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诸山,鹊山、招摇山、杻阳山和堂庭山这四座山受到不明势力袭击,鹊山妖王巢鹊妖王受袭身亡,小妖们四散而逃,其大部分逃往长右山。

    长右山位于东南,距鹊山有二百余里,位于鹊山偏西,而招摇山、杻阳山和堂庭山这座山,招摇山位于鹊山正北,约有百里处,其余二山则在鹊山东面。

    莫闲大军直奔长右山,智慧妖王有些不懂,问:“杻阳山的鹿蜀妖王伤最重,为什么去长右山,长右山又没有遭受袭击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它没有遭受袭击,我才到那里,长右妖王生在四耳,能聆听百里之内的动静,鹊山小妖大部分到了长右山,而长右山却没有遭受袭击,长右山是不是离鹊山最远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实际上它离鹊山最近!”智慧妖王立刻说。

    “离鹊山最近的却没有遭受袭击,会有什么原因?”莫闲又问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长右妖王叛变?”彩鹤妖王立刻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,不过这可能性很小!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些什么?”智慧妖王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他要叛变,一般不会率先向梅园求救,虽然不排除他用诱敌之计,但可能性不大,还有其他原因,一个是长右妖王防守得很好,并没有什么破绽,要攻打他很难。不过,不明势力攻打其他几座山时,也没有攻下,这里面肯定有原因,求救信息很短,并未说明情况,我想他们大概事先识破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识破什么?”鹰隼大王问到。

    “可能性很多,但最大的可能是投靠他们的鹊山小妖有奸细,被他们揪了出来,甚至他们会将计就计,当然还可能有其他原因,情报大少,我们到长右山地界时,命令飞禽类小妖快速到这座山,带着我的书信,找各山妖王,将具体情况打探清楚,在这种不知道底细的敌人,知道的情况越多,敌人越藏不住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是最不放心长右妖王,怕他有失,故此先去长右山。”智慧妖王听到这里,好像恍然有悟,而别的妖王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有这个因素。”莫闲见智慧妖王猜到了,笑着解释:“到长右山的小妖最多,其应该有妖精叛变,在得知鹊山的巢鹊妖王战死,而小妖们却四散而逃,而敌人却放任他们逃走,你们会做这样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花斑大王说:“多好的肉食,怎么能放走!”

    莫闲有点哭笑不得,他的意思不是这个方向,不过,花斑大王这一说,莫闲心也一拎,他是不是考虑太人性化了,细细回想一遍,还是觉得自己想法很对,虽然前面考虑时太人性化,把人性化的地方去掉,结果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而小妖们却涌向四山,其山遭受了袭击,而长右山却是最近,而没有遭受袭击,这就显得反常,我怕夜长梦多,所以先到长右山。”莫闲这一说,妖王们都明白了,或者说自认为明白了,而智慧妖王心却暗暗折服,众多妖王,恐怕只有她是真的明白,莫闲没有说,但谈话隐隐点出了长右山之所以能幸免,是因为长右四耳特别灵敏,在百里之内,都逃不过他的耳朵,大概叛徒没有得到机会。

    智慧妖王主动请缨,先率一队人马快速插入到长右山,从小路直入,而莫闲他们,则走正路,堂堂正正去。

    莫闲很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点头同意,他没有想到,智慧妖王居然能想到这一点,以莫闲他们吸引敌人的目光,但有一点他没有看出来,智慧妖王是想在莫闲面前显示她的能力,她对莫闲有好感,当然希望莫闲对她也一样,那么就表现一下。

    莫闲想了想,决定派出四百精兵,听从智慧妖王,同时,调用鹰隼妖王、彩鹤妖王、天蜈妖王还有花斑妖王及吼风妖王和她一起出征,剩下四个妖王还有四百妖兵,其近百是南禺山的降兵,弓弩手全部由智慧妖王统领,兵分二路,一路抄小路,潜行快速进入长右山,另一路,莫闲却命小妖们故意将队伍拉长,并用幻术掩护,造成八百人的假相,从正道大摇大摆的高调向前。

    莫闲这么做,目的很明显,逼暗敌人出手,果然他们行进了一天,还未到长右山,终于遇到了伏击。

    伏击就连外出的斥候都没有觉察,不过莫闲见两山之间,一条峡谷,这个地方是很好的伏击之地,在两边的山上,就是用石头砸,都会造成较大的伤亡,他在离峡谷入口还有一箭之地,下令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铁背说:“智者,为什么停下?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是个险要之地,来人,带上我的符箓,给我轰击两边山头。”莫闲下令到,这处地方,莫闲即使动用了天眼,也没有看到什么人,他也知道,要是对方没有办法欺骗他,也不会打他的主意,他刚才用掌课推演天机,天机却一遍混乱,他明白了,虽然不知道敌人在哪里,但这个地方对人类来说,一般都很小心,他决定轰炸两边,不管有没有埋伏。

    数个禽妖带着莫闲的符箓,升上了天空,虽然他们刚才侦察,并未发现什么情况,但智者大人要他们用符箓轰炸两山,他们当然照办。

    数个禽妖化作原形,飞在空,到了上空,依然没有看见有妖活动,他们不管二十一,将符箓在空一展,这几张符箓一个是天火攻击,一个是陨星攻击,一个是冰刃,还有一个是金刀流。

    天火符箓一展开,天空之一道红光,无数火鸦从其飞出,呼啸着向下冲去,火鸦过处,一切都成了飞灰。

    陨星攻击无数陨星从空而降,地面上顿时爆炸连连;冰刃展开,天空之铅云密布,无数冰刃从空而落,而金刀流更是一片金气笼罩,无数刀流而下,所过之处,一切都被绞碎。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