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修成了符诏,也对,十八年了,你应该修成了符诏。”松溪叹道。

    “刚修成两年多,机缘巧合。我们继续走,恐怕前面有劫难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石小怜从来没有吃过如此香甜的米饭,她还不知道,这灵米就是世间帝王也没有机会能尝到,就是修行人,一般也很少吃,一碗吃完了,眼睛又看向锅里,而石大娘吃了一碗,虽然也想吃,却放下了碗。

    莫闲又接过碗,说:“这种灵谷,虽说好吃,但灵气充足,多了你的身体受不了,不能再吃了,我这边有一瓶灵谷丹,是用该米炼成,当零食吃吧!”

    莫闲从身上取出一个罐子,里面有十六枚灵谷丹,所谓灵谷丹,就是灵稻米一味直接在丹炉所炼,相当于爆米花,但却不同于一般的爆米花,一般有指头大小,软软的,糯糯的,在口很有嚼劲,一般对于凡人来说,一颗下去,足保五六个时辰不饿。

    那一碗灵米饭,实际上已保证他们肚子就是走上数百里也不会饿,不过小怜年纪小,又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米饭,一时想吃。

    小怜迟疑着望着她的哥哥,松溪笑了:“你拿着,这种丹药,莫闲道友有的是。”

    松溪看不上这种丹药,这种丹药可以给入门的人服用,有辟谷丹的妙用,对于松溪来说,根本不在意,他一时忘了,以为他还是化神修士,没有想到,这种丹药其实给他也是挺合适的。

    小怜接过了罐子,罐子透明,是莫闲用砂子和纯碱所炼,唤得水晶琉璃,没有什么作用,但炼成的琉璃却如水晶一样。

    小怜打开了罐子,取出了二颗灵谷丹,一颗给了娘:“娘,你吃!”

    莫闲暗自点头,石大娘摇头说:“小怜乖,娘饱了,吃不下了,你自己吃,你正在长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哥哥你吃。”小怜满脸祈盼地看着松溪,松溪笑了,接过一粒:“你这个莫叔叔炼丹本事很大,很好吃,你也吃!”说完之后,把一粒灵谷丹扔进口,咂咂嘴说,“很好吃,糯糯的,香香的。”

    小怜这才将另一粒灵谷丹扔进口,眼睛眯成一条缝,细细在品尝,突然睁开眼睛,看向莫闲腰间,好奇地说:“叔叔,你腰间那个袋子是什么,怎么里面什么都有?”

    莫闲一听哈哈大笑说:“叔叔腰间的是乾坤袋,一种修士有的储物袋,除了乾坤袋,还有须弥戒指,都是储物法器,里面空间大得很。”

    说说笑笑间,莫闲已收拾好锅碗,又上路了。

    转过一个山头,被人阻住了,来人正是楚离,白衣飘飘,背着一把断玉钩,正站在一座小山峰上,见到了四人,目光一凝,他已去了石生所在村子,弄清楚了情况,知道石生的情况,一眼见到四人,特别是有两个女人,正符合村民所说,遁光一起,阻住了路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是石生一家?”楚离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莫闲没有否认,也没有承认,直接拦在众人面前,他看得出,楚离修为很高,元婴高阶,直逼化神。

    “我乃云苍山的楚离,今天来此,奉师命送石生入轮回,道友何人?”楚离说。

    “你师何人?云苍山,难道是枕野子?”松溪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楚离看出松溪没有修行,眼睛一凝:“难道你是石生?正好,送你上路!”说着,肩头一摇,断玉钩化作一道精纯白芒飞起,直向松溪斩去。

    莫闲冷笑一声:“当我是摆设吗?”

    身子一摇,一面魔幡出现,正是玄阴聚兽幡,幡一摇,一声响,间走出一位魔神,是大力神魔王,手一柄白虎啸风刀,一声狂吼,一刀接住断玉钩。

    莫闲手指微动,一张符箓出现,是六丁六甲护身符,一回,化作一道光幕,外面六丁六甲林立,护住了松溪人,这才回过头,此时大力神魔已被断玉钩击溃,断玉钩不愧为化神修士使用的奇珍,玄阴聚兽幡的大力神魔王,在它手上只走了二个回合,便被它所斩。

    大力神魔王回归幡内,现在玄阴聚兽幡,有大力神魔王、诸怀、龙兽、鬼车和大鼋五位魔王,不过大力神魔王和诸怀强大一些,以大鼋最弱,虽然形成了玄阴空间,但空间只是小空间而已,玄阴聚兽幡还称不上洞天法宝,因为小空间只有玄阴法则,还不完备,跟莫闲的化身所得太阴镜都没有办法相比。

    莫闲见此,顺势收了玄阴聚兽幡,不是说楚离多强大,而是他这口断玉钩太过利害,莫闲眼光一闪,从背后顺势拔出神兵鸣蛇剑,顺势就是一剑,现在的他,虽然没有进入化神,也就是元神境,他只是阴神境出窍层次,连显形都不成,显形者,在白日阳光下,诸多身神显形,而之后尚有御物,这不是说,莫闲早已有的御物之能,而是身神显化,远在天边,御使诸天之物,甚至能做到化物作宝的层次。

    但他在武道上,可以说在同阶内无敌,主要是化身经历一个世界,将诸多武道修行的精义身体力行,化身所行,在思维上等于他所行,故此很高明,剑一出,剑上罡气立刻延伸,好似一把冲天的宝剑,一下子格在断玉钩上,断玉钩不愧为奇珍,轰的一声,莫闲顿觉自己的罡气差点被断玉钩切断,不过这一剑之下,断玉钩也封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离急忙运功收断玉钩,莫闲哪里肯放过他,手剑一摆,刹那间,无数的剑出现在每一支都裹在透明的罡气,罡气虽有可能被对方斩折,却并不损伤兵器本身,何况鸣蛇剑本是上古巨妖鸣蛇所成,本身就不同于一般兵刃,好像有灵性一样。

    一支支剑影如蜂一样,攒射而至,不把楚离射成马蜂窝誓不罢休,楚离脸色一变,一声响亮,现出一柄如意,化成光幕,挡住了鸣蛇剑。

    他一时对断玉钩放松了控制,莫闲脑后出现一只大手,黑白两色,先天一气阴阳大擒拿手,只向断玉钩抓去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