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恨天宫,不是当年灭太阴宗的门派,它是一个人和妖组成门派,之所以称离恨天宫,实质上是由于其位于冰原离恨山,周围万里之内,****莫入,而离恨山据说隐现无常,当年太阴宗也曾派人寻找过离恨天宫,结果没有找到,当年就以隐秘而著称,但自太阴宗覆灭,离恨天空据说也被人遗忘。

    但在妖盟成立后,离恨天宫居然出世了,看来这个世界并不如预先料想那样,莫闲从万般梅那里得知,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什么势力,看来,万般梅错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车上使如果莫闲没有看错的话,他的修为最高只有妖丹期,而妖王们却对他毕恭毕敬,说明离恨天宫在他们心地位很高,或者说,这些妖王有什么把柄在离恨天宫手上,不然不好解释。

    莫闲已取代傀儡,默然站在后面,面无表情,而妖王们根本不敢查看上使所带来的人,即使上使带来的人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上使,你上次来不是说出,让我们出兵诸山,同时又限制我们,不得使用超过诸山太多的力量,我们可是遵守上使的规矩。”一个妖王明显委曲地说。

    莫闲听到这话,明显一怔,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?莫闲想到一种可能,心怀古怪的看了一眼车子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上次我是说过,也是天宫的想法,是想锻炼你们,现在形势不对,万般梅兵出北方,带着两个化神之力,虽然我方也有一个化神,但形势已急,宫主要求你们尽快拿下南方诸山,允许你们一起出击,这是今年的丹药,你们如果达到了宫主的要求,可以给你们解药也行,不必像现在一样。”上使说,从车飞射出十六枚丹药,妖王们接住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妖王大喜,莫闲也恍然大悟,原来这群妖王并不是情愿,那道命令更有问题,离恨天宫是在削弱妖王们的实力,让妖王们自相残杀,不怪万般梅想组织起妖盟,大概他无形感到了危机,但离恨天宫为什么不自己出手,莫闲发现问题反面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禀上使,现在万般梅派遣了一个妖王前来,这个妖王是近一年来才崭露头角,有妖族智者之称的莫闲,据说是猿类成精,手段十分厉害,并不是说他神通厉害,而是他的智能厉害,在长右山大破我们的一支两百妖的军队,我们陨落二妖,他已出现在招摇山,现在正向杻阳山而去,他是万般梅派来调查这件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他带领多少兵马?”

    “他带了近千兵马,还有十个妖王,不过死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得正好,你们杀掉他,给万般梅一个教训,万般梅肯定要死,好好干,说不定天宫之主一高兴,便会传下一种妙法。”上使淡淡地说,“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恭送上使!”众妖王们齐声说道,上使并未进营,只是在营盘上空停了一会,接着仪仗招展,掉转头向来路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脸上露出冷笑,一个傀儡身上没有外衣,正静静地躺在太阴镜,它被莫闲收入太阴镜,而它的位置被莫闲替代。

    走出了几十里,人越来越少,少掉的傀儡都被莫闲移入太阴镜,上使这才发现不对,怎么人少了,车停了下来,上使出来了,看到后面只剩下数个傀儡,他的脸阴沉下来,细细打量着这几个傀儡,很快将目光锁定在莫闲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将我的傀儡弄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居然看出我来,你一个妖丹修士,能看出我,不简单!”莫闲夸奖到。

    “我有离恨宫的秘法破妄眼。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们提到的莫闲,我很好奇,离恨天宫为什么自己不出手,而寻找代理人,这样做有什么目的,还有,你又是谁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上使的脸一下子变了:“你是莫闲?你怎么会找到我?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,我只是找个人问问,你辛辛苦苦从天空来,现在又去,我只想弄明白,你们这样做有什么目的?”莫闲脸带微笑。

    上使一扬手,一颗宝珠打了出来,同时身体一振,身上穿的仙衣陡然放出白光,裹住他就化作一道白色长虹冲天而起,刚飞到一半,一条葫芦藤缠上身体,莫闲早有所准备,他还没有发动时,莫闲就已出手,莫闲看了他的眼神游离,知道他想逃,他也知道自己是妖丹期,而莫闲他看不出深浅,最起码是妖婴期,所以他打出了离恨珠,自己却发动遁光,想一走了之,换一个人,也许他真的走了,但莫闲早已准备,哪里会放他走,所以腰间葫芦藤向长蛇一般动了,而莫闲的右手出现一根紫竹杖,白莲千朵,防住了离恨珠。

    事情还没有结束,葫芦藤刚捆上了他的身体,那颗离恨珠突然飞了回去,撞在他的头上,只一撞,顿时万朵桃花开,从他的身体冒起一股轻烟,投入离恨珠,离恨珠既然加速,只一闪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事情,发生在一个呼吸之间,莫闲一个大意,居然让他的灵魂走脱,按理来说,妖丹期头颅打破,本来要毙命的,但那颗离恨珠,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,居然保护住他的灵魂破空而去,莫闲一个措手不及,让他的灵魂被珠子带走。

    莫闲再看葫芦藤上尸体,显露出原形,居然还是人,再细看,有妖的特征,原来他是一个半妖,是人和妖结合的产物,莫闲眼光一闪,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唯一的人类,看来他不是,在离恨天宫,肯定有人,或者曾经有人,不然不会生出半妖。

    莫闲叹了一口气,手一动,一个玉瓶从尸体飘出,出现在他的手手一挥,一团真火起,转眼间将尸体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看来要抓紧了,这股妖精虽然被人驱使,但灭了鹊山,要救他们,他们已经了毒丹,而莫闲并不知道是什么丹药,丹药太多,算了,算他们倒霉,莫闲也需要他们作为对手,以提供他练兵的机会,他们的命运已决定!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