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.虚空砂,镇压妖物妖王起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就在这些法术轰到地面时,地面上终于亮起了光罩,两边数百个妖精现身,光罩顶着符箓的冲击,火鸦陨星冰刃刀流都被托着,果然没有出莫闲的意料,敌人就埋伏在峡谷两侧的高山上,不知用什么法术,居然躲过了莫闲的感知。㈧㈠『Δ『『网W

    高山上升起了数道各色宝光,向着空的禽妖打去,禽妖们一见,立刻高飞,但也有二只禽妖悲鸣着坠了下去,被后面的法宝轰个正着,化作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莫闲脸一冷,小妖们虽然不堪一击,但这样杀害小妖,作为这支队伍的领导者,莫闲大怒:“你们是什么人,胆敢杀我的士兵,看打!”

    口说着,手祭起一物,却是虚空砂,一颗砂母升起,转眼间化作大片砂子,狂风乱吹,天昏地暗,对方虽有灵光护体,但虚空砂却重如山岳,刹那间已积有数尺,光罩早就不堪重负,轰然破碎,可怜,众妖精大多数都被埋入黄沙之,只有六人纵身飞起,其两人还被虚空砂又的了下去,埋入沙堆之,而四人刚飞到天空,一个个筋骨疲乏,而在天空等待他们有却是四个妖王:铁背妖王、红叶妖王、水猿妖王和嘤嘤妖王。

    铁背妖王手持狼牙棒,他手狼牙棒可谓名符其实,是用前辈妖狼的骸骨制成,上面狼牙是他自己的牙齿脱落所制,动用了数十头狼妖的骸骨相互融炼,又加入一颗陨星的铁质而成,重达二千多斤。

    见到一妖上来,也不答话,正前就是一棒,空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,瘆人无比,人一听闻,立刻骨软筋舒,对方刚上来,狼牙棒就砸了下来,要是在平时,他还能抵挡,但在虚空砂耗费了巨大的精力,身体又酸又软,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心神就被鬼哭狼嚎声镇住,眼睁睁看着狼牙棒当头打下,噗的一声,头颅被砸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事情并没有结束,狼牙棒上的狼牙一入肉,好像会吸血一样,眼看着他的尸身瘪了下去,他已现出原形,是一头白额金钱豹,尸身坠入下去,但在坠落过程,头顶上出现一只迷你的小金钱豹,是他的妖婴,妖婴刚现,铁背口一张,一股黑风卷了出来,间夹杂着风刃,而且风充满的腥味,是一种怨力,对灵体更据杀伤力。

    黑风一卷了,妖婴便陷入风,转眼间,妖婴遍体鳞伤,而怨气已将妖婴神智抹去。铁背一见大喜,用力一吸,将妖婴吸入口,咀嚼了几次,便吞入服,立刻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身体内诞生。

    一个妖婴修士就这样陨落,连妖婴都被别人当作点心,这份凶残让剩下的个妖精心一紧,不约而同的向四方逃去,但本身已筋骨酥软,本身遁光度难免下降,度一下降,更是难逃,莫闲这边妖王,谁不想立功,见铁背已建功,而且吞吃了一个妖婴,个个像打了兴奋剂一样,呼啸着上前。

    红叶妖王前些日子吃了一个亏,**亏损,当然不会放过迎面而来的妖王,一派绿光腾起,手和脚变成了根须,像章鱼触手一样,铺天盖地地向他延伸过去,对面的是一个蝎羊精,手持羊角锄,一看自己逃不掉,他也拼命了。

    羊角锄上腾起绿油油的磷火,直向树根烧去。此火是阴火,为骨阴磷所生,并无热力,但枯骨搜魂,火一起,立刻幽幽烧了起来,好像众多根须都着了火似的,红叶一愕,跟着无数红叶出现,像绿光燃起了无数火红的叶子,看似美丽异常,却生生隐藏着杀机。

    蝎羊妖本来已经力竭,红叶一起,他惊恐地看着红叶穿过了磷火,好像磷火是虚设的一样,轻轻地贴在他身上,温柔的像情人的手,他却惊恐大叫起来,磷火暗淡下去,而他向鱼进入油锅一样,身体急抽动,红叶转眼间将他淹没,根须也缠了上来,转眼间将他裹成一个大粽子,他开始还挣扎,接着便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将红叶漫天的红叶和根须一敛,一具蝎羊干尸出现,连妖婴都没有逃出来,而红叶却满脸红霞,容光逼人,不用说,她得到了好处极多,但莫闲却在心摇头,这种盗别人精元方法,很容易使自己功力不纯,长此以往,日积月累,却偏离了大道,积重难返。

    就在红叶迎敌的同时,另外两个妖王,水猿妖王和嘤嘤妖王也迎上另两名妖精,水猿妖王身体一拱,象天法地,身体与山平,手出现一根陨铁棒,冲着冲上来的妖精当头就是一棒,轰的一声,打个正着,却打得彩光遍地,一棒之下,敌手居然散开了,不用说当事人水猿,就是莫闲也是一愣,出了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那妖精彩光一散,当水猿妖王的棒子一收,彩光倒流,妖精又站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水猿叫到,说话之间,他的身上亮起一片乌光,浑身披挂成形,一付乌铁锁子铠甲上身,他对这个妖怪是什么很感兴趣,同时也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告诉你,你们杀不死我!告辞!”此妖笑道,但莫闲却现,他并不像他所说,水猿这一棍,对他并不是没有伤害,要不然,他也不会急着走。何况,他在之前已经精疲力竭,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他身体刚化作一道长虹,水猿大吼一声,身边水浪翻滚,不知从那里来的大水,咆哮着卷向长虹,长虹居然穿波逐浪,轰的一声,出了水的范围。

    莫闲在他化成彩光后,就功运双目,但眼一派霓虹,根本看不清他的真身,见他冲波而起,身形似有滞碍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一拍腰间的葫芦,葫芦也冲霄而起,一条蛟龙从葫芦口窜出,一张口,一股庞大的吸力顿生。

    他刚刚穿波而上,却遇到了蛟龙,立刻投入蛟龙的口,一声响,蛟龙重新返回了葫芦,莫闲盖上了葫芦盖。

    莫闲也不知道他的本体是什么,但进入葫芦,就不由他了,先还听到葫芦壁碰得嘣嘣响,后来就没有了声音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