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见天空之出现火球,微微一笑,掌佛国现,在窃脂眼,只见一只手掌突然变大,他所召唤的火球无声无息地落入掌,连轻微的涟漪都没有荡起,便消失在大掌的深处,他再看四方,大掌铺天盖地从下方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不好,窃脂心感觉不妙,现出原形,白颈红身白尾,一声清鸣,身体被一团火裹定,化作一团火光,向外急驰,但大掌似乎更快,只一闪,便见沟壑纵横,他便陷入其。

    在旁观者眼,莫闲只是一伸手,便见窃脂脸色突变,空的火球一齐向他的掌心而去,越变越小,没入掌,而窃脂也现出原形,展翅急飞,身外火光环绕,可是越来越小,向着莫闲的掌心倒飞下去,一眨眼,就已经不见的踪影。

    从窃脂开始用火球攻击,到被莫闲用掌佛国所收,时间都一息不到,妖王窃脂便不见了踪影,莫闲这边的六个妖王目瞪口呆,这也太快了。天愚心也不由胆寒,大吼一声:“你将我弟弄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天愚,你番二次进犯我妖盟,以为我妖盟是软柿子吗?现在放下武器投降,是你唯一的出路,不然的话,山膏就是前车之鉴!”

    不提山膏尚可,一提山膏,当时天愚就暴跳如雷,眼睛赤红,吼道:“莫闲,你给我去死!”手斩蛟刀一扬,一刀就凌空斩下,身体在这一刀斩出之时,如同鬼魅一般,出现在莫闲面前,同时口毒焰喷出,两般攻击同时到达,来势凶猛。

    他一动,莫闲也动了,手出现紫竹杖,紫光一派,白莲千朵,莲花托着了刀锋,刀下不来,一派紫气冲出,毒火无功,紫竹杖连消带打,他啊的一声,被打在肩头,挨了一杖,大叫一声,身体打横飞了出去,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,但莫闲却不放过这个机会,紫竹杖如同一道闪电,身体消失,人和杖合一,只落而去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响,天愚现出真形,蛟虎身,背生双翼,双翼一现,风雷大作,狂风卷着霹雳,向紫光袭来,紫光外出现白莲滚滚,挡住了闪电,度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蛟口一张,一股腥臭味伴随着黄烟,化成紫火而来,好厉害,白莲都枯萎。莫闲一见,紫光暴退,重新立在空,手的紫竹杖却已换成了一把血色宝剑。

    “不怪狂妄,有几分实力,可惜,你与我为敌,就是逆妖族而行事,在这个世界,唯有妖族是唯一的智能生命,妖族为天,我顺应妖族大势,你逆天而行,注定要失败,我再问你一句,降与不降?”莫闲手持血蟾剑,指着数十丈外的天愚,冷冷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做梦,杀我兄弟,还想要我投降,你去死罢!”天愚张口一啸,一股可见的波纹肉眼可见,同时风雷大作,一齐压向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冷哼一声,血蟾剑化作一道血光,精纯而凝练,剑光之,隐隐似有次元生成,一剑破万法,目前莫闲还是不能完全达到这个境界,他的境界只在破的层次,还做不到剑光之,完全生成次元,甚至生成世界。

    破灭和生成,才能真正做到一剑破万法,但对于天愚足够了,他不过是妖婴层次,剑光一过,层层次元只有雏形,但就是雏形的次元,里面一切随生随灭,却因血蟾剑的信息充满了毒素,简直可以腐蚀一切,而存在的时间却在亿万分一瞬间,但可经足够了,无数的次元在生灭间,快得天愚都没有反应过来,剑光騞然已过,好像虚影一样,天愚什么感觉都没有,在下一刻,他陡然顿住,接着血水如雨,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他一坠地,化为血水,不一会什么都没有剩下,智慧妖王一声娇喝:“天愚与窃脂已死,你们还不放下兵器!”

    下方正在作战的二支妖军,莫闲方顿时勇气大增,而另一方则溃不成军,许多妖卒放下刀枪,一个个跪在地下,到处有人喊到:“放下武器,缴枪不杀。莫闲看着战场一片混乱,知道己方胜利已定,他在想怎样处置窃脂。

    如果窃脂投降,这很好办,如果他不降,那就难办,杀了他太可惜,放了他又不能,眼睛望着下方,看着护山大阵,灵机一动,他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窃脂妖王现出原形,在掌佛国飞翔,入眼尽是一片连绵的山谷,还有无尽的丘陵,他不知自己到了什么地方,天愚怎么样了?他只有拼命向前飞,连火都没有一个泄的对象,正在焦急的时候,天空一阵阴暗,他抬头一看,一个巨大的面孔显示在眼前,正是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的声音响起,如雷鸣一般:“窃脂,天愚妖王冥顽不灵,已经身陨,窃脂,你不投降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“你这妖物,有种将我放出这个鬼地方,和我正面大战百回合!”窃脂仰头叫道。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!也罢,将压于山下反省,什么时候想明白,才放你出来。”莫闲说完,天空面孔消失。

    莫闲身在空,手一指一座山峰,山峰拔地而起,他手一翻,窃脂妖王只觉天旋地转,再睁眼看时,一座山峰当头镇下,他还有明白怎么回事,已被镇于山下,莫闲手一动,一股灵光化符。转眼间将山峰与大地勾连,镇住了窃脂的变化,手又一指,无数符纹如蛇一样爬上他的身体,窃脂只觉自己妖力为之一空,随后生成的妖力也流失,这些妖力源源不断汇入九宫阵,大阵一亮,随后消失。

    窃脂只有一个鸟头留在外面,破口大骂,莫闲一笑,随手一指,他只能出鸟鸣声,随后叫小妖:“以后只有初一、十五,喂些食物与他,平时就饿着,立一座石碑,写明原因,哪一天,他真心悔过,其符自解,放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莫闲吩咐完小妖后,带领妖王返回洞,继续饮酒去了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在得到小妖的请求,眉头一皱,看看他上的离恨天宫的上使,上使听完了小妖的请求后,说:“罢了,天愚和窃脂倒是讲情义的,我们去苦山走一遭!”(。)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