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不想动用这朵灰莲,因为此业力庞大,一旦爆,自己恐怕会立坠地狱,但暗血凶牛显露法相,周身笼罩着一层法域,凭莫闲现在,逃走容易,战胜他,却没有手段,光这一层法域,让莫闲几乎就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他一现出灰莲,灰黑色业力翻滚,让人看了心无端生出自我罪孽深重之感,奎牛凶猛地撞了过来,刚进入灰莲范围内,灰黑色的业力化作丝线缠了上来,开始他没有留神,越缠越多,他的心灵似数不尽的冤魂在悲鸣,一颗活泼泼的道心陡然蒙尘,心灵之的智慧之光顿时灰暗下去,他的法则之力居然对此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大惊,他没有料到这种情况,法相刚一接触,立刻后退数百丈,法相收回体内,脸色惊疑不定,恶力并不是一种实在的力量,却是修者所能感觉到一种力量,不属于法则之力,属于心性方面的力量,大多数修者对待它感到无可奈何,所谓“神通不敌业力”。

    而莫闲也在心苦笑,对方不好过,他也不好过,业力本身被封印,必要时可以作为一种奇宝使用,但显然这次业力释放得过多,已过他所能承受的范围,他不得不用心在镇压业力,好在不多,还能镇压得住。

    事后得用灰莲吸收,想不到化神修士这么难缠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手段?”暗血凶牛问到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说吗?”莫闲冷冷一笑,头顶上那朵灰莲陡然变成二朵,一朵直向暗血凶牛射来,暗血凶牛正在全力镇压,那种业力随着他的法相带入他的身体,居然和他的元神缠在一起,一时间,他的元神蒙尘。

    元神蒙尘,智慧之光不在,在争斗就会出昏招,暗血凶牛能修行到化神,当然已经明心见性,知道情况很严重,他看到一朵灰莲射了过来,一时也没有办法,飞后退,正在这时,远方有一道遁光飞赶来,他一眼瞥见,是坤阴的遁光,他眼一瞥见,威胁了一句:“莫闲,不要以为有些奇异的法门,我就不能奈何得你,你等着,下次相遇,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便化作血光飞逝,莫闲松了一口气,他那朵灰莲,分出去的灰莲,根本是样子货,他料定暗血凶牛不敢接,才敢用幻术分出一朵。

    看到暗血凶牛退去,他这才收回了灰莲,在神魂之转了二转,散逸出来的业力又一次被封印,看来,灰莲能用,最好是利用它勾引出对方心暗伏的罪恶,而不是直接利用灰莲进行攻防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坤阴到了面前,是手下了了求救信息,正好坤阴在附近,飞起来,惊走了暗血凶牛。

    “多谢仙子救命之恩!”莫闲向坤阴仙子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我好像看见暗血凶牛,难道他向你动手?”坤阴说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他向我动手,幸亏你来的及时,才惊走了他,奇怪,他说他背后有人,是什么人。”莫闲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怀疑,他在那日向万般梅动手,事情很突然,事后我问过万般梅,他也没有想到,万般梅甚至猜测,有可能他被其他人收买。”坤阴也不是呆子,相反,一个修行到化神的修者,不管她是妖是人,能达到化神,智慧已经过大多数妖,修行过程,随着功行加深,智慧越来越明显,修行更重要是这一点,唯有智慧,才能普渡一切。

    相反,一个人天资聪明与否,并不代表那种看破生死的大智慧,只能算聪明,智慧可以表现为聪明,而聪明并不是智慧。

    “被人收买?”莫闲皱眉:“你知道万般梅与谁有仇,还是妖盟的成立触动了某些势力?”

    莫闲立刻想到二种可能,他不放过任何一种可能性,尽可能置身事外,从一个旁观的角度来看,他知道,如果他不能做到很客观看待此事,可能会漏掉一些事情,客观很难做到,有一个禅的故事,很能说明问题:

    百丈怀海侍马祖道一到郊外,见一群野鸭飞过。

    马祖问:那是什么?

    百丈云:野鸭子。

    马祖再问: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百丈答:飞走了。

    马祖回头扭住百丈的鼻子,百丈痛而大叫,马祖曰:何曾飞走,明明还在。

    百丈因而大悟。

    百丈悟到了什么,有许多说法,但根本一点,野鸭子没有飞走,明明还在自己眼,真实的情况就是这样,对待一个野鸭子都是如此,何况是更复杂的情况,如果不能忘记自己立场,往往会产生偏见,百丈不过随口一说,却不自觉带有了习惯思维。

    “仇人倒没有听说过,我也不清楚,但妖盟存在,在我的记忆,是第一回。”坤阴说。

    “万般梅自己说过他的来历,他记忆的那处天堂的毁灭很能说明问题,这个世界深得很,也许真像并不向我们所看到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你说有一股势力,在背后操纵这个世界?”

    “你不感到奇怪么,我进过洞天,可能就是万般梅所说的天堂,那里是一处废墟,已经荒废了,但在数千年前,明显生过大战,规模让人咂舌,生冲突最起码有两方,一方给人攻入洞天之,另一方呢?就算洞天之的人同归于尽,但总会有几个人留守在外方,居然我们的世界没有一丝影子,连传说都没有,这点就很能说明问题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们的世界还有一个影子存在,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假像?”坤阴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莫闲点点头:“这就是我支持万般梅创建妖盟的一个理由,妖盟成立,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,建立妖盟,如果有影子存在,那么他们肯定会有所行动,甚至,我怀疑暗血凶牛就是他们的走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坤阴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苦笑,总不能说,太阴宗的历史自己知道,包括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妖,以及千仙人入此界,在这个基础上,莫闲才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“我是从洞天怀疑的,你不知道,洞天之,无数白骨,甚至有大能尸身未腐。”莫闲说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