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在苦山公布了奖赏方案,旋们掀起一番修炼的**。Δ猎Ω网lc

    智慧妖王们回来了,他们占据了二山,留下一批旋,还在旋选拔了几个先锋,他们不好意思称为妖王,因为修为太低,扩展太快,连金丹期都没有达到,故此先作先锋,并且指导他们修行。

    回来见到莫闲的公告,对莫闲的破境丹很感兴趣,他们真不知道莫闲还会炼丹,莫闲一人给了九颗,六人得到五十六粒,当然,又把了一批材料给莫闲,莫闲当然不客气。

    这些丹药虽对他们没有作用,但对他们手下有用,在这个世界,炼丹属于很高端的事,就是化神修士也不会炼丹,妖族传承纯粹是血脉传承,而且只是神通,觉醒血脉,可能会本能修行,但修行不是方法,还有心性,所以妖族依据本能修行,到一定程度,往往会拜师,而炼丹炼器阵法之类,不是本能修行之类,而是一种技艺。

    千霞妖王自从会炼丹之后,成为妖盟第一炼丹师,就是这次,万般梅也没有舍得让千霞露面,宝贝得不得了,莫闲就凭这一手,就足矣在这个世界混得水起风声。

    智慧妖王等妖王心更抱定跟莫闲混的心思,莫闲没有想到,他无意之举,让几个妖王归心,如果说上次他们服从莫闲,是因为莫闲是强者,而这一次却是莫闲利用他的高技艺,让几个妖王归心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归心是建立在利益上的,世间又有什么不建立在利益上?

    日后,虎先锋闭关的地方上空乌云堆积,他正式结丹,迈出这一步,他才有资格称为妖王,虽说妖王只是一种称号,并不跟实力挂勾,但实力太次,不配称妖王,所以他才称虎先锋,而不是妖王,连自己真正的名号都没有。

    天空之劈下一道闪电,从妖洞升起一道白气,接着狂风大作,将霹雳抵消,莫闲等在场,智慧说:“虎先锋倒是好运,得服破境丹,不然他还要数年才能结丹,现在妖丹成就,可以称上妖王。<>”

    莫闲笑到:“正是,他该起个什么名号?”

    莫闲并不慌张,天空的雷一个接一个向下劈,不过洞一阵阵风卷向天空,飞砂走石,其夹杂着些许白气,到后来,白气渐浓,渐渐亮,一声虎啸,一阵狂风从洞吹起,伴随着虎啸声,天空乌云经此一吹,渐渐散去,雷劫已过,天光散下,一道白气从洞升起,他渡过了妖丹劫,成就妖丹,可以称妖王。

    智慧笑到了,看着天空异象说:“就叫啸风妖王吧!”

    在他们身边的旋一听,立刻欢呼起来:“啸风妖王%风妖王!”

    虎先锋,现在该叫啸风妖王,走上前来,在莫闲面前跪下:“啸风多谢智者,要不是智者,啸风不得出头!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己的努力,好了,起来吧,你成为妖王了,我也可以放心将苦山交到你手上,你从今天起,就是苦山的妖王,要善待苦山的旋,在十日之后,我便离开苦山,同时,智慧他们也会离开,他们离开自己的山峰太久了,该回去看一看,这十日内,你有什么疑问尽管提出来,我旧能为你解答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啸风起身,眼拘充满着野心,莫闲倒不怕他的野心,就怕他没有野心,有野心的妖,才好控制,他会成为万般梅手一条狗,关键万般梅怎么利用他。

    莫闲果然如他所说,十日内灸指导他,使啸风妖王的修行成了系统,虽然他没有传授他神通。

    十日后,智慧妖王等六个开始告别,带领部下向南方而去,莫闲目送他们离去,回对啸风说:“苦山就交给你了,有大阵支持,就算化神来到,也急切之间破解不了,苦山除了灵玉矿由盟主直接过问,其他都你来,注意和堵山及崌山的联络,山一体,如果他们受到攻击,抵挡不住,要他们放弃原来的山峰,一起缩到苦山,依阵固守,出信号,等待援军。<>”

    “智者大人放心,属下一定守好苦山。”啸风道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就行,这是一葫芦破境丹,除了给智慧他们五十四枚,其余都在这里,你要好好利用,争褥培养一帮高手,毕竟是北疆,多些帮手你的担子轻一些,我去了,你好自为之!”莫闲说完,御起遁光,他没有向南,反而向北。

    他芋的离恨天宫在极北之地,而且那个地方仅仅是太阴宗记载,连太阴宗都没有见过,在数千年前,离恨天宫高手如云,行走世间,大多数是妖修,不像现在,好像离恨天宫行走世间的都是妖丹期的使者,连一个妖婴都见不到,当年可是至少妖婴期才准下山,莫闲甚至怀疑,离恨天宫不知出了什么变故,以至于他出现了断层。

    他这一次跟谁都没有说,啸风虽然奇怪,也没有问,眼见着莫闲消失在北方的天空,他才返回身,松了一口气,现在他是真正的苦山之主了,他知道,要紧靠着万般梅,苦山已经打上标志,它是万般梅的势力范围,而俱如妖圣什么话也没说,他不知道,俱如妖圣已和万般梅达成协议,知道的人很少,加上俱如妖圣离这里太远了,也管不到这里,但并不是没有势力觊觎,好在他已打出名声,暂时不会有不开眼的人来。

    莫闲向北,另一个世界,石筱怜也向北,不过二人目标不同,石筱怜听从莫闲本尊的卦象,到达燕国的左家堡,听说冰魄宗在此的一个据点,她到此来找左铃的下落,毕竟她与左铃在未学道之前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她停在一座酒楼旁,刚想问路,却见一阵哗然,她站下来,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,就听有人喊道:“快去通知左堡主,山林出现异变,连堡卫队都死了几人!”

    石筱怜一看,一个人少了一只胳膊,脸色白透出一股黑气,已陷入昏迷之。(。)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