遇潮问信人,生石上魂!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天机彻底明朗,云苍山景行洞,枕野子正在暝目静坐,心血陡然来潮,睁开眼,排八卦,归阴阳:“原来松溪这个老家伙已经转世,在之前,我听说他死在提婆达多之手,既然转世,那就让他再转一世,童子,将你楚离师兄请来。”

    一会后,楚离来到跟前,施礼后站在一旁,枕野子说:“楚离,你去代我办一件事,到越国的钱江边上,找一个石生的人,拿我的断玉钩,将他送入轮回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楚离施一礼,从童子手,取过了断玉钩,退了出去,退了出去,出了洞府,御起遁光,直向越国的钱江飞去。

    除了他,还有数人从各个方向出,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杀掉石生,让松溪没有觉醒的机会,再转一个轮回,那他的觉醒就比较难,如果再有二次如此,他的前世印象会很薄,甚至根本不能觉醒,从而彻底坠入轮回。

    而此时,莫闲却已到了一座山村,这是今生松溪的转生之处,松溪转生之处,只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灵气并不出众,如果不是天机提醒,莫闲对此根本不会留神。

    莫闲到时,秋雨已停止,阳光射了下来,一付久阴而晴的样子,村民眼终于露出了笑容,刚才还担心雨会一直下,现在心一块石头搬开了。

    但那江边的鼋将军庙,却出现了变故,庙的塑像倒塌,庙祝吓坏了,赶忙祈祷,但都得不到回应,平日来香火旺盛,由于近日连绵阴雨,多少农人来此烧香磕头,但明明好好的,神像说崩就崩塌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他们一直又怕又畏的神,已经给莫闲宰掉了,也不知道,正因为他们的愚昧无知,才使这个妖物渐渐开了灵智,登上神位。

    莫闲来到一户人家,家境很清贫,家有一个老母亲,还有一个妹妹,没有其他人,一个年青人在家劳作,莫闲上门时,正好他刚修好了一个笆斗,一抬头,看见莫闲,他眼露出了一分迟疑,这个人怎么这么脸熟?

    莫闲也看到石生,年纪已经不小,在农村,十八岁的人早就成家,他却没有,而且,身体上已有暗伤,虽然还在育,再看看房子,不过间茅屋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熟?”石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从别后十八春,生石上旧精魂。前辈看来前尘往事,都记不清了。”莫闲伸出手指,手指上性光闪现,一指点在他的额头,他一下子愣住了,站立在这里,眼光出现迷离,莫闲带他深入心灵深处,突破了第识末那识,进入神秘的第八识,佛门说法是阿赖耶识,莫闲以自身性光为引,但第八识莫闲也进不了,只能将他带入,毕竟这是生命的最大秘境,只有自身能进入,也就是莫闲,精修黄庭之道,才有这个能力带他进入阿赖耶识,换一个人,不入化神,根本没有此种能力。

    石生一瞬间蹲了下来,手抱着头,脑袋好像是炸裂了一般,无数印象铺天盖地,一时间陷入一片迷茫之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哥哥怎么样了?”一个八岁的丫头警惕地看着莫闲,眼睛浓浓的戒意,象一只受惊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不要担心,他想起了一些遗忘的事,过一会儿他就好了。”莫闲微笑着说,他仔细打量着这个丫头,资质尚可,但明显的营养不良,头有些枯黄,先天有些不足,莫闲心暗叹,看来,石生的家境很差。

    “小怜,生了什么事?”一个女声在房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哥哥怎么回事,抱着脑袋蹲在地上,有个不认识的人,他说哥哥遗忘了一些事。”小怜急忙回道。

    莫闲听到悉悉的声响,他知道应该是石生的妈,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,男人于四年前去世,她又体弱多病,就这一个家庭,石生却一心向道,好在石生是个顾家的人,也许只有这样家庭,松溪才放心,一般人转世,都选在富贵人家,这样身体才能有保证,最差也选择择一般小康之家,等觉醒后,身体上无有亏损,重修要比前生容易。

    她出来了,莫闲抬头一看,她的身体更差,人也显得老,丈夫的去世,对她打击甚大,幸亏她有一儿一女,特别是儿子,当时已能帮家里做一些事,莫闲不知道,这几年来,他们是怎样渡过的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长,我儿子怎么样了?”女人手扶着门框,施了一个万福,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连忙还礼:“不敢当夫人的礼,你的儿子一会儿就没事了。”说着,凌空度过去一股灵力,她感到身体一振,一股热流涌遍全身,她是石生的娘,就是松溪转世之身的娘,松溪是莫闲的良师益友,,莫闲可不敢受她的礼,见她身体亏损,故此才度过去一道灵力。

    “小怜,你去倒水给道长,道长,不好意思,家没有茶叶,你就将就一些。道长,请坐。”石生的娘说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我喜欢喝白水。”莫闲笑到,坐了下来,她家并没有椅子,只是一条长凳,还有一张旧的条腿已经重新修补过。

    “道长,你来此什么事?”石生的娘说道,她这个儿子,从小好道,但家条件限制,并没有多少机会,加上他又没有上过学,盲一个,不知什么时候,他在道观看到道士,就喜欢得不得了,可惜,道士并不收他,今天莫闲来,一身道装,她产生了误解,以为附近的道士。

    “我来此,是为了十段因果。”莫闲说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