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知道他胜了,因为来人脚步很杂,但他听得出其一个是智慧大王,另外的脚步杂而不乱,是他整肃军纪后的小妖,小妖们已经上来,证明糈稌妖王的阴谋破产了。ΔΩ  网

    糈稌妖王听到脚步声,眉头一皱,好像事情有点出乎意料,他听说了脚步声不对,脸上得意一下子僵住。

    此时大门一下子被踢开,智慧妖王闯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铁背妖王和吼风妖王,人脸上满面冰霜,一入洞门,直接向莫闲走去:“智者,一切搞定!”

    糈稌知道事情已经败露,他顾不上说话,手一挥,黑雾弥漫,掉头就往外闯,莫闲脸上露出讥笑,并没有阻拦他们,刚出了门,就见一排盾牌刀手,后面是排弓弩手,弩上灵光霍霍,箭已上弦,出绿油油的光华,不是普通的弓弩,却是法器级的兵刃,他们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在两侧,长枪手压阵,枪尖上亮闪闪,寒光夺目,看得出,符隐现,这些兵器已能伤害到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莫闲虽只有五百名士兵,但手上兵刃都经过千挑万选,是黄梅山的精品,都是刻上了符,材质虽一般,手法也不怎么样,但也够得上法器级,甚至比万般梅带的数千妖兵装备要好,为了此,莫闲在一年前就准备了,教了炼制兵器的小妖们怎样刻录符,再在其选择精品,虽然精品也不过勉强够得上法器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我们是大妖,这些小妖挡不住!”一个不知名的妖喊到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身体已经飘起,紧随他的身后,四五个人影也飘身而起,莫闲却慢慢的走出,前呼后拥,他不准备动手,要看看这些兵器和小妖们的表现。

    耳听见弓弦响,一排箭有四十多支,似流萤经空,射向飘起的人影,箭一射出,小妖们后退二步,后一排又上,而一个个人影冒起灵光,第一轮箭基本上没有造成伤害,身外的灵光却变得暗淡,有个别已经摇摇欲坠,眼看就要熄灭,第二排箭又到,这听到一声惨叫,其一人灵光破碎,几支箭射入身体,箭一入体,立刻绿焰腾起,惨嚎着倒在地上,转眼间成了一具焦黑的骨骸。

    第轮箭又到,这回只有一个人勉强坚持下来,已到了盾牌刀手面前,数道刀光闪起,符亮起,斩在他身上,就听到一声惨叫,他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转眼的功夫,几个妖,他们都是妖丹的修士,就这样被小妖们射杀,莫闲点点头,说明组织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优势,他的思路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糈稌更慌,他是妖王,已到妖婴期,妖王不过是一个称号,凡占山为王的妖,都叫妖王,并不指什么境界,但一般都是妖丹期或者妖婴期,只有一山之王,才够了资格称上一句妖王。

    糈稌大吼一声,他怎么也没有料到,他身边数个大妖就这样完了,被他们看不起的小妖杀死,他一吼,身边云雾顿起。

    吼风大王动了,也是一声吼,顿时间飞砂走石,将糈稌的妖雾一扫而空,飞步走出,别的妖王一见,都向后退去,莫闲也将手一摆,小妖们退后,莫闲知道,妖族崇尚个人能力的武勇,虽然莫闲不以为然,但他不会跟这种风俗对抗。

    糈稌拼命了,他见吼风妖王扑了上来,妖物大多数喜欢肉搏,他一伸手,手立刻变成龙爪,上面布满了鳞片,闪着金属光泽,完全不像生物的爪子,而向一把金属所制的利器,而且,和通臂猿猴差不多,手爪越伸越长,闪电般直掏吼风妖王的心窝。

    吼风妖王的头部开始变形,从人变成了吼头,而且血盆大口张得比他的身体还大,口似利剑一样的牙齿,似乎闪着闪光,正好冲着糈稌妖王的手臂,就是一口咬下。

    糈稌妖王一见,立刻收了手,转眼之间,妖雾又起,似云似雾,身体藏身其,现出原形,是一头人龙身的怪物,借着妖雾的隐身,向吼风妖王扑去。

    吼风妖王也不示弱,身子一摇,也现出原形,似狗似狮,浑身似乎笼罩着一层黑焰,妖雾一近身,被黑焰一烧,立刻消失。

    妖雾传出一声龙吟,一物打了出来,是一根降魔杵,宝光隐隐,既是兵刃,更是法宝,带着不可匹敌的气势,从雾突然打出,吓了望天吼一跳,随即一片强风狂啸而出,莫闲眼睛一亮,这种风虽不是先天,但也隐隐稳透出几分真意,难道他的风不是自然生成,望天吼不是风吼兽,按道理来说,天生神通不是风。

    他看来吃过什么天材地宝之类,莫闲心估计着,这种风虽不是先天,但风极其强劲,居然吹开降魔杵,看到糈稌用降魔杵,莫闲隐隐觉得不那么简单,降魔杵是佛家的法宝,一个妖王怎么知道降魔杵,他似乎看到了背后的影子。

    糈稌大惊,他当务之急是逃出去,而不是与吼风妖王决斗,尾巴一甩,顿时平地上起一阵大水,波涛连天,直向吼风压了过来,吼风妖王仰面朝天,长吸一口气,猛然喷出,刹那间天地变色,狂风席卷而来,居然将大水吹得停止前进,倒竖而起,反而向糈稌而去。

    糈稌脸上反而松一口气,跟着尾巴一搅,水花滔天而起,白雾弥漫,莫闲眼睛一闪,不好,他要逃。

    糈稌长吟一声,水突然变成一天大雾,他身体一缩,迅变小,想借雾逃走。而吼风大王一声吼,吹起一阵强风,吹开了浓雾,却现糈稌居然不见了,忙用神识,见糈稌已下去里许,居然不战而逃。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正待追下去,莫闲出手了,腰间青光一闪,一条绳索从腰间飞出,度要比糈稌快许多,轰的一声,糈稌被捆了个结实,全身无力,被莫闲临空拿下。

    这根绳索就是葫芦藤,莫闲平时将它束在腰间,谁也不曾留意,在关键时刻威了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