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除非什么?”老者急切的问到。

    从他一出现,莫闲的虚相空间就已经满负荷的工作,大量信息源源不住流入莫闲的场态思维器官,他的一点最微弱的变化,都一点不差落入莫闲的感知,是感知,而不是眼,声音、颜色、气味、触感等,甚至连神秘的心灵方面的力量,都或多或少被莫闲感知到。

    “除非离恨天宫内力量并不强,甚至连像样的力量都拿不出来,仅仅是空架子。”莫闲语出惊人,但并非无迹可寻,在数千年前,那场发生在太阴洞天的大战,几乎将这个世界高端力量为之一空,太阴宗全灭,但离恨天宫和无情宫进入太阴洞天的力量也全灭,只剩下离恨洞天还有无情洞天的的力量,而二宗从那以后,便退出这个世界的主流,两宫之间没有防范是不可能的,也就是说,他们大部分力量防范对方,剩下的力量很薄弱,这就可以解释暗血凶牛为什么死心塌地跟着离恨洞天,因为他见识过离恨洞天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到底是一个蠢妖!你受死吧!”老者哈哈大笑,放下心来,他不知道,在这一刻,莫闲从心底确认了离恨洞天和无情宫的情况,比他知道得更多。

    老者哈哈大笑,就要出手,莫闲喊道:“慢!”

    老者奇怪的停下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停,你叫什么名字,我都不知道你的名,再说,我手下不死无名之辈!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!气死我了,居然敢口出狂言,你还不配知道我离恨之主的姓名。”老者所得狂笑不已,手一扬,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谁知他还没有动手,四周浩浩荡荡的阴气,莫闲已经出手,他却是引用的他很早之前的一种法诀,阴雷符,莫闲很早之前就已经了解的一种法术,从冥河龟身上得到符,实际上算是一种**雷,以前莫闲不知其根本,但自从他对符箓深入了解后,对符箓进行了修改,他在和老者闲话,一方面用虚相空间模拟,另一方面,在模拟,他甚至想像用各种法术进行攻击,都被他破解,甚至有的结果,莫闲很惨,但用到阴雷符时,老者挡住了,突然之间。<>身体出现了异变。

    所以莫闲一出手,就是阴雷符,周围百里之内的浩浩荡荡的阴气聚成雷珠,猛然暴发,绿光闪烁,亮的人睁不开眼,在阴雷珠暴发的一瞬间,莫闲的阴阳遁发动,口吟道:“阴阳顺逆妙无穷!”发动先天易数,刹那间,一切都错乱了,除了阴雷爆炸的浩浩荡荡摧毁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老者叫到,他没有想到莫闲居然先动手,他这具身体平时陷入沉睡,是因为这具身体是庆忌成精,却被离恨天宫主人借机以一缕神识霸占身体,庆忌不同于莫闲的化身秋蝉,秋蝉是在死后被莫闲炼成化身,后又被粉碎重组,而庆忌却是狡猾,虽然被离恨天宫主人占据身体,却将自己的神魂分散成点,依附于体内各器官深处,收敛生命力,使他看起来,虽然实力庞大,生机却摇摇欲坠,这一点,连莫闲都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老者说着,身体发出黎明色光辉,如同一个鸭蛋一样,法我如一的法力使他看起来在爆炸安然无恙,绿色的雷光一到他身边,好像他身边有一个黑洞一样,立刻消逝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他手一翻,一只大手生成,透过了绿色的雷光,不受莫闲的阴阳遁影响,居然抓到了莫闲一丝踪影,他狞笑着:“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莫闲的阴阳遁并不是静止,处于阴阳不测之间,身体时刻在运动,看起来他不动,实质上他的速度比高速飞行还快,大手从身边擦过,这还是莫闲的先天易数演化的结果,莫闲随手一颗棋子,化作自己的形象,大手一把抓住,飞快地缩了回去,再一看,居然是一颗棋子,他一怔,怎么会有棋子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先天易数演化,悄然随棋子进入,他陡然脸色变了,周身腾起水云,庆忌为水泽之精,其真身只有四寸,衣黄衣,老者身体一下子缩了下去,他感到一股莫名之力,不像法则,也有点像法则,不得不调用水性法则来驱逐。

    刚一调动水性法则,突然发现周身一切不听使唤,他猛然想了起来,当初庆忌被他打散意识,并没有消灭,后来他发现这具身体生命力减少,以为是庆忌到了年龄,他想尽了办法,只能维持一个基本生存,不知是怎么回事,平时也减少运动,甚至陷入休眠之,这样维持近千年,还是那副模样,他也曾怀疑过是庆忌捣的鬼,自己在静定,查看自身,由于庆忌和人不同,内脏甚至有所区别,他只感到生命力好像深藏于内部器官之,可是他想调用,却没有方法。<>

    他不知庆忌是如何做的,好在他保持这付模样,并不影响他实力的发挥,他也就任由他去,甚至还有些窃窃暗喜,他一付垂死的样子,不少妖怪轻视他,被他轻易得手。

    但今天突然发现自己一切都不听使唤,心大惊,他发现全身各个内部器官刹那间造反了,他终于明白,庆忌是被他打散,但神兽就是神兽,虽然他打散了他的意识,但庆忌的深层意识却保存下来,分散到各个器官内,经过了近千年,终于复苏。

    正好莫闲使用先天易数演化先天后天,却刺激了庆忌的意识,刚才莫闲以虚相空间进行模拟,由于虚相空间建立在信息基础上,莫闲都不了解其实质,但不妨害他运用,在模拟,看到这一种可能,莫闲就按这种方案进行,和现实进行比较,当然也有不到的地方,比如他差点就被大手抓住,在虚相空间,大手根本抓不住他,好在后面都没有出多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他在不住调整,他只看到一幅画面,但不知道老者身上发生了什么,现在他明白了,轰的一声,庆忌又变成四寸小人,水云笼罩,哈哈大笑:“我庆忌回来了!”(。)找本站"或输入网址: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