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倒下去的一瞬间,他身上陡然升起一颗珠子离恨珠,尸体上冒起一股轻烟,和珠子合一,就要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一笑:“早知道你这一手!”手伸出,掌佛国出,离恨珠刚要加速,却落入掌佛国内,一下子失去的感应,徒然在佛国飞行。而尸身失去了灵魂,一头栽下。

    莫闲以虚相空间预判,出手只指核心,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已经结束了战斗,这时,暗血凶牛一声咆哮,满身血光才现,符箓满身,莫闲却已出手,一道血虹,间隐隐有无数次元在生灭。

    刚一接触到血虹,暗血凶牛就知道不好,这是一剑破万法,虽然暗血凶牛不知道这个名词,但不妨害他的法我如一的法力,还没有等暗血凶牛指挥,法力已经转为适应这一剑破万法,但剑生次元要比暗血凶牛的法力更胜一筹,无数毒性立刻侵蚀法力,剑光大盛,但已明显比开始缓慢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大吃一惊,莫闲吃惊的是,剑生次元居然还破不了他的法我如一,莫闲错了,他的剑法只是到了剑生次元的边缘,并未真的做到剑生次元,不然的话,就算暗血凶牛法我如一,也要饮恨当场;而暗血凶牛也大吃一惊,他发现自己的法力甚至比自己想像更强悍,自己都没有转念,法力就自我适应对方的招式,但就是这样,还是不能阻止对方的那一招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大喝一声,一股气流从口喷出,转眼间聚成一颗珠子,轰的一声,砸在血虹上,却被血虹破成两半,剑生次元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但这一下,却阻得血蟾剑几息,在这期间,一头虚影出现,直撞血蟾剑,而暗血凶牛自身却退了出去,莫闲心格登一下,暗血凶牛施展的是分身化影,那头虚影不是别的,就是他的分影,虽然是虚影,但其有莫大威能。

    莫闲也迅速撤剑,轰的一声,那个地方顿时各种能流乱成一团,分影爆开,幸亏莫闲事先有虚相空间的预判,不然的话,他的血蟾剑恐怕要受伤了。

    两人交手只一瞬间,暗血凶牛死盯着莫闲,眼凶光四溢,莫闲也冷冷看着他,两人之间出现一种诡异的安静,远远的天空传声遁光声,暗血凶牛一愣,莫闲脸上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很好,居然杀了离恨天宫的上使,你等等着离恨天宫的报复吧!”暗血凶牛说完,竟然回身而走,莫闲只是看着他的背影,陷入思考之。

    那道遁光从南方而来,莫闲也很好奇,这是谁,遁光异常强烈,有一种极度张扬之势,从南方来,说明是自己人,一念及此,莫闲放下心来,谁知这道遁光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,从高空直接向北方而去,这到底是谁?

    此时,六个妖王已经出了九宫阵,莫闲回头:“你们谁认识这道遁光?”

    六人摇摇头,智慧妖王说:“从南方来,应该是朋友,到北方去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六人都不知道,莫闲心一动,既然与己无关,想到这里,他微笑着说:“既然暗月凶牛已走,堵山和崌山现在无主了,你们谁去那里,那里肯定有好东西,同时也将山纳入我们的势力范围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有好东西,六个妖王立刻动了心思,智慧妖王说:“我去堵山。”

    水猿妖王说:“我去崌山。”其他妖王也纷纷请缨,莫闲笑了,说:“也好,你们六个都去,智慧、红叶和彩鹤点齐手下妖兵,就去堵山,而水猿和剩下的两位就去崌山,两山已无主,只有些老弱残兵,占据后不要忘记了秘库,各队带几位投降的小妖作向导,祝你们马到成功。”莫闲这样安排,一方面两山与苦山成犄角,另一方面,他们跟着自己很久,也该给点甜头,所以很公平安排了下去。

    六个妖王立刻点齐妖兵,各自出发,奔向二山,刚才还很热闹的山洞一下子冷寂下来,莫闲走到座位上,把杯残酒倒了口,手一挥:“撤席!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很正常,借酒欢乐终不长久,修行者必须能够品尝寂寞,耐不住寂寞的人,终将被时间淘汰。

    小妖们开始收拾桌席,莫闲又说:“告诉下去,我将闭关,一切事务由虎先锋代理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完之后,走入后洞,洞门随之光闭,禁制的灵光亮起,他闭关了,他先将这一阶段的事务与经验传送给本尊,本尊也与他双向交流,信息时断时续,花了两天功夫,才结束,他开始沉入湛深定,该好好总结这一阶段的收获。

    天随山,莫闲的本尊得到这些经验,笑了,看来化身这一阶段生活很精彩,指月玄光,还有太阴宗的传承,最大的收获并不这些,这些只是别人的经验,而是化身自己的念头开始分化,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原来念头可以这么用,刹那间,一个个身影出现,各色念头显现,可惜只维持了二柱香的时间,他心一动,是不是念头可以入驻身神?

    身神已过出窍期,经过数年的锻炼,应该到了显形,出窍不过无形无色,只能在夜晚或阴暗处才能出现,在阳光下,根本不敢出现,要经过阳火劫才成,这十几年,别人修行十几年,他等于修行了双倍时间,这不是指法力,而是指自己的经历,这也是他分出化身行走天下的实质,主要增加自己的知见。

    绿如进来了:“我刚才发现法力波动,好像之杂念纷呈,有点像我阴魔出窍的感觉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阴魔,是我将众念头化形而出,只能保持二柱香的时间,我的身神能出窍,但自身意识很弱,只有在我的意识主导下,才能对敌或者做其他的事,否则,只会强化我相应的功能,我在考虑以自身身神为底,让念头能长期存在,必要时,会形成念头分身,老子说过:‘不出户,知天下;不窥牖,见天道。’我以念头分身见天下!”莫闲笑到。

    “你啊!尽管胡说,老子的话可不是作这样理解!”绿如扑哧一声笑了。(。)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