肺神皓华手一拍白虎的头,白虎一声虎啸,风起云涌,一道巨大的白亮的光柱从白虎口射出,直射红莲,噗的一声,红莲破灭,而同时,肺神皓华头顶的上阴符剑闪出一片耀目光华,飞射而出,亮度之强,根本看不清其的宝剑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,居然被对方以尾钩挡住,剑光居然不能前进,又听到咚的一声,这回不是红莲,而是声波荡起了火焰,对方显然看了出来,此物属金,因而化身以鼓声催动,凝法则而成火,烧向肺神皓华。

    肺神手符箓一闪,居然借符箓而生水,与迎面而来的火相遇,轰的一声,大量蒸汽弥漫,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纸幡飞扬,莫闲感到自己神魂频频受到影响,好在有无间祭坛镇压,才没有被纸幡勾去。

    何婆婆显然也出意外:“你居然挡住,很了不起,但你的好运到此为止!”说罢,手往前一抓,看似平常,但在莫闲眼,却成了勾魂摄魄的大手,莫闲明白了,看来,她主练的法则是与传说黑白无常相似,不知不觉勾魂摄魄,他眼甚至出现了一条黑铁链,闪着无数的符箓,直向他的头上套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此时要走,还是能脱身,但他不能走,他一调自己的道韵,符诏出现,法则天地人现,五行周转不息,居然抵住了何婆婆的勾魂摄魄手,铁链下不来。何婆婆没有想到,莫闲居然凝结了符诏,这是符箓到了极致,能调动一方神灵,与法则不相上下,他才是元婴,怎么能结成符诏?

    一时相持不下,但何婆婆明显占据上风,而莫闲却在苦苦支撑,莫闲进入一种古井无波的状态,好像一切都与己无关,在这种状态下,才与何婆婆相持起来。

    何婆婆忽然回,冲着那个妖物喊道:“云鹰道友,此时不动手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莫闲心一惊,立刻跌去那种状态,大意了,明知他们一起来,却自己认为人妖不和,身体一声响,肝神龙烟立刻化出,一眨眼,出现在左铃上空,桃木一下子铺天盖地,将众人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秃顶云鹰一声长唳,随即融入风,很显然,他已得风的法则,直卷桃木,而此同时,莫闲本身差点被何婆婆得手,那条索魂铁索已距头顶不足寸,莫闲一口血喷出,符诏化为一个神灵,独立而成一体,往上一冲,才将铁索冲高到一尺。

    而桃木只阻挡了几个呼吸,风便渗入其,眼看就在松溪面前现形而出,正在这紧要关头,无数的阴魔一个接一个显现,空间生了质变,云鹰现身,抓向松溪,却抓了一个空,好像空间无限长。

    绿如在这危急关头赶到,无数阴魔现身,更重要的是,随她而来的还有一个,正是莫闲的师傅潜虚子,手轻轻一拂,一道青光铺天盖地而下,云鹰一见情况不妙,顾不得伤害松溪,也顾不得莫闲的身神,身体融入风而去。

    而何婆婆见到潜虚子,叹了一口气,身体迅后退,化身收回了身体,头也不回,便化作一道遁光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长舒了一口气,身体一抖,收了肺神和肝神,他多少受了一些伤,不过无关大碍,休养一阶段就成了,他一个人面对两个化神修士,从未有过这么凶险的事,好在绿如及时赶到。

    绿如在接到他的传信后,知道事情的严重,当即吩咐童子后,起身往潜虚子洞府,偏偏潜虚子正在神游天地,等了二天多时间后,准备独自上路,潜虚子醒来,一听说老友松溪的转世之身已经找到,正处于危险之,二话没有说,和绿如立刻出,在路途,用神识一搜,见到莫闲一行人,当即赶了过来,好在及时,救了松溪。

    他们落了下来,绿如当然关心莫闲,而松溪和潜虚子见面,两人见面,却隔了一世,松溪感叹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松溪叫石大娘和石小怜见礼,二人见礼,潜虚子说:“目前宣明宗隐没,你干脆来到遇仙宗,凭你的境界,数十年时间内,当恢复,说不定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无家可归,道友既然相邀,敢不从命,只不过我的小妹和娘,既然见识了我们的手段,当修行,还需拜入遇仙宗!”松溪笑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两人,我遇仙宗内金丹以上较多,这个不成问题。”潜虚子说。

    绿如在一旁心一动,说:“老师,不如让这个小女孩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她们母女一体,就是石大娘不好办。”莫闲皱起眉头,从辈份上讲,这里有讲头,女儿既拜入绿如门下,绿如就和石大娘同辈。

    “那好办,母亲就随之学习,不拜师罢了。”潜虚子一摆手,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绿如问小怜的姓名,小怜如实回答,问到是什么字时,小怜望着她,莫闲说:“她们不识字,小怜是自小称呼,估计是大小的小,怜惜的怜,小怜太过于普通,也罢,就改‘小’字为‘筱’字,意为一种竹子,怜就不用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哥哥赐名字!”筱怜给绿如磕,拜入绿如门下。

    左铃也拜见潜虚真人:“晚辈冰魄宗左铃拜见师祖!”

    潜虚一愣,旁边莫闲解释道:“左铃是徒弟所收弟子,并没有继承遇仙宗道统,因弟子无意间得到冰母水月的道统,不忍水月道统失传,才替水月收徒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左道友快快请起,你既得水月冰魄宗传承,好好修行,光大门户,你既是冰魄宗的人,我没有什么东西,给你一张符箓吧,算是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潜虚从身上取出一张符箓,左铃一见,眼睛一缩,她已从符箓隐隐外露的灵光,感到渊如深海般的威力。

    她连忙接过来,谢过潜虚子,潜虚子是还虚修士,还虚修士一张符箓,那种威能肯定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潜虚袖一甩:“走吧!”众人飞起,包括石大娘和石筱怜,一起向着天随山而去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