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辈过奖了,我只是侥幸而已,我的法宝玄阴聚兽幡因此而降级为法器。W★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,恐怕还有几拨人来。”松溪说。

    “前辈放心,有我在,一定能保你平安。”莫闲信心满满的说。

    小怜及石大娘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,她们没有想到,眼前这个年青人,叫石生为前辈的年青人,居然这么恐怖,刚才的一切都打破了她们的世界观,对小怜更是冲击,小怜第一次有了变强大的愿望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向天随山走去,莫闲告诉她们怎样行走和呼吸,这是助她们炼化体内的丹药和灵米的灵气,他们现在是凡人,被莫闲以精元丹和灵米饭在体内集了大量灵气,不修行太可惜,虽然就是不修行,身体也能慢慢吸收这些灵气,但大部分灵气会散逸。

    至于松溪,莫闲并不担心,他前身已是化神高手,入了长生之途,在道家来说,已是人仙角色,转世重修,现在记忆已恢复,莫闲也将《黄庭集注》还给了他,他自己会选择适合他的道路。

    一天走了一百多里路,这本是莫闲有意为之,借助行路来磨练他们,使他们能尽快地进入修行层次,但也不能操之过急,傍晚时分,终于见到一处建筑,不过是一个山神庙,这座山神庙已是蛛网遍生,荒废了许久,夕阳下,从山神庙往下看,山脚处有一座小山村,也已经荒废,枯草离离,看样子已有二十年没有人居住,甚至其已生妖氛。

    “今晚就在此处休息,我和石生守夜,你们二位好好休息一下。”莫闲说,从山林找了一些柴禾,而石生则在附近打了一些荒草,铺好了床铺,莫闲在山林打了二只野鸡,弄干净了,放在火上烤着。

    “莫闲。”松溪小声地说,“我看这里并非善地,恐怕有妖物!”

    松溪虽然转世,修为近乎无,他经过一天,总算有了一丝真气,但却不能使用法术,甚至不能对身体有明显的改善,但他的眼光还在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在此处,纵有些小妖之类,他们不敢打扰。”莫闲笑着说。

    众人吃过晚饭,走了一天,虽然两个女的不是什么娇小姐,自小便吃苦,但也累得够呛,很快就倒在地铺上睡熟,松溪也撑不住了,莫闲笑道:“你也好好睡一觉,到子时再起来修行。”

    松溪点点头,也倒头睡下,莫闲见他们倒头睡下,站起身来,手光影闪现,符箓飞出,门窗之上,地面和屋顶之上,都加上符箓,他要保持这里不受干扰,做好这一切后,才盘坐下来,静静听着外面山风吹拂着树林。

    外面亮起了磷火,一个人影出现,莫闲在灵识看着这一切,居然是鬼魂,在树林,传来了狼嚎声,几只狼眼亮着邪异的绿光,悄然出现,眼睛望着这座山神庙,一个山魈也出现在山神庙不远的地方,看来,妖魔鬼怪不少,它们都不敢到这里,因为山神庙隐隐有一层灵光,这是莫闲的符箓在放光明,肉眼当然看不见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不来,莫闲也不会多事找事,因为莫闲也不清楚他们的善恶,只要他们不来找事,莫闲当然不会多事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个和尚出现在莫闲的灵识,手上一串念珠,步态安祥,向着山神庙而来,在莫闲的灵识,他身形似鹤形,顶上有光,手念珠显然是一件异宝,闪烁着灵光,那些妖物山魈一见到他,自动退让,来人是一个高手。

    和尚直奔山神庙,莫闲睁开了眼,散了座,又添了一根柴禾,手符箓一闪,落几人护了起来,其人在睡梦,没有觉察到来人。

    莫闲打入门窗符箓,只防鬼怪妖魔,不防生人,是以和尚直接闯入,莫闲站了起来:“大师,遇仙宗莫闲有礼了!”

    和尚稽合什:“阿弥陀佛,贫僧南药见过莫施主,今晚到此,见四下无人,唯一此间有火光,故冒昧前来,求一尺许之地,以供歇脚,可否?”

    “大师请!”莫闲知他来意不是为了什么夜晚失宿,肯定与松溪有关。

    果然,他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,见人身外被符箓护住,眼精光一闪,坐在火堆的一旁:“莫施主,老僧有一事,深深疑惑,不知当讲否?”

    来了,莫闲心冷笑,但口头上却客客气气:“不知大师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与一人结有因果,不知如何了结?”

    “因果之论,在于汝心,心不染不净,何处有何尘埃,心不染万物,直如云在青天水在瓶,何须在意世间因果,来也由它,去也由它!”莫闲淡淡地笑了。莫闲不是说空话,他的化身在另一个世界,于普陀山观世音秘境,就曾遇到佛家心音度他入佛,后又算计与他,使他的化身有大因果和大业力,被他以白莲化解,如论佛法上,他虽未修持,但他的功行不落于佛门高僧。

    和尚明显一愣,当下似有所悟:“我一生勤修佛法,却不料被施主片语所折,好一个‘云在青天水在瓶!’”

    当下作偈道:

    练得身形似鹤形,千株松下两函经;

    我来问道无余话,云在青天水在瓶。

    莫闲听了不语,从他的理解来看,说不上理解,而是一种直觉,佛家禅境,向来讲究心心相印,南药和尚修行偏道家,身形似鹤形,很高大清瘦,在身体上已脱胎换骨,他理解的‘云在青天水在瓶’不过是气脉功夫,念头空了,想永远定下去,却偏偏落入顽空。

    南药和尚站起身来,对莫闲稽合什道:“多谢施主指点,我由道入佛,多少年来,一直未悟,今日身不着寸缕!不过,因果还是要了的!”

    说完,手一指火堆,一串火鸟从火堆飞出,直向松溪袭去,莫闲口吐一个“唵”字音,火还没有飞到松溪身边,便消散在空气,莫闲吟道:

    云在青天水在瓶,眼光随指落深坑;

    溪花不耐风霜苦,说甚深深海底行!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