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铃脸上露出了讥讽之色,破罡针一过,左铃的身影居然是虚影,杀手虽没有露形,但莫闲看到杀手的脸色大变,杀手一击不,刚想远遁,左铃已在另一边现身,冰魄元磁剑从他身上掠过,人头落地,血光崩现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两个杀手一个舍生忘死,以玉光刀迷惑左铃,而真正杀手却是那根破罡针,这是针对左铃的特点,不料左铃经验丰富,早就看出了不对,将计就计,诛杀了二人。

    匿迹隐形对于普通人来说,的确是高明的法术,但对于左铃一个金丹来说,在灵识的帮助下,想真正隐形,实在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左铃诛杀了二人,莫闲点头,旁观的松溪也点头说:“你这个弟子,修行境界不高,却将斗战之术用的了神入化,两个杀手,虽不足与之正面相敌,但暗杀的话,机变十足,已对左铃一个级别的高手构成威胁。”

    而另外两人看不出来,在转眼间,两人从消失到被杀,她们只看到这些,石大娘还好,小怜却是眼异彩涟涟,从昨天的莫闲剑断楚离一臂的不适,到眼前二人被杀,并没多大不适,而是心有更大的兴奋,大概是同为女人,对左铃杀人不觉宽容,加上并不是自己动手,便没有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左铃打扫战场,得到玉光刀和破罡针,看见一个小丫头在一旁眼馋的看着,心一动,便将玉光刀一把塞入小怜的手:“给你!”

    小怜手一缩,却抓着了玉光刀,这是一把狭长的刀,二尺多长,全身却是美玉制成,灵光流转,石大娘看到了,连忙说:“小怜,怎么要左姑娘的刀!”

    莫闲笑道:“不要紧,她要给,小怜就收下。”

    小怜绽开了笑靥:“谢谢姐姐!”

    “来,姐姐教你怎样使用这把刀!”左铃见她收下,好为人师是人类的通病,左铃也不例外,不过她没有教小怜怎样御使刀,小怜没有修行,根本无御物之能,而是教小怜一套刀法,对于左铃最初练时,就是武术,虽然她练的是剑,但对于刀法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四人出了越国,没有从关卡,而是走荒山高峡,小怜将刀法学得有模有样,不知不觉,体内灵力开始运转,而石大娘几日下来,感觉到身体一天天好转。

    前方是龙虎坪,崇山峻岭,在半山腰间,有一块平地,莫闲几人刚上了龙虎坪,早有人在这里等待。

    却是方人,一方是二人,一个年轻的,一个年老的,年老的是元婴巅峰,但终身只止于此境界,而年轻的刚入元婴不久,另一方,却是一个婆婆,手持鸠杖,看上去背有点驼,莫闲眼睛一缩,赫然是化神,莫闲想起一个人,散修何婆婆,她的丈夫据传死在松溪之手,当时是元婴,本来一貌如花,却在不久后,得到鸠盘婆的传承,化美为丑,成了这付模样。

    还有一人,不,应该是一妖,背生双翼,鸟嘴秃顶,他是一个大妖,方人并不交谈,静静地在这里等待,一见莫闲等到来,那个老少二人首先站不住了,老者大叫道:“松溪,你可认识我?”

    松溪笑了:“怎么不认识你,想不到孟明郎你还活着,所谓好人不长寿,祸害活千年!”

    莫闲一听,立刻想了起来,这个孟明郞在一百多年前可是大名鼎鼎,不过不是好名,他所修行的泥水丹法,所谓泥水丹法,实质上是一种采阴补阳的功法,据说此种功法,御女一千二百而能登仙,被松溪撞见,他败亡而逃,从此不能人道,一身修为也只能到此。

    莫闲明白了,为什么时候四人呈路,按理来说,他们应该合成一路,因为目标一致,原来是这家伙,以至于其他人看不起他,而另一个妖物,人妖之间很难有信任,所以四人分作方。

    孟明郞阴恻恻地笑了,看向个女子,眼睛之充满了挑剔:“徒儿,这个女子是你的,特别是那个蒙面女子,阴元充沛,还是个处子,你去把他们拿下,我来对付松溪的转世之身,松溪,想不到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掌放出阴阳二气,便朝松溪卷了过来,莫闲挡在松溪之前,冷冷地说:“不过是后天阴阳二气,也敢在我面前卖弄,今日送你下地狱!”

    手一指,同样放出阴阳二气,但他的阴阳二气,却不同于孟明郞,仍是先天一气所分化,相互勾连,随时在转化,由阴转为阳,而阳气则相反,比起孟明郞采取的****之气,却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孟明郞的阴阳二气还未卷到,被莫闲的阴阳二气一冲,立刻烟消云散,孟明吓了一跳,面前现出无数桃花,一层层,被阴阳二气一磨,纷纷落英缤纷,一直冲到他身前近一尺,二气才耗尽,孟明郞总算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莫闲在攻击孟明郞时,时刻关注着其他人,见另外两人没有动,心才放下一块大石头,孟明郞毕竟是元婴巅峰,他一举一动之间,周围数里内的生物都会受影响,元婴修士毕竟是元婴修士,平时威能归于己身,对自己控制自如,如果不能控制自如,那不过是才入元婴,或者败亡不远。

    现在孟明郞气势放出,空气都似乎处于发情状态,何婆婆眉头一皱,身边微微一个振荡,在她身边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,而那个鸟嘴秃顶人嫌弃地一挥手,他的身边空气也微微一动,一切都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莫闲此时正分心关注左铃,左铃在那个年轻人扑来时,她亮出了离合圭,青白二色光华将她身后人保护起来,她的冰魄元磁剑出,一道冰光现,周围一下子温度下来,而那个年轻人本来功力在她之上,一把阴剑却是阴毒,剑上现种种妙乐境界,想勾动她的欲火,却不料此剑一出,便受到一股力量,差点没有控制住。

    阴剑也是一把金属剑,当然受到冰魄元磁剑的影响,不仅如此,冰魄本身就具有镇压心猿意马的作用。

    冰魄元磁剑正好克制阴剑!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