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从哪里来?”莫闲又问到,语气之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从…从…竹山而来,我们…大大…王豪彘带领我们来。”小妖依然害怕。

    众妖王听着,猼訑妖王心惭愧,自己居然不知道敌人是谁,要不是莫闲,自己将这些小妖吃完了,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进犯了他,莫闲智者不愧为智者。要是莫闲知道他怎么想,恐怕哭笑不得,就这也能称为智者。

    随着莫闲审问的进行,小妖们一个个带进带出,许多秘密浮出了水面,莫闲知道了他们驻扎在鹊山南麓,大概有一千五百人左右,来偷袭的人个大妖来自两座山,一个是竹山,一个羭次山,其妖王为橐斐妖王,还有一个大妖,是竹山的二大王葱聋,带了一百五十妖精,一到此,便了埋伏。

    这一次审问弄清楚了许多,不像以前,都没有抓住活口,但情报层次不高,毕竟不是妖王级的,许多机密问不出来,他们为什么攻打鹊山及诸山,小妖们不知道。

    在鹊山脚下的大营,有多少大妖,莫闲并不知道,小妖们也不清楚,审问结束后,莫闲要了小妖,给猼訑妖王另有补偿,对于猼訑来说,这些小妖只是食物罢了,但在莫闲手,他们却是向导,甚至莫闲有信心将他们融入自己的军队。

    在营地,那个鹊山的小妖整日提心吊胆,连夜晚睡眠都时刻保持警醒,他怕睡着了说梦话,整日里无精打采,这日,听到二个小妖边走边谈,说什么下一步要去杻阳山,同时又说,上层怀疑鹊山的小妖有奸细,准备将他们隔离审查,宁可错杀,不可错放!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小妖一下子惊住了,在长右山的经历,使他相信了这两个小妖的话,对于妖王来说,捏死他们,只如捏死一只臭虫,不行,得赶快离开营地。

    小妖刚走,那两个小妖现出气势,原来是铁背和吼风,莫闲也出现了,说了一句话,按计划行动。

    莫闲身影淡去,跟上了小妖,他要深入虎穴之,昨晚举行了一个秘密的会议,莫闲作出了计划,由智慧妖王带领一支军队,由铁背率领另一支,铁背率领百小妖和猼訑山的小妖一共五百,明天起向杻阳山方向运动,而智慧妖王则率领另一支五百人在几个被俘小妖带领下,秘密潜向鹊山,同时,禽妖们负责通知长右山,杻阳山和堂庭山,对于杻阳山专门带去疗伤丹药,命令他们倾巢而出,兵发鹊山和铁背一起,进入反攻。

    而莫闲则跟踪小妖,对于莫闲跟踪小妖,妖王们一致反对,但莫闲一句话:“你们只要胜过我,我就不去!”

    众妖王除了猼訑,其他都低下了头,他们见识过莫闲力抗不知名的巨掌,长右山一战,使众妖王彻底服了。

    见诸妖王都低下头,莫闲说:“我去是考虑二方面的因素,一方面我不是与敌人硬碰,而是尽可能不露形迹,潜入敌人军,摸清楚敌人具体情况,不是与敌人战斗,而是斗智,这点我最适合;二是即使便发现,我的法力最高,也有把握脱身,在弄清楚情况后,我将在敌营所行混乱,便于你们进攻。”

    最终,众妖同意莫闲的方案,莫闲的方案其实并不高明,但考虑到这个世界上妖物都没有大规模战争的经验,不然也不会轮到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还怕敌人之有精通天机者,虽然可能性不大,但他还是出手打乱了天机,他这一阶段来,本尊精研《易经》,对于怎样打乱天机,已是是吴下阿蒙,做完这一切,他才放心。

    莫闲跟着小妖,小妖开始还很警惕,走了几十里,开始放松下来,但小妖速度不快,虽然小妖已加快的速度,但对于莫闲来说,还是太慢。

    就这样,百多里路,小妖走了两天,莫闲远远地看到一处营盘,看到小妖跟着巡营的妖精说了些什么,巡营的妖精便放了他进去,莫闲远远从树丛看到,这处营盘呈椭圆形,边界虽然有篱笆之类,但内部很杂乱,莫闲看到此,心放下了一半。

    他认真看了一会营盘,见间有一处大的帐篷,望见其有数道妖气上升,莫闲数了一下,有十六道之多,也就是说,其大妖最起码有十六个,这是一股庞大的力量,算上之前在长右山陨落的二名和伏击他们的大妖,也就是,最起码有二十多名,看来这股势力不小。

    莫闲在这边细细估算了一下力量对比,力量上来说,己方在高端力量上显得不如对方,但对方这么强的力量,为什么不拥而上,这有什么花招?

    正在这时,莫闲看到一支车队从南而来,仪仗飞空,莫闲眉头一皱,这支人马有一百多,这是他们的援军?不像,倒像钦差大臣,莫闲脑冒出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莫闲看向这支队伍,心微微一怔,这支队伍人虽有一百多,前引的,后拥的,间一辆云车,但人马动作显得生硬,不类活人,事情显得很诡异。

    莫闲心一动,绕了一个圈,跟上了车队,飞空而起,直接附在后面,莫闲用隐身符箓,靠近了最后一个,到了跟前,居然没有生命的波动,这是傀儡,莫闲故意显露身形,但傀儡好像没有看见,他心思动了,本来他准备隐身进入对方营盘,现在看到这种情况,眼珠一转,身形往最后一个傀儡身上一附,直接进入融入这支车队之。

    地面上出现一群妖,一个个腾空而起:“欢迎上使来到,不知上使有什么指示!”

    “离恨天宫对你们的行为很不满,到现在为止,你们只拿下的鹊山,而对其他山毫无办法!”一个声音从车传出,莫闲却一愣,从他声音听得出,他不到妖婴。

    莫闲现在越以性灵,从有限信息,就能将事情推个大概情况,这也是他的本尊精研《易经》的效果,阴阳顺逆妙无穷,莫闲渐渐做到了不神而神的地步。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