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将这枚枯骨收起,他要好好研究一下这枚枯骨,海纳涓流而成其大,虽然是鬼器,但也对莫闲有所启。

    午时分,他们走到了一个城池绍安,莫闲却遇到一个人,是谁,冰魄宗宗主左铃,她怎么出现在绍安?

    还得从越国说起,现在阎罗殿在幽冥教主闭关养伤后,已有十八年不见幽冥教主,他手下的势力却分在四块,块为出世间部,十二神将为一块,虽有矛盾,但对外总是一致;第二块却是八部天龙众,自从释天跟随野僧广行后,天部众虽有了新的领因陀罗,但实际控制力不如释天,而乾达婆部完全投入提婆达多手下,天龙众成了部;还有一块是孔雀明王部,这一块名义上还听从幽冥教主,但自从小明王然越进阶阿那含果位,从实力上来讲,已相当于道家化神,直接听调不听宣,在幽冥教主不出的情况下,等于独立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块,却是在世俗间的杀手组织,有不少部分近年来大安加大了打击力度,虽说有百里聪那样的诸侯,但总的情况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有人说,出世间部不会问他们吗?问题就在出世间部块,之间也矛盾重重,相互牵制,幽冥教主不出,天龙众受的影响最大,特别是寻香叛出,导致天龙众指责很多,而平时由八部天龙众直接统领世间部,而十二神将部直接是幽冥教主的亲兵,并不负责这一块,也不熟悉这一块,现在天龙众往往怠工,而孔雀明王部形同独立,一时间都没有心思问世间部,除了世间部到了危急时刻的求救,才有人拖拉四的出现,往往受到佛道两门阻拦。

    弄得好像阎罗殿世间部好像孤立一般,再加上不少诸侯国打击,特别是白开心虽然年事已高,但老当益壮,向皇帝讨旨,巡走各国,督查阎罗殿,偏偏他自身不仅功夫惊人,而且修有法术,一般世俗间刺客根本近不身,而且,他身边常有修士出没,冰魄宗,甚至于遇仙宗和上座部的人,他破坏了不少诸侯国内的阎罗殿的事。

    同时也削弱了诸侯国的自治,倒得到皇帝的肯定,他刚刚从越国走,冰魄宗的宗主左铃是在越国跟在他身边,不过没有一直跟下去,而由另一位冰魄宗修士代替她,她从未到过越国,一时无事,便在绍安城歇脚。

    不曾想,遇到了莫闲。她蒙着面纱,看到莫闲,立刻叫了起来:“老师,你怎么来到越国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到越国?”莫闲也很惊讶,有许多年不见左铃,左铃已经是一个金丹修士,这很正常,整个冰魄宗的资源任她取用,在十几年间,进军金丹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左铃将自己来越国的情况一说,还叹道:“老师,你要是早一些来,还能见到白开心,白开心已经十多岁了,依他的身体,活个一百二十岁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享受世间富贵。听说他对打击阎罗殿很辣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一股劲,和阎罗殿势不两立,老师,你怎么来到越国?”左铃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到越国来找一个前辈的转世之身,左铃,来认识一下,这是松溪。”莫闲拉着左铃,将众人一一给她介绍,左铃不是以前的小女孩,而是一代宗主,当然听说过松溪真人的事迹,也听说过松溪真人于十八年前,在与提婆达多一战陨落,想不到在这里见到松溪的转世之身。

    几人说了一会话,莫闲问道:“你下来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赶回去,恰巧遇到老师,不如随老师去一趟遇仙宗,听说遇仙宗是大派,不知老师是否欢迎?”

    “当然欢迎,不过这一路上,恐怕不太平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有老师在,还有什么困难。”左铃说,她倒是信心很足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说,强更有强手,这些人和松溪有仇,你要知道,松溪当年可是化神修士,能称得上他的敌人,实力都很高强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,既然有老师在,何况光有境界,不一定太强大。”左铃说,她可是在战斗成长。

    莫闲笑笑,不再言语,众人出了绍安城,有两人远远的跟着,莫闲笑道:“看来,有阎罗殿人寻你!”

    左铃看了一眼:“不过是两个炼气期的修士,居然想暗杀于我,老师,你只管袖手旁观,看我怎么来收拾他们!”

    莫闲笑道:“好!我袖手旁观,看看你施展的冰魄宗绝学!”

    众人走到一处田野处,四下无人,两人一见顿时使了一个眼色,身影陡然淡去,匿迹隐形,莫闲微笑看着他们隐去身形,并没有遇出意外之色,这是杀手特色,看来阎罗殿世间部的杀手还有不少修士,虽然修行不高,但精于隐身暗算,就是高于他们境界,也很容易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两人一隐身,莫闲眼散出幽光,一切都无所遁形,看着两个杀手瞬间分开,一左一右向左铃逼去,左铃却站在那里不动,灵识已开。

    一个杀手猛然现形,手一把玉光刀,化作一道白光,忽然出现在左铃面前,左铃动了,冰魄元磁剑一刹那间向着他的咽喉掠过,而他的玉光刀却没有受到影响,直划过来,但左铃头顶上离合圭一现,青白二色光辉散下,玉光刀顿时停住,而冰魄元磁剑已从他的咽喉轻轻掠过,鲜血喷出,他带着不敢相信的眼色,捂着咽喉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玉光刀也坠地,莫闲看得出,杀手还是下了功夫,用的居然是一把玉刀,而不是金属刀,看来他们知道左铃的冰魄元磁剑,可惜被离合圭的青白光华阻住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人陡然放出一颗**弹,弹丸落地,大片黄色烟云笼起,周围的飞虫纷纷往下掉,但被离合圭拦住,左铃一指飞剑,刚要向他射去,却见他甩出一物,却是一枚钢针,灵光斐然,破罡针,这是一种针对法宝及护身罡气的法宝,十分歹毒,飞针一下子洞穿青白光辉,眼看就要扎入左铃身体!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