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十段因果?”石生的娘奇怪地问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你们就会知道,对了石生这个名字是怎么回事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怀他时,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个仙人说什么生的话,我把这件事跟我的丈夫说了,他说既然是仙人托梦,就叫他生,我也不知道生是什么意思。”石生的娘说。

    莫闲明白了,这应该是松溪所留下的后手,他算彻底明白了,此时,小怜端上一只粗瓷碗,里面有大半碗开水,放在莫闲的面前的桌子上,莫闲端起碗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地上蹲着的石生眼光一阵清明,叹到:

    “古来人生黄梁梦,一梦生死幻念;今日方知千秋事,尽在黄粱一梦!”

    “恭喜前辈,历劫觉醒。”莫闲立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莫闲,多亏你了,我已知道,我一觉醒前生,大概劫难就来了。”松溪说:“可惜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,一切都得依仗道友你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放心!”莫闲低头,袖一课,脸色微微一变,再抬头看向松溪人,人面带晦色,但他还是在微笑说。

    “生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石生的娘说。

    莫闲笑道:“大娘,这是这么一回事…”莫闲将松溪真人转世的事一说,两人立刻变色,:“你还是我的哥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,我虽然转世,在今生就是石生,小妹,还有娘,现在儿已找回前生的记忆,你们还是跟我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也能做神仙吗?”小怜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能,还有娘,道友,看来,只好先到你那边,宣明宗现在怎样了?”松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宣明宗据说沉入地底的熔岩,诸多前辈以**力护住仙府,摆脱了提婆达多的控制,进入地下的岩浆。你现在没有地方去,不如和我一起回到天随山遇仙宗,我现已有足够能力护住你,对了,你修行丹道还是黄庭之道?”莫闲问。

    “黄庭之道吧,上清的黄庭之道和符咒之术十分契合,而宣明宗以符箓闻名,前生我修行金丹之道,这一生,我修行黄庭之道吧。”松溪说。

    莫闲取出了那本《黄庭集注》,对莫闲来说,这本书他早已烂熟于心,有书无书一个样,松溪接过了书,说:“想不到,这本书最终还是回到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暗伤颇多,我这边有精元丹,你服用一颗。”莫闲说着取出了精元丹,一瓶精元丹,一共九颗,颗颗呈金红色,松溪也不客气,他知道这些年来,自己在艰苦成长,身体许多地方不知不觉留下了后患,他倒出了颗,一颗给了他的娘。

    “娘,这些年来,你受苦了,你的身体很弱,吃下这颗精元丹,它能补充元气,使你的身体恢复元气。”他将一颗精元丹给他的娘服下,很快他的娘的脸上有了血色,鼻子上微微冒汗。

    又将另一颗给了他的小妹小怜,小怜很好奇的问:“哥,这就是仙丹吧?”

    “是仙丹,你以后会知道,此丹是莫闲道友独家所炼,大补元气,你敢快服用。”

    莫闲也笑道:“这精元丹是基础丹药,我身边还有其他丹药,如果你们要的话,可以跟我说一声,甚至我想炼制一炉九转紫金丹,那人服了,直接成仙。”

    小怜听了,眼睛眨巴地望着莫闲,松溪笑道:“你赶紧服了丹药,我们等会儿会走,在这个小山村里,虽然平静,但还是有红尘之气。”

    松溪没有说,他的仇人很快就到了,虽有莫闲护住,但他的仇人不少是化神修士,恐怕到时候,如果还在这里,不仅自身难逃,还会连累到乡亲们,是以他得赶快走。

    ,把丹药放入口,她本来以为以为丹药个头不小,还怕难以下咽,谁知进入口,当时就化作一股液体,满口奇香,一股甘霖瞬间就到了腹,浑身暖洋洋的,都有点瞌睡。

    莫闲见二人都有点昏昏欲睡,手放出一道光华,将人罩住,光华一闪,人便消失,再次出现,已到十数里外的山,随手又现一道传讯符,这是给绿如的,要她来接应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有收拾一下!”小怜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收拾了,就留给乡亲们,我们走吧!”松溪说。

    四人便上路了,远处一道遁光电掣般的飞到,直落小山村,莫闲看到了,也不说话,松溪人并没有看到,松溪才觉醒不久,虽然他的着足够的经验,但他身上并没有法力,所以并没有看到,另外两人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莫闲的脸上露出一丝嘲笑,并不是针对松溪,而是针对那道遁光,莫闲刚才施有遁法,打了个时间差,事先遁走。

    四人走了半天,又下去十余里,虽说他们吃过了精元丹,但身体也累了,莫闲是故意走的,只有在他们行走期间,丹药的药力才会充分挥出来,因为其二人,小怜和石生的娘本来就身体弱,只有行走这种并不剧烈的运动,才能使药性充分挥。

    莫闲找了个地方,有一条小溪,从乾坤袋取出锅,倒出一些灵米,就着溪水,手一指,锅底升起了一团火,不一会儿,一锅灵米饭出锅,香气四溢,小怜不禁咽了一口口水,咕咚一声,莫闲又取出几个碗,盛好饭,先端给了石生的娘,又给小怜盛了一碗。

    松溪不客气的盛了一碗,他们见米饭颗颗晶莹,入口香甜,一股灵气在口腔爆,当然,只有松溪和莫闲感受着灵气,而另外两人根本没有觉察,只觉得好吃。

    “这是灵米,你从什么地方得到?”松溪慢慢吃着,却运起功法,将灵米饭的灵气摄入体内,他在缓慢地增长着灵力。

    山的动物们受灵气的影响,已开始向此地集,莫闲皱了皱眉,手指并动,一道符诏从手而出,聚山神为己用,刹那间,四周阴风起,山神现身,周边的动物一见,在山神的淫威下,纷纷离去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