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月玄光,一种以大道为诱饵,使人不知不觉,陷入幻境,大量燃烧生命精华,追求虚幻的大道,结果身陨的一种法术。

    裘余妖王不知道自己陷入幻境之,脸上露出狂喜,仿佛大道向他敞开,各处法则触手可及,但在外人看来,他一下子愣住了,自从了指月玄光后,他好像神不守舍,双目空洞,莫闲见此,血蟾剑出,一道血光过后,裘余妖王在梦幻身死。

    别的妖王眼看着他身死,军心彻底乱了,此时破空声响起,是长右妖王到了,他等不及了,吩咐小知们快点,便腾空而起,十里路程只在数个呼吸间便到了,他早就发现了莫闲,心有点奇怪,因为他发现场多了两个人,此二人是己方的人,从来没有见到,一个口吐真言,金光闪闪,不断有咒下出现,敌方一见他,便仓惶逃窜,那里有自家妖遇险,便杀向那里,还有一人,头上长角,来去如电,偷冷子下手,虽没有杀死一妖,但敌方已有多人受伤,特别是他头顶的角,不断冒出电光,同样,也在不停的替自家解围,这两个人是谁,他不知道,不过只要是自家人就行。

    长右妖王见到莫闲杀了一个妖王,大吼一声,手棒直接接住一妖厮杀。两个人在上下翻飞,渐渐离开的战场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忙命令他的念头分身,那个駮马精上前助攻,顿时将他困住。駮马的头上尖角闪过一道闪电,正他,他的浑身毛发竖了起来,周身抽蓄,被长右一棒之下,打落在地,一阵轻烟,一个妖婴出现,只一闪,瞬移而走,长右一棒,打了一个空,他回过头,眼睛又盯着一个妖王,挥棒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敌人还有十个妖王,被莫闲杀了两个,特别是裘余被杀,余下十人边打边走,莫闲一看不对劲,喝道:“穷寇勿追!”,顿时十个妖王四散逃去,他们刚逃了没有多久,铁背等到来,莫闲也没有想到,敌人如此快就逃了,妖王一逃,可就苦了小妖,对于小妖,莫闲没有那么容易放过。

    他命令各妖王各守一面,不要多杀伤,只求活捉,这样二个时辰后,被俘的小妖达到百多人,这边事情刚弄好,援军又到,莫闲只得让他们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后来的铁背妖王等心里很不满意,他们刚到,战事已结束,莫闲估计的大战并没有出现,他预备牺牲几个妖王,才能取得胜利,妖族的战斗,下层小妖并不受到重视,往往只是炮灰,而决定胜利的是妖族的高手,就是莫闲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,虽然可以通过训练妖兵等方式,可以让成百上千的妖兵杀死一个高手,但决定战场态势的还是高手,莫闲所做的只是小范围内影响战场的进程。

    他没有料到,敌方的这么快玩完,他不知道,一个统帅对军心的影响,裘余一死,顿时整个军心都垮了,余下的妖王都夺路而逃,本来妖兵是一个乌合之众,主帅一死,立刻鸟兽分飞。

    莫闲收敛妖兵,对剩下的俘虏,他并没有杀害,他知道,也许将来的大妖会从诞生,他要做的事是收复他们,可怜的小妖,一个个又吐又泻,强效洗髓丹的功效很好,经过一夜的折腾,整个营地臭不可闻,莫闲天亮后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转移营地。

    又一次登上鹊山,当然对莫闲来说,是第一次,而对长右他们,则不是第一次,来到了当日巢鹊妖王的老窝,已经像烧窑一样,洞一片烟薰的样子,莫闲他们问过小妖,知道巢鹊妖王是被烧死的,当时事发突然,大部分小妖被俘,巢鹊妖王依洞反击,结果被对方一把火烧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莫闲先祭奠了巢鹊妖王,称赞他为妖盟抛头颅洒热血,是妖王的楷模,并列队敬礼,大多数妖王并不理解这么做有什么用,但小妖们却热血沸腾。智慧妖王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莫闲将队伍解散后,和众妖王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,在会议,他将自己所探知的事情一说,众妖惊呆了,他们第一次听说离恨天宫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他们的世界决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莫闲说完之后,智慧妖王发问:“智者,我们下一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感到了危机,其他妖王也望着莫闲,莫闲微笑着说:“下一步,重建鹊山,作为妖盟的前线,鹊山不能丢,今天我们光复了鹊山,可以说,拉开了一个大幕,今后恐怕又一轮战争来临,进入各路妖王争锋的时代,我们妖盟成立占据了先机,诸位立功的时刻到来了,要获得更好的条件,各佳的修行方法,一切都从今天开始。”

    莫闲停顿了一下:“下面我来说说对鹊山的重建,鹊山地处要害,首先得选一位妖王,可以从长右山,招摇山,杻阳山,还有堂庭山,甚至是其他地方来选,实力要超过众小妖,当然不能各在座的诸位比,先开放擂台赛,从其选出一位妖王,然后,与他五六百小妖。”

    “小妖谁出?”长右问到。

    “小妖来自原鹊山,还有投降的小妖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这位妖王的指挥能力,我会布置阵法,笼罩整座鹊山,分为个等级,不时只是第一个等级,任何妖物进入鹊山,都会被阵法感知,在危险来临时,等级提升到第二个级别,在一定程度上压制对方实力,而己方可以借助阵法来战胜敌方,第个级别,阵法完全展开,对方进入其,如进入幻境,纵使身具妖婴的妖王进入,也只能饮恨其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阵法?”妖王们的眼睛都亮了,说实话,对于妖王来说,听说过阵法,可是谁也没有见过,当听说阵法,眼睛亮了,众妖王都想见识一下阵法,最好自己的山也有。

    莫闲自己阵法也不精通,不过在这个世界的妖王却称雄了,当然不会在这个世界称雄,离恨天空肯定有阵法传承,你没有看到那个上使出来,身边一群傀儡,既有傀儡这样冷门的技艺,阵法就不用说了。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