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庆忌哈哈大笑,一道虚影显示,向空急走。庆忌一声怒吼:“哪里走!”一道黄光,向空急追,剩下莫闲孤零零的一人站在那里,莫闲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莫闲放眼望去,庆忌已没有影了,他看向一个冰洞,那是老者先前居住的地方,莫闲没有犹豫,直接飞入洞。他倒不是捡便宜,而是在洞看看老者的生活习惯,老者说他是离恨天宫之主,莫闲从他这句话,得到大量信息,他这个庆忌之身,很显然是夺得神兽庆忌,不知为什么,并没有将庆忌杀死,估计是想完整得到庆忌的神通,很显然,他仅仅是离恨天宫之主的化身,在莫闲杀死一个他的分魂时,由此身发动了远程攻击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莫闲只见到一个离恨天宫化神级以上的人,就是老者,作为离恨天宫之主,居然亲自出手,看起,离恨天宫的形势比莫闲想像的严重。

    莫闲进入冰洞,冰洞并没有什么东西,只有一个蒲团和一张玉桌,还有一个窝,吉祥草皮编成,这个窝应该是他睡眠的地方,其他什么也没有,修者对常人来说,倒不必在意睡眠,但洞也太清苦了,莫闲不知道,在大部分时间内,老者都处于休眠状态。

    莫闲出了洞门,庆忌还没有回来,莫闲也没有必要等他,毕竟是一个大妖,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莫闲想着便飞身而起,继续向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在另一个世界,石筱怜四人到了冰宫,见到左铃,左铃对石筱怜到来很惊喜,见石筱怜已经是筑基,问起莫闲来,石筱怜说一切都好,自己这次出来,是为了到北冥岛去寻找五行煞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北冥岛上在极北之地,常人根本不能到达,就是修士也不一定找得到,要穿过元磁层,只有冰魄宗的法宝幻磁梭能分开元磁,可以到达。”左铃一下子明白了,“我和你走一遭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左铃姐姐,你功行又高,有你陪我,当然没有问题,只是我这次来,见到一个女孩很可怜,她叫冷燕妮,父母把她卖掉给一个坏人,坏人被我们杀了,她已无家可归,姐姐是知道,我遇仙宗不到金丹不可能收徒弟,你冰魄宗把她收下吧!”石筱怜又说到。

    左铃看了看其他人,特别是冷燕妮,点点头说:“小姑娘资质不错,不过入我冰魄门,先得做杂务年,这年,不会传授法术,最多传授一些防身武技,年后,再看她的表现,如若不行,也要返回世间,就是通过,也作为外门弟子,再有年,不到炼气六层,只能遣送下山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冷燕妮说到。

    “那好吗,齐啸,带她下去,到杂务处安排她的事务。”左铃现在已有一宗之主的威严,她的手下,就是元婴修士也有,不过是当初莫闲在东海收的。

    齐啸应了一声,带她下去,冷燕妮有点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小和尚慈禅,慈禅现在宝相庄严,双目垂帘,低声在那里默默的诵经,并没有看她。

    左铃笑道:“这位小师傅将要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小僧四海为家,多谢左宗主收留小妮。”慈禅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小师傅在何处出家,师傅何人?”左铃问到,一路上,石筱怜都没有问慈禅。

    “小僧是一个野和尚,在一座小庙韦陀庙出家,师傅倒有位,大师傅方正,二师傅方圆,师傅方便。”慈禅说。

    左铃肃然起敬:“原来是位大师的弟子,我倒是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左宗主不必如此,那个老家伙整天歪歪唧唧,我是躲得清净,才逃出来,那个老家伙规矩多,不准我喝酒,不准我吃荤,不准我跟女孩子说话,我气不过,溜了过来,他不准,我偏要。”慈禅说,左铃把他望望,难道他是一个花和尚,不过是筑基初层,但佛家不讲究道家那一套,不凝煞,不采天罡,一朝顿悟,功行就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既然受不了清规戒律,不如还俗,或者进入我道家,我道家倒没有那些戒律,不是没有,有些门派没有。”左铃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虽讨厌那个老家伙,也不想守戒律,但我是一个和尚,就要以普度众生为念,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大和尚。”慈禅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如何普度众生?”石筱怜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问什么人,只要一心向佛,我皆以无相灭之,使之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,一切相皆无,使之得正觉。”慈禅说。

    “那人遇钝,虽心向佛,不能灭尽诸相,如何?”左铃笑道,她当宗主已多年,冰魄宗虽然是道家一脉,但对佛家一些思想还是有所研究,作为一宗之主,她翻看了众多藏书,所以她才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“无坊,禅宗如不能使人开悟,那我传他净土法门,一念净土,终将有所成就。”慈禅说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愚贤都入你网,但如果此人不信佛,如何?”左铃又问。

    “佛渡有缘人!”慈禅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明白人,不错,也算真性情,不怕吃肉喝酒,佛在心头坐。”左铃赞到。

    “多谢道友夸奖,我说我选对了路。”小和尚慈禅先是谦虚的双手合什一躬,然后自夸道,石筱怜见此,噗哧的一笑,这个小和尚,一路上吃肉喝酒,偏偏大道理一套套,听起来仿佛有理,现在又在卖弄他那一套离经叛道的邪说。

    左铃见此,摇摇头,对石筱怜说:“不要笑,这个小和尚不简单,我在很早以前,曾遇到一位佛家居士,叫倪幕,当时年少无知,偏偏莫闲师傅对他极为尊敬,当时我不懂,后来我的道行上升,才明白当时莫闲师傅是正确的,小师傅虽有些年纪,但已有大师风范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大师风范?就他一个酒肉花和尚,左铃姐,你是不是太夸奖这个小和尚?”石筱怜不解。(。)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