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错,这个世界是没有神道,神道是集众生智慧的一种修行方法,这个世界都没有明,怎么会有神道。★く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明,没有神道,怎么能成为山神?”土行郞更不解。

    “明就是智能生命改造生存环境所创造的一切,以前没有明,不过现在有了明的开端,神道修行需要香火,需要众生的信仰,好在你有基础,最起码有几十个小妖,具体如何做,等你成了山神,自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能成为山神?”土行郞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封你呀!”莫闲笑道,他自从成就符诏,实质上就具有一定封神权利,加上他又拔山塑地,对金刚山熟悉无比,自然会封神。

    “你封?”说实话,这个师傅的口气让他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,山神之类,我有符诏。”莫闲说,不过封神容易,但莫闲是承担因果,他封神只有一次,而且是本尊在临水上所为。

    今日是第二次,他并不畏因果,人在世间,怎能没有因果,再说他身上背着惊天的业力,那是受佛教所暗算,再增加一点,也无所谓,反正他将他封闭在莲花,后天因果业力,先天何曾受其污染。

    在洞外的人,惊讶地现,整座大山似乎活了过来,出现了轻微的晃动,灵光此起彼复,整座金刚山异象纷呈,众妖不知道生了什么,心底升起一种奇特感情,似乎此山有主。

    远在山的另一边,金刚洞金刚大王,近来他也活得比较滋润,自从加入妖盟后,他与毒敌山的仇怨不管怎么说,都压了下去,谁叫他们都是妖盟的一员,而且小妖兵器得到了更新,虽然用矿石去换,但他在之前真不知道,金刚山居然有铜矿。

    更大的改变,他讲排场了,自从见识了万般梅的仪仗,他也搞了一套,特地选择了几个女妖,在他的身边,莺莺燕燕,他身边多了几分香风,女妖们争风吃醋,金刚洞等级分化,金刚大王更是意气风化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金刚山动了,他从内心感应到此山多了几分神韵,他是修行到妖婴的人,立刻感觉到似乎有山神了,这仅仅是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土行郞却与众不同,小妖们看到他,从内心起了一份尊敬,这是神域在起作用,他已是金刚山的山神,自然掌握金刚山权柄,一种类似法则的权利,一句话,他的实力暴增,甚至金刚大王都不是他的对手,他的法相也大成,但有一个弊端,不能离开金刚山,离开越远,实力越弱。

    莫闲封神,实则也是为自己考虑,由于金刚山的山神符诏由莫闲符诏所生成,土行郞的生死实则上把握在莫闲手,成既有由,败也由他。

    土行郞的山神果位,是这个世界第一位山神,大概是自太阴宗覆灭以后的第一位,莫闲借符诏之力,在这个世界打下一个定位,即使他意外地流落到空间乱流之,凭借山神符诏,也能重新回到这个世界,当然,这一点,除了莫闲自己,其他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做完了此事,车行仪仗排空而去,正行之间,前方女妖一声惨叫,仪仗停了下来,莫闲已知道出了什么事,想不到暗血凶牛这么长时间没有露面,居然一出现,便来找莫闲的麻烦。

    莫闲出了车,对小妖们说:“你们让开,暗血凶牛来了,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下一听,纷纷后撤,暗血凶牛一见,笑道:“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冷静!”

    “我不冷静,你会放过我吗?”莫闲淡淡的说,他越显得不在乎,暗血凶牛心嘀咕,不知他葫芦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不愧为妖族智者,你要是能投降与我,以前的事我可以不考虑,你会觉得你的投资值得,我不是一个人,可是有着你无法想像的力量。”暗血凶牛说,他被万般梅击伤,不得已退出,这段时间他在养伤,到了近来,伤才养好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失败者,凭什么要我投靠你?”莫闲眼明显的讥笑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暗血凶牛大吼一声,身体一晃,象天法地,身体一下子长高,身高数十倍,手出现一根铁棒,摇一摇,铁棒像正殿的房梁,相比之上,莫闲就小的可怜,一棍就朝莫闲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手上出现一杆枪,这是他那杆枪,身体一拱,同样的象天法地之术,枪也一摇,同样放大,长到与暗血凶牛齐高,口冷笑道:“你会象天法地之术,难道我就不会么!”手枪一晃,将砸下来的铁棒拨开,手枪一紧,枪头出青铜的光辉,枪带着尖锐的破空声,扎向对方的咽喉。

    两人枪来棍往,莫闲的力气本来就达到六龙之力,现在使用象天法地之术,更见力大无穷,加上他本来就是武术高手,枪法展开,对手就是化神,也吃不消,不一会就是汗流浃背,落于下风,比武艺,莫闲真没有怕过什么人,一杆枪展开,如青铜色龙在翻飞,如龙翻海底,似雪满空飞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见不是路,他完全以己之短,来碰人之长,他本来以为,自己力大无比,想一棍子将莫闲砸死,谁知莫闲力气更比他大,好几次,差点手棍都是握不住,怎么这么大的力气,他哪道是大力神猿王转世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大喝一声,身体抽身后撤,一声响亮,遍地红雾,不是红雾,而是由细小符箓构成的雾气,法则之力显现,周身数十丈内,形成了法域,法域一形成,停止了后退,反而向莫闲逼来。

    莫闲也迅缩小,手枪自然放入乾坤袋,手出现了紫竹杖,杖一摆,紫光乍现,白莲千朵,冲着血雾就是一杖,紫光白莲冲入其,迅消融,莫闲吃了一惊,要知道,这是法宝所放出的光华,从逻辑上,它是法宝内蕴法则的具现,居然在血雾自然消融,可见暗血凶牛法则的凶残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