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筱怜,慈禅小师傅听了你的话,他生气了没有?”左铃问。

    石筱怜不好意思望了小和尚慈禅一眼,发现他没有生气,便嘴上不服输的说:“小和尚他皮厚,嘻皮笑脸惯了。”

    左铃微笑地问小和尚:“慈禅小师傅,你听到筱怜妹妹的评价,你生气吗?”

    “小僧为什么生气,石施主所说是实话,既然是实话,我还有什么生气的!”慈禅合什稽首道。

    “左铃姐,你也听到了,小和尚虽然有那么缺点,吃肉喝酒,又贪花好色,但小和尚还是有优点的,就是你怎么说,他也不生气。”石筱怜说到。

    “错了,我如果遇到恶人,也会生气,佛也有忿怒像!”慈禅说到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可真可爱,我算服了你。”石筱怜说。

    不提他们,我们再说莫闲的化身,莫闲在一处高山上,他不是自愿停下,而是前方有人在争斗,偏偏争斗一方他认识,是暗血凶牛,而另一方他不认识,是一男一女,那对男女御使飞剑,上下穿梭,莫闲微微皱眉,这不正常,暗血凶牛表现的倒算正常,手一根铁棒,飞剑一到他的身边,被他一棒磕出,奇怪的是,明明他的功行在二人之上,却不下杀手,而二人却下了杀手,一点顾忌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,那二把飞剑,却是莫闲自从入这个世界以来,看到的仅有飞剑,不是妖精们不使用剑,但一般妖精用剑和用刀用棒没有多少区别,并没有将它练成飞剑,但那二人显然不是这样,功行也很奇怪,莫闲居然看不出来,但从飞剑的表现来看,却是妖婴期。

    莫闲一向谨慎,他没有加入战团,而是冷眼旁观,果然,暗血凶牛一收棒子,跳出圈外,喝道:“我见你们二个有名师指导,不跟你们较量,如若惹火了我,管你们是不是无情宫的,只管一棒打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惹了我们无情宫,还想脱身事外,如果知道错了,现出你的真身,随我们返回无情宫,到时候有你的好处,不然的话,惹火了我们,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,也难逃无情宫的追捕。”那个男的说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眼珠一转,看到在一旁观战的莫闲,说:“你们要人,那不是一个!”

    “他逃不了,我们无情宫好久没有出世,世间的众妖都将我们忘记了,听着,如果你们第一批投入我们无情宫,可以受到优待,要不然,就拿你们立威。”女的说。

    “他是离恨天宫的人,你们居然拿他?”莫闲淡淡地说。暗血凶牛与自己是敌非友,莫闲如果猜测得不错,离恨天宫与无情宫应该敌对,本来数千年以前,两家联合,对付太阴宗,太阴宗覆灭后,莫闲有理由相信,这两家也不会和平共处,所以他不介意给暗血凶牛添一把火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脸色陡变,他只是离恨天宫的外围人员,他进入化神,还是因离恨天宫,他从未去过离恨天宫,只得到一些传授,上使们跟他说过,离恨天宫与无情宫是死对头,他听到对方是无情宫的人,便想不暴露身份,他也不敢冒犯无情宫。一个离恨天宫视为敌人的组织,它的强大是不用怀疑的,他抢万般梅的盟主地位,实际上也是为了在离恨天宫有个好的地位。由于莫闲作梗,他失败了,他便积怨莫闲,其实,就凭他的实力,也不是万般梅的对手。

    一提及离恨天宫,那对男女也变色,口怒吼道:“好贼子,不怪推拖四,原来是离恨天宫的人,休走!”

    两人从乾坤袋抓起一物,此物为无情砂,劈手打出,专破道家罡气,一出手,空一片鬼哭神嚎之声,无情砂化作大片的红砂,铺天盖地向着暗血凶牛打下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一见不妙,头顶之上显露出奎牛法相,体表无数符飞起,口吐镇天妖,刹那间,一切都静止了,红砂停在天空之,一瞬间足够了,巨大的奎牛冲了出去,牛角如刀,只一挑,就见两人分成了四截,两个妖婴刹那间出现,飞腾在天空之,此时,静止的一切又开始了流动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两具尸身落地,化为原形,原来是一只鹿精和一只獐子精,两个妖婴一显,莫闲出手了,张口一吹,起了一天大风,黑色罡风直袭奎牛,奎牛哞的一声,抗住罡风,但就是这一瞬间,两个妖婴已然发动瞬移,消失在空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找死!”奎牛回过头,两眼盯住莫闲,向莫闲逼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冷笑一声:“你受伤之躯,敢跟我斗?”说完一声响,身边出现了五个身影,迅速分散开,连莫闲在内,构成**伏魔阵,多出来的五人,是五具大能的不朽肉身,一个和尚,一个道士,一个商羊,一个駮马,一个飞熊,莫闲一瞬间分出五个晶莹剔透的念头,五个不朽之身立刻活了过来,组成**战阵,分六面将暗血凶牛围在当。

    莫闲是没有办法,暗血凶牛是化神,已能做到法我如一,莫闲只得以多取胜,好在六个不朽之身本来已超越化神,虽然被莫闲的念头控制,光身体素质,就超越了暗血凶牛,虽然只能使用半日,但半日已足够。莫闲以阵法的玄妙来迎战暗血凶牛的法我如一。

    阵势一成,六人立刻成为一个整体,发挥的六人要比六人分散强得多,阵法一催动,种种玄妙在悄然发挥作用,不论奎牛身上血雾符如何动,好像被固定死了一样,一举一动都比平时费力,暗血凶牛一看不对劲,他一个妖修,虽然得到了离恨天宫的传授,却不成系统,何况阵法之事,他根本不通,好在他的法力已经如一,灵敏异常,随时调整。

    他一看形势不妙,有几次差点让莫闲得手,他的法相太大,而莫闲却太小,他一声吼,收回了法相,静下心来,一根铁棒上下翻飞,一时间两人僵持起来。(。)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