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血凶牛不知道那五个人是怎么一回事,见他们动作一致,配合无间,好像经过大量训练,他不知道,这些不过是莫闲念头所指挥,本来说是一个人,当然配合无间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左冲右突,体外的法力甚至能够脱离他的操纵,自动应敌,但渐渐的还是落于下风,只得凭借一要铁棒和六人周旋,身上挨了几下,幸好他的法力圆融,自能化解敌人的攻击,暗血凶牛才没有受伤,但越战心越惊,**阵已完全压制他。

    莫闲并不着急,他有半日的时间,而且他摆了暗血凶牛一道,即使他脱身,也要面临着无情宫的追杀,所以莫闲很轻松,心态上轻松,反应到手上,只是死死缠住暗血凶牛。

    六人紧围着暗血凶牛,各施神通,和尚的六字大明咒,招招含有镇压之意,而道人却不断放出阴火,駮马的角上雷光闪烁,商羊的四周水云不断飘飞,飞熊动处空间不断的抖到,好像不能承受他。偏偏这六个人配合无间,暗血凶牛的的身边地盘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一见形势不妙,轰的一声,从头顶上遁出元神,身体居然一缩,愣是在阵法找到了一条通道,元神发出一缕幽光,在刻不容缓间出了战阵,元神一遁走,莫闲再看他的身体,居然起了一阵奇妙的变化,居然顺着元神开辟的空间通道,向外急走。

    莫闲刚要阻拦,突然心生警兆,身体随即化入空,阴阳遁,无数红丝从暗血凶牛的身上喷出,但却落了一个空,却被暗血凶牛冲出,他的元神现身,往身上一合,一道血光飞起,转眼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而红丝渐散,莫闲知道那是暗血凶牛的本命精血配合体外的血咒而成,在这种情况下,居然让暗血凶牛给逃了,不过他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甚至在今后的日子里,不会成为莫闲的难题,一句话,除非有奇遇,不然的话,他算废了,本命精血是有数的,他居然耗费了这么多,如果不填补好,他的成就只能至此,而本命精血耗损,根本没有办法补充。

    莫闲脸上露出了微笑,一直以来,暗血凶牛是他的一个大敌,现在心头大敌已去,虽然他逃走了,莫闲有这个自信,他这一走,心底肯定留下阴影,一个有阴影的对手,不配作莫闲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收回了五具不朽的尸身,这是他自从念头长达半日后自己的绝招,以五具不朽尸身配合己身布置**战阵,借助阵法的玄妙,一般人入阵后,阵杀气横溢,形成另一种环境,就是化神入内,也会感到受到压制,法我如一虽还有用,但在此环境下,莫闲跟他们可以一拼。

    莫闲去寻找离恨天宫,虽知险阻重重,但他有自己的保命手段,那就是太阴镜,虽然不能用来对敌,太阴镜已进化成洞天灵宝,但莫闲如何遇到不可抗之敌,最后的手段,就是摧投入太阴镜,但莫闲现在如果投入镜,又会被镜所困,他现在可没有观音符了,只有等他完全炼化之后,才能进出自如。

    一入太阴镜,太阴镜是灵宝,存在于另一重空间之,莫闲估计,对方即使是合道高手,恐怕也不能发现太阴镜,太阴,如果妙用发挥,无形无质,聚则成月,散则化入时空,这才是莫闲的最后手段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已能与化神一较高下,虽然借助于战阵,但这也是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石筱怜却遇到了大麻烦,她与左铃及小和尚慈禅一起出发,一路向北,没有几日,人便飞行在北冥之海上,此处一望无际,海天一色,她没有想到,居然有人在等她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的是两个金丹修士,一个是孤独道人的弟子无涯,另一个是他的好友,冰云岛的沐雨剑,自从上次要左家堡附近的山林,无涯感觉到有九龙聚煞幡的气息,他便飞剑传书给他的师傅,他师傅孤独道人得到这个消息后,做了一个决定,向他的弟子们宣布,谁得到九龙聚煞幡,那他不仅是大师兄,而且,幡也归他。

    独孤道人共有十个徒弟,除了死去解鸣谦外,还有十二个徒弟,他的门下倒是奇怪,不以入门先后称师兄弟,而是以个人修为称师兄,排次序,解鸣谦因为九龙聚煞幡而称师兄,可见九龙聚煞幡的利害,但他们没有想到,九龙聚煞幡居然落到外人之手,于己于事,都应该拿到手。

    无涯站在水面上,等了有一段时间,他师傅独孤道人精通天机,知道是遇仙宗所收,他虽然是一个化神,但与遇仙宗相比,遇仙宗有十几位化神,所以独孤道人根本不敢到遇仙宗找绿如等人。

    但绿如将九龙聚煞幡交由石筱怜,偏偏石筱怜以此幡救命,杀了幽泉道人,而被无涯发现,无涯飞剑传书,独孤道人掐指一算,知道石筱怜带着九龙聚煞幡,对于石筱怜这个无名小辈,他自恃身份,不屑出手,但九龙聚煞幡在多年以前,落入绿如手,当时他曾经隔空出手,却没有留得下九龙聚煞幡,而绿如又去了遇仙宗,他也不好再出手,绿如虽然得到九龙聚煞幡,却没有祭炼,她自身有百毒寒光幛,不屑祭炼此物,传给了她的徒弟石筱怜,而石筱怜因为凝煞出了遇仙宗。

    无涯和沐雨剑在北冥海上拦住了人,小和尚慈禅上前合什稽首:“两位施主,为何拦住小僧和两位同伴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和尚,倒艳福不浅,本领不大,却桃花运不运,不过,桃花运会变成血光之灾,小和尚,你快点滚!”无涯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就是如此,别人总说小和尚这样那样,连小和尚的师傅也这样说,不过,小僧倒是一帆风顺,两位施主,依小僧看,两位乌云罩顶,一付倒霉相,还是快走,不要将霉运传染到小僧身上。”慈禅嘴上不饶人,连消带打,说得两人差点忘记了来的初衷。

    沐雨剑破口大骂:“好你个秃驴,找死!”说着,剑光一起,卷向慈禅。(。)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