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魄元磁剑克制着阴剑,这个现让年轻人吃了一惊,随后笑了:“区区法宝,也想阻我?”

    左铃淡淡的说:“你不过修行旁门左道之术,也敢大话!”

    他不再说话,而是放出一颗珠子,带起大片粉红色烟云,左铃刚想反击,耳边传来松溪的声音,松溪虽然重生,功力近乎无,但他的经验尚在,知道左铃不是他的对手,淡淡地说:“剑出晦至朔旦,震来受符,天地媾其精,日月相撢持!”

    这段话说得很隐晦,但在左铃听来,却恍然大悟,她是金丹修士,晦朔是月相,晦是每月的最后一天,而朔却是每月的初一,用于法术剑法之,实指阴尽阳生,震为卦象,一阳动于二阴之下,为帝为主,雷震当空,这种纯阴境界,是天地在媾精,是天地在相交,太阴和太阳结合在一起,故曰“日月相撢持”,用于剑术上,完全代表雌阴在吸收。★

    左铃剑一震,转为柔顺,在她所在区域剑光突然暗淡下去,这是一种奇异的现象,她所在的区域由亮转暗,甚至漆黑一片,在白日,突然出现这种情况,莫闲看到了,心一轻,知道左铃在短时间内不会落败,而何婆婆看到这一幕,脸上冒出惊容,她刚才见冰光乍起,很像传说的冰魄元磁剑,听说消失了千年之久的冰魄宗出现,她不以为意,大概是什么幸运儿得到了冰魄宗的遗存,但今日一见,使她想起了冰魄元磁剑。

    左铃剑光由冰光转为漆黑一遍,这完全是纯阴之相,而年轻人的珠子放出粉色烟云,能挑动人的情欲,在易相是为后天阴阳躁动之相,但漆黑一现,那粉色烟云如百川归流一样,直向漆黑的心投去,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本来冰魄元磁剑虽然冰清一片,但也没有能力净化这种粉色瘴气,但松溪一言提醒,剑法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,剑意居然将此种瘴气完全分解。

    年轻人没有想到,他的和合珠瘴气居然被这样分解,他急忙收回了珠子,脸色惊疑不定,他是元婴初期,本来比起左铃强上许多,却在左铃面前吃了一个大亏。

    而此同时,孟明郞起攻击,周围数里之内,动物眼睛开始红,雄性揪住雌性,就交配起来,甚至不分种类,一只狼居然身下压着一只兔子,不停地耸动。植物一瞬间,花都开了,肉眼可见,在以龙虎坪为心,如奇迹出现,各种色彩缤纷。

    莫闲脸色一变,但他看到左铃的一剑,居然将她的离合圭护着的区域变成漆黑一团,那种气机一现,想压迫一切生命,但被左铃一剑分解,他放下心,冷冷地说:“你这一招大干天和,邪术就是邪术!你要找死,就不怪我狠毒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调动身神肾神玄冥现于眼前,肾神玄冥,身合雪魂珠,只一现身,双目幽幽,和他一对望,孟明郞刚现出法宝红鸾钩,眼睛一望,没来由心一遍惊恐,好像遇到最恐怖的事情,吓得他居然没将红鸾钩祭起,而是拿在手,声嘶力竭的地挥舞着。

    其他在旁观战的两人一头雾水,他遇到什么事情,怎么这么害怕?他们不知道,莫闲操纵肾神玄冥,将一缕恐惧投入他的心里,肾在五志属恐,本是他的本来神通,孟明郞虽是元婴巅峰,但也着了道,一瞬间失去控制,连法宝都未能祭起。

    莫闲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手一抄,背后的鸣蛇剑当即飞起,落入手,剑一声轻鸣,剑气飞射,一切法在剑气面前都如泡影一样,何况此时他正处于大恐惧之,当下剑光一闪,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两截尸坠地,从尸身上起了一阵粉色烟雾,一个元婴出现,总算从恐惧脱身而出,一现身,御起红鸾钩,面现惊恐之色,口细细的声音喊道:“道友,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莫闲哪会容情,剑光催,一声响亮,红鸾钩破碎,化作一天粉红色流萤,从空洒落,而他的元婴细细一声惨叫,化作粉色烟雾散去,孟明郞陨落。

    孟明郞从他开始威到他陨落,只在数个呼吸间,他的徒弟往没有回过神来,师傅便已陨落,他一见不好,顾不上师傅,身剑合一,破空而去,走得倒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他一走,莫闲并没有去追,眼前还有二个敌人,逃就逃了,左铃也收剑,但离合圭依然护着石家人。

    “松溪老鬼,你还是自己了断,去轮回么,要不然,这里几个人一个也活不了。”何婆婆声音很冷,手鸠杖在地上一顿,大地轰鸣。

    “何前辈,松溪前辈已转世,前生恩怨应该一笔勾消,前辈何别执着旧帐?”莫闲说,他眼睛望着何婆婆,余光注意着那妖精。

    “小辈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权利!不要怪我以大欺小!”何婆婆冷冷地看了莫闲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声音却很冷:“尊你一声前辈,是看你老,居然就老装老,今日来此,你们本来就以大欺小,给脸不要脸,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不让你吃吃苦头,你不知道天高地厚,居然教训起婆婆来了,不要以为你杀了孟明郞,就狂妄起来,好好,先打了你这个小辈。”何婆婆说完,身上走出一具化身,长相凶恶,面色靛蓝,双目血红,背后双翼,獠牙外露,头顶长着长着短角,左手持象皮鼓,右手执鼓槌,背后一条尾巴,分为两叉,分别长着两钩,一钩血红,上面的一滴红如火的毒液,另一钩却漆黑如墨汁。

    莫闲冷哼一声,身前出现肺神皓华,骑白虎,头顶悬着阴符剑,一出现,冲天杀气起,直奔何婆婆的化身,而他的真身却拦住了何婆婆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何婆婆冷冷说,现出一面幡,这面幡,看上去却是一面纸幡,随手一摇,一股阴煞之气冲天而起,直接罩向莫闲,与此同时,化身的象皮鼓响起,一朵红莲向莫闲的肺神皓华罩去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