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背后偷袭,不算英雄!”糈稌喊到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你能逃,我就不能抓你,我问你,你背后的人是谁?”莫闲脸色一正,问到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胜了,早得很!我呸,你们这些披毛带角的东西,以为搞一个妖盟,就能改变妖族的传统,等主人腾出手来,你们等着受死吗!”他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句,你的主人是谁,对待妖盟有什么目的?”莫闲冷声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呸!”糈稌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旁边妖王个个脸露怒色,铁背妖王说:“智者,不要和他废话,把他交给我,我让他后悔来到这世间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交给你了。”莫闲点头同意,看见糈稌眼露出一丝讥笑,他微微一皱眉,按理来说,妖也是智慧生命,他会怕死,难道妖也会有大义,舍生取义?但他眼的讥讽是什么意思?莫闲心存疑,他也不怕他翻出多大的浪花,回过头来,具体问了许多军队在这次作战发生的事情,以及俘虏的事。

    智慧妖王和吼风妖王将事情一五一十说出,那些劳军的小妖们都被抓住,一恐吓把什么都招了,原来他们在酒已经下了慢性毒药,其他地方倒没有,现在关在山下,正叫着饶命,对于他们怎么处理,智慧妖王说干脆把他们杀了,整个南禺山鸡犬不留,吼风妖王也同意这么做。

    莫闲却不同意,说他们也是治下的小妖,受人蒙蔽,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,将南禺山的小妖全部从军,除了在战斗死掉的同,共计二百九十八人。

    莫闲这么做,一方面是考虑到手兵力尚不足,另一方面,也心怀不忍,便将近百人混编进部队,部队扩大到八百人,但战斗力却有所下降,他们用的兵器是一般青铜兵器,这还得益于莫闲,要不然,他们连兵器都配不齐,因为莫闲在黄梅山开辟了类似兵工厂的机构,各山寨都用各自特产换取兵器,不过一般兵器虽然整齐,但威力上就比莫闲的五百人差得多。

    莫闲始终有点疑问,他问铁背,铁背说已用了酷刑,对方就是不开口,糈稌很是硬气,弄得铁背都下不了台,如果不行,干脆把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情况不对!”莫闲沉吟,“他是为了什么不说,没有道理,难道这个组织有什么方法控制着糈稌,也不对,看他样子不像被控制的样子,你给发动小妖,问问投降的小妖,他们大王是什么人,有什么异常,有什么爱好!”

    铁背妖王点点头,下去吩咐小妖,莫闲在思考,是不是利用搜魂术,在这个世界,由于大多数妖王修行是自悟,法术比较少,更多是天赋神通,到了化神才手段开始多起来,但一到化神,也没有心思为低阶的修者开发法术,因此许多手段并不普及,像搜魂术之类法术,一般是特定种族的天赋神通。

    莫闲在考虑用搜魂术,小妖把信息反馈回来,莫闲倒了解了糈稌的情况,越发感到蹊跷。他的表现和他平时完全不同,据说他吃过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的仙丹,但对他并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见莫闲陷入深思,智慧妖王对莫闲有所改观,要不是他发现糈稌的问题,说不定此时众人已成了阶下囚,她承认莫闲有那么一些智慧,见莫闲陷入深思之,她问道:“是什么事?智者大人!”

    “是对糈稌,我想用搜魂术,糈稌的表现很反常,这不像他的性格,从法来看,他是一个很惜命的人,也很小心,他的表现却不是如此,咬紧牙关,铁背的酷刑你知道,他居然挺了下来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红叶会一种特殊的神通,能将别人一切都挖了过来,不如交给红叶。”智慧妖王建议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交给红叶。”莫闲想了一下说,红叶是红叶树成精,搜魂术往往后果比较严重,甚至会送命,大多数人会变成白痴,至于糈稌会落个什么样的下场,他根本不关心,他的目标找出背后的人影,这也是他这次出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糈稌被移交到红叶的手,现在糈稌浑身是伤,但他的嘴角擒着一丝冷笑,浑身被符箓镇压住,不能调作一丝法力,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“糈稌,再给你一个机会,你如果不说,就没有机会说了。”莫闲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能奈我何,大不了杀了我,我死后,十八年又是一条汉子。”糈稌说。

    莫闲眼光一闪,这话不是应该是他说,他一个妖精,怎么会说出人类的话,不对,莫闲的思维器官高速运转,此时,红叶已经动手,红叶看起来柔柔弱弱,一个惹人怜的女孩,但莫闲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他,还不确定有没有人,所以眼睛所看到的,不一定是事实。

    红叶的纤纤玉手就要放到糈稌脑袋上,但放在去的却不是手,她的手早就开始变了,变成了树根,无数树根扎入他的头颅,刹那间,糈稌瘦了下去,而红叶却变成了半人半树的怪物,根须扎入他的大脑,无数记忆从大脑涌出,甚至他的妖婴都逃不出。

    莫闲陡然看到糈稌的眼光一转,其讥笑意味更浓,树根须都开始变红,甚至闪着金色光泽,沿着根须上升,刹那间,莫闲想到一种神通,一种太阴宗曾经记载过的神通,大叫:“不好,快,快,放开他,他已不是糈稌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红叶的陡然变了,一张口,喷出一口金色的血,莫闲更是疯狂,手上出现罡气,罡气化形成刃,一刀下去,居然将红叶的一条手臂斩断,接着他的手顶上出现了六魂幡,六条光尾刹那间将糈稌围住,黑光一闪,一声响亮,从糈稌的躯壳,拉出一团光华,光团才要化光飞去。

    哪里逃得走,六魂幡是何等威力,虽然是仿制品,也不是他所能对抗,幡尾一到,刷入幡,隐隐听到声音:“莫闲,老祖还会回来!”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