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4.阵法开,羚羊挂角倚虚相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莫闲正在和妖王喝酒,陡然心血一潮,他眉头一皱,澄心内视,眼前一片阴影向他袭来,知道有事,急忙袖一课,幸亏暗血凶牛不会掩饰天机,要不然会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。Δ

    智慧妖王看到莫闲停下杯,闭上眼睛,又睁开眼睛,问到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暗血凶牛和那个离恨天宫的上使来了,看来是为天愚的事而来。”莫闲说,暗血凶牛他们不知道,事情已经结束,还以为双方会僵持一个阶段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不是好对付,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,有时候说,个人武勇决定战争的走向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看到妖王一个个脸色变了,莫闲笑到:“一个暗血凶牛而已,何况他已经负伤,我不相信他的伤好了,他欺我们这里无化神,想来讨便宜,哪里能这么容易,我们全山有大阵防护,他进不了。”

    听莫闲这么一说,众妖放下心来,莫闲走了出去,动了大阵,烟岚又起,将整座山都笼罩在其,静静地等候暗血凶牛的到来。虽说莫闲那么说,但莫闲也没有把握将暗血凶牛留下,他心暗暗在推算各种可能,暗血凶牛的法相上次被莫闲偷冷以太阴印打散,估计二个多月了,应该重新凝成,自己的底牌有好些,但不少暴露在暗血凶牛面前,指月玄光,几次使用,暗血凶牛应该有所提防,太阴印,上次他伤得那么重,肯定会有所防范,由镇天妖化出的类似太极图的金桥,上次也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莫闲根据双方的了解,在心推算方案,进行演练,许多方案的结局很差,都以莫闲落败,甚至死亡为代价,对方最大优势是法我如一,这一点莫闲很清楚,但欲破法我如一,莫闲几乎没有办法,毕竟是化神的特有标志,莫闲只能朦胧感应到那个境界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和离恨天宫的上使一起向苦山进,以暗血凶牛的境界远在上使之上,但他不得不对他保持尊重,在度上也就放慢了,两人一起向苦山而来。

    由于他的度较快,赶到苦山时,莫闲等人已经等了有一个多时辰。上使看到苦山雾岚翻滚,不觉‘咦’了一声:“小心,这里有阵法,有意思,一个妖怪居然懂阵法,难道他是无情宫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莫闲是无情宫的人?”暗血凶牛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是可能,还弄不清,无情宫自末日一战后,便闭宫了,难道无情宫在背后捣什么鬼,阵法之术居然流了出来,看样子是九宫阵。”

    “上使,你知道阵法?那么请您出手,破除阵法。”暗血凶牛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上使难得的脸一红,说:“我虽知道这是九宫阵,却破不了,阵法不是那么容易破的,要学习阴阳八卦和时辰日月之像,在离恨天宫,懂得阵法的人并不多,我只懂一个皮毛,有阵法就比较头疼,我先问一下,是不是无情宫的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阵法外站定,上使高声的喊道:“里面的人听着,主事者出来!我是离恨天宫的上使,有话要问你们。”

    莫闲听到这话,回头对妖王们说:“你们就在这里面,我出去见见他们,看顾他有什么话说,果然暗血凶牛和离恨天宫有勾结,他已是妖族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完之后,身影一闪,便出现在暗血凶牛两人面前,上使一看见有人出来,他的实力不足看出莫闲的深浅,故作高深的说:“阁下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莫闲,还未请教你的姓名?”莫闲看了他一眼,绝大部分注意力放在暗血凶牛身上,他的虚相空间又一次运转,将两人都放在其内,虚相空间根本是假想的空间,但一切又对现实有指导作用,莫闲空间一开,暗血凶牛没有感觉,但他的身边所有的信息源源不断流入莫闲的感官之,对他进行全真模拟。

    “萧秋雨,我是离恨天宫的观察使,我来此是为了天愚和窃脂,你们将他们怎么样了?”萧秋雨说到,口气之,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离恨天宫?我们认识吗?我妖盟好像不属于离恨天宫管,但离恨天宫却挑拨别人对我妖盟下手,我很奇怪,妖盟没有干涉到离恨天宫,而离恨天宫却与妖盟为敌,是什么原因?”莫闲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却问出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不遵守妖的传统!”萧秋雨脱口而出,似乎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“妖族传统,妖族哪有什么传统,妖开了灵智,各有各的活法,又没有动你们,你们却对妖盟动手,离恨天宫很了不起吗?居然对妖族指手画脚,真是好笑,也很狂妄,我奉劝一句,做什么事都有报应的,离恨天宫既与妖盟结下了因果,那么妖盟会和离恨天宫清算这一切。”莫闲毫不客气,他是故意这么做的,上次他已经杀了一个离恨天宫的特使,与离恨天宫结下仇怨,可是离恨天宫很神秘,偏偏数千年前,太阴宗记载得很略,加上离恨天宫似乎只出现妖丹期的使者,而其他高手一个也看不到,莫闲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反了,你们这些披毛带角的东西,居然敢对离恨天宫不敬,离恨天宫捏死你们,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。”萧秋雨怒了,莫闲的话太咄咄逼人,他一个上使,哪里受过这个气,就是暗血凶牛在他面前,也是毕恭毕敬,他一边说着,一边就出手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他的虚相空间,先他一步,萧秋雨出手,在现实空间,萧秋雨也一样出手,不过却落后一眨眼的功夫,莫闲知道,虚相空间终于达到了料敌先机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也出手了,连剑都没有用,而是以指作剑,指尖上剑气骤然出现,按照虚相空间萧秋雨必经之路,随手划出,騞然有声,此剑如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,好像他把破绽送到剑气上。

    剑气一过,萧秋雨愣住了:“你敢杀我!”满脸不相信,倒了下去。(。)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