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妖应了一声,莫闲拿出相应的阵旗,这是他自己早就炼好的,随手一抛,九杆旗飞向各方,在苦山临时布下九宫阵,苦山上起了一阵雾岚,风景又与刚才不同。㈧㈠网W

    布好的九宫阵,九宫阵本来莫闲带的九个妖王会布置,只不过莫闲用阵旗临时布置而已,其他个妖王并不熟悉,莫闲将他们置于生门之内,现在苦山虽不是铜墙铁壁,但也不是随便可破。

    苦山出了得手信号,波动一直传到四十多里外,四十多里外的高岗上,两对妖正杀得难解难分,万般梅对暗血凶牛,坤阴对阵无双,其余双方妖王都已停手,不是自愿停手,而是被告迫停手,因为四人交手的余波浩荡,众妖都不敢轻触其锋。

    万般梅和暗血凶牛显出法相,占据了半边天空,威能浩浩荡荡,天空层云翻滚,电闪雷鸣一株梅花怒放,无数花瓣铺天盖地,而暗血凶牛血光转变成血火,如一座火山一样,两人都是打出了真火,开始失去了控制,周围的山峰等受到波及,纷纷崩塌,一时之间,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万般梅始终记住莫闲的话,他有能力战胜暗血凶牛,但那样一来,暗血凶牛可能脱身,这不是他所希望,故此他死死缠住了暗血凶牛。

    而坤阴对上无双妖王,坤阴为化神,但无双却是妖婴巅峰,半步化神的样子,但她是俱如妖圣的高足,这一点坤阴也知道,在心理上无端就占了下风,俱如妖圣在坤阴心,那是妖族第一高手,他的修行境界妖们都不知,有些妖说他是化神巅峰,有些妖说,他是还虚修士,对于这么一个高手的弟子,坤阴采用了保守的战术。

    她交手没有两个回合,无双妖王见对方层出不穷的秘术,加上一件又一件法宝,坤阴仙子显出了法相,她自从莫闲这里得到法相,黑水玄蛇,滔天的妖云,一头硕大无比的蛇头伸出,信子吐出,黑水滔滔,在妖云翻滚。

    如果说无双能够匹敌一般化神,她已经初步领悟了法则,虽不能做到法我如一,但也比较惊人,加上她是俱如妖圣的弟子,法宝也有几件,每一件都是精品,特别是聚妖幡,听说妖族大能女娲有一宝是聚妖幡。她手上虽取名为聚妖幡,实质并不能聚妖,但有一个作用,可以聚积浓厚的妖气,在她身边,妖气浓厚得都快要结成液体,而聚妖幡的另一作用,便是指挥妖气,攻可作攻敌的武器,守可作护体妖气,随着聚妖幡的每一次波动,一条条由妖气成形的兵刃现出,千般兵刃,万种暗器,都由妖所构成,雨点般的攻向坤阴。

    坤阴的黑水玄蛇不愧为上古妖魔,口喷出黑水,一切东西都是在黑水消融,连妖气构成的兵器也不例外,但坤阴显然收了手,她怕伤到对方,毕竟对方的师傅是俱如妖圣,坤阴可不想将俱如妖圣引出。

    在地面上,那父的尸身躺在那里,连妖婴都给灭掉,在一见到暗血凶牛时,那父身边的妖王突然下手,杀死了那父,那父没有想到,万般梅早就下决心杀掉他。

    但他临死前一击,令万般梅手下几人也负了重伤,暗血凶牛一怔,他有点奇怪,既然知道杀掉了那父,偏偏又带着大队人马来此,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事情不容他多想,双方已缠斗在一起,斗了半天,暗血凶牛越想越不对劲,想走,偏偏万般梅缠住他。

    万般梅缠住了他,远方传来了信号,万般梅哈哈大笑:“暗血凶牛,那父出卖我,你以为得到了情报,却不知,我将计就计,你的苦山已被我攻克,今天不杀了你,势不罢休!”

    头顶的法相越明显,树干上显示出一张脸,眼睛放出金光,直向暗血凶牛的法相照了过去,正他法相的双眼,暗血凶牛大吼一声,法相上双眼之,也放出血光,但却不敌金光,一闪响,奎牛的双目闭了起来,一丝血水从闭着眼睛流下。

    不好!暗血凶牛大吼一声,法相归体,口出一字妖,正是镇天妖,万般梅笑了:“你的妖对我没有什么时候用!”

    手一指,手上放出白色光线,托住了妖,而花瓣更密了,转眼之间,将暗血凶牛淹入其。暗血凶牛转眼成了由花瓣包裹的一人,下面在众妖王欢呼,而对于暗血凶牛的妖王们只相继失色。

    而万般梅却皱起了眉头,他的花瓣是他的法则所化,而化神有一个重要特征,就是法我如一,法力会有感觉,他感觉到暗血凶牛情况不对,果然不出所料,下一刻,暗血凶牛崩裂开来,如同幻影一样,显然,不知什么时候,暗血凶牛已经脱身,留下一个幻影,因为他是化神,也是法我如一,所以各个方面都体现了暗血凶牛的特征。

    而他的真身早可脱身,万般梅看到暗血凶牛化作一道血光,直向苦山而去,而无双也见势不妙,清啸一声,也人作一道妖光,紧随之后而去,他们手下的妖王一见不妙,纷纷升空,而万般梅手下妖王一见他们想走,立刻进行拦截,刹那间,天空法术横飞,法宝乱撞,而下面小妖也一声喊,杀向暗血凶牛的小妖,纠缠在一起,很快,暗血凶牛手下的小妖就挡不住了,四下逃窜。

    万般梅和坤阴两个,尾随着暗血凶牛追杀过去,四十里的路程转眼就到了,暗血凶牛看见自家大营早就破了,怒吼一声,一拳临空击出,空气传来一声炸响,一道血光,直向苦山击去,他要崩山毁岳。

    下面陡然起了一层雾岚,波涛起伏不停,那么猛烈的拳劲,居然被雾岚挡住,暗血凶牛一愣,从下方飞出一条毛茸茸的一条棍物,越来越粗,向暗血凶牛抽来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冷哼了一声,手上血光现,就是一道血光,棍子唰的一下,缩了下去,血光随之而去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