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般梅却放下了手:“有什么好笑,你都要死了,你死后,柰果沟的小妖也要跟着陪葬,如果你说出理由,我倒要考虑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成大事者,虽然用些手段无妨,但必须遵从一个理字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,你要整合万里内的众多妖王势力,一味强权压制,他们虽然口不说,心肯定不愿,屈于武力,一时表面顺从,待有朝一日,遇到武力更强大的,叛变起来,不,不是叛变,而是据正义,诛杀强权,完全名正言顺。”莫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妙舌生花,我问你,我要整合万里内类的小妖,你是同意,还是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万里内小妖在一个集团下,这对整个妖族有利,虽然看起来眼前可能失去一些,但长远来看,利大于弊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利处?”

    “修行者,谁不愿向更高层次,但目前朝不保夕,定下心来修行已成奢望,而整合为一,这点可以保证;其二,修行者,谁都在路途探索,但己力有限,整合为一后,在集团内部,完全可以相互交流,取长补短;其,修者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长生,以集团之力,完全可以封神,从而走上另一种长生之路,还有许多,总之,修行者得利很多,坏处就是在一定程度上,必须遵守集团的规矩,不像以前,可以从心所欲。”莫闲一条条分析,大多数妖王点头。

    “果然深合吾义,我所欲行之事,本就是如此,而且,诸位可知,在数千年前,妖族修行形成了体系,甚至诞生了许多大能,可惜一场破灭之战后,整个修者界各自占山为王,我欲使先辈辉煌再现,才整合大家,免得各自为政,正如莫闲道友所说,知我者,莫闲道友也。”万般梅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莫闲坐下,到这时,莫闲仅凭寸不烂之舌,消除了万般梅对他的敌意,千霞他们目瞪口呆,居然还可以这样,而坤阴仙子却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下面的各路妖王也是如此,暗血凶牛眼睛之疑惑一闪,他觉得莫闲很熟悉,但他的记忆力很好,可以肯定没有见面,这股熟悉感是从那里来的?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没有意见,那么妖盟就成立,各位都是里面第一批成员,不知大家有何意见?”万般梅缓缓地说,下面妖王齐齐摇头:“没有意见!”

    开玩笑,有意见,你没看到朱厌是怎么死的,妖王们都很惜命,万般梅满意地点头:“那么盟主一职呢?”

    大多数妖王看向万般梅,他们都明白,万般梅整合妖物,不就是冲着这个盟主而去,所以许多妖王都看着万般梅,一个妖王喊道:“梅园主人既然整合了我们,我们就选梅园主人作我们的盟主!”

    众妖王一起叫好,万般梅也眯起眼睛,笑眯眯的,但莫闲显然看了,这名妖王就是刚开始冷场时,莫闲想看笑话时,跳出来的妖王,心里哪有不明白,这个万般梅并不算太笨,懂得在其安插自己人。

    但莫闲明白,不代表场的妖王明白,就是这时,另一妖王叫道:“我看暗血凶牛不错,他是化神,应该有资格做盟主!”

    莫闲眼光一闪,既然大势已成,但他没有想到间会出这一幕,这是这个妖王所为,还是暗血凶牛所为,其意味着什么,由于信息太少莫闲不清楚,但下一刻,他明白了,因为暗血凶牛没有出意外,而且微笑着看着他,这是暗血凶牛安排的,要不然的话,就是这个妖王缺心眼。

    但暗血凶牛为什么这样做?其有没有深层原因,莫闲微笑着端起酒杯,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这妖王一叫,万般梅一下子脸色阴沉下来,他没有料到这一点,他回过头来,看到暗血凶牛的模样,心明白了,自己这阶段结交暗血凶牛,谁知在这紧要关头,他会背后插上一刀,他开口说:“牛兄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暗血凶牛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将目光移向莫闲:“莫道友,你说出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莫闲心暗骂,你们争权夺利,关我什么事,我就是一个看热闹的,心虽这样想,但口上却说:“盟主既要武力上压众,又要在道理上服众,还是问问众人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实际上是推诿,对两人从他角度来说,都没有好感,他可不想受人制约,虽说他那么说,但他并不是一个妖物,妖族的壮大与他何关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的意思?”暗血凶牛脸冷了下来,他对莫闲不放心,他的记忆很好,但却对莫闲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还有一种隐隐的敌意,他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莫闲,但这种生物的本能却使他惊觉起来,他想借机试探一下莫闲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见你想听吗?”莫闲针锋相对,他也感觉到一种极淡的敌意,修行者到一定程度,对之间的情绪很敏感,他隐隐知道是什么原因,自己在太阴洞天对他下手,他虽然没有见过自己,但对自己有一种莫闲的熟悉感,所谓第六感,这是超脱眼耳鼻识身意之上一种综合感觉,加上莫闲又和千霞等在一起,这种感觉就进一步增强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笑道:“当然想听,你这个妖族少有的智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直说了,我的意思倾向于梅园主人,毕竟是他辛苦发起了万妖会。”莫闲只说了这一句。在他说话时,万般梅很紧张,盯着莫闲的嘴,当听到这么一说时,心一松,骖无畏眼光一转,望向暗血凶牛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盯了一会莫闲,开口说道:“很好!”

    众妖都听得出,这句话是咬着牙齿,从耳缝迸出,一回头,眼睛盯着万般梅:“妖族强者为尊,我们做一场,以决定这个位置,谁胜谁做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万般梅冷冷地说,他不得不应战,要不然他怎么服众,同时,他也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,毕竟暗血凶牛事先知道他的筹画,他所在一切,并没有瞒着他,他心杀意强忍着。

    两个妖离开自己的坐席,走到大厅,空气之,充满了火气。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