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分别在两个方向,却同时现身,身上只有极淡的青色灵光,白玉京人看不出什么原因,能使他们在青白光色纵横生存。

    人功行最高的是左铃,也看不出什么原因,她们也习以为常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莫闲那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是打九龙聚煞幡和白玉京的主意!”石筱怜恍然大悟,“我用这件东西就心没有任何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石筱怜倒是心地善良,左铃和慈禅却哭笑不得,慈禅问:“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石筱怜掏出了那颗雷珠,认准了沐雨剑扔了出去,一出手,如流星飞驰,转眼间遇到了青白光华,如密锣紧鼓一样爆炸开,这雷珠不像一般雷珠,只是一爆炸了事,而是先爆开,继续向前,紧接着又爆开,越来越细,而爆炸却越来越猛,转眼间,眼前尽是一片雷海,连青白光华都在爆炸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当她打出雷珠时,连左铃都没有将它放在眼,以为是一般雷珠,但白玉京外已被青白二色光华填满,但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,不仅她吃惊,敌人更是吃惊,沐雨剑还仗着自己的雷珠的青白二色,以为对方雷珠即使厉害,在青白光华,也要被磨灭。

    谁知雷珠一出手,这颗雷珠是松溪凝九天罡气而成,看似不起眼,却是松溪精心凝制,就是元婴修士遇上,也要引眼当场,何况区区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沐雨剑和无涯大惊,好在雷珠不是针对无涯,方向不对,无涯立刻化作一道遁光,身体外一层青光,而里面却是红光一团,呼啸着向外逃去,他与沐雨剑两人逞40多度角,不顾一切的往外飞,飞行速度慢于平时,虽然青光能将他和青白二色混为一体,但毕竟是外来,不能很好契合外面的雷场,是以速度上稍慢,身外青光被拉出长尾,发出隆隆的声音,好像一团火焰外面成了青色,好一只拉风的火鸟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,还是被雷珠爆炸波及,他遁光一滞,好似遇到了一股大力压来,嗯了一声,好在不是针对他,他逃得也非常快,在最后关头,激发了逃命的玉符,玉符化作一缕青光,透出了遁光,光影一闪,速度骤增,青红色光华一闪,便自消失。

    而沐雨剑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,在一愣之后,身体如一缕轻烟,向外急驰,哪里里逃得过雷珠骤然爆发,一下子被卷入雷潮,顿时陷入雷海之,他在自己的青白雷珠,如鱼得水,但在石筱怜的雷珠,顿时举步维艰,他将身上法宝尽情放出,再看四方,已是密密麻麻布满了飘浮不定的光点,九天罡气最擅磨灭敌人法宝,而松溪自从觉醒前生的记忆后,感到自己实力不足,便依前生今生感悟,凝练此雷珠,不仅威力极强,还专破护身法宝。

    沐雨剑虽是金丹高手,现在却迷失的方向,周围尽是飘浮不定的光点,而光点一受碰撞,便发出惊天巨响,爆炸成更加细小的光点,光点越细,爆炸威力反而越猛。他不知道该往哪里一个方向,只能依据雷较少的方向乱闯,身外法宝一件件被磨灭,心不由焦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他的方向完全错了,不仅没有向外走,反而进一步靠近雷珠的心,等他发现时,已经迟了,一阵雷火密如急鼓,只听到爆炸声隐隐约约传出一声惨叫,一柄剑从落入,还有法宝的碎片,左铃看各真切,手一起,冰魄元磁神光使出,一股引力牵引,一下子落入她的手,她看了看,交给了石筱怜。

    她的冰魄元磁神光,更接近于元磁神光,冰魄神光由于受后天条件限制,她并没有得到先天冰魄,甚至连雪魂珠都没有得到,只得依靠冰魄元磁剑进行修炼,元磁神光倒超出冰魄神光,但想把它炼到巅峰,几乎不可能,除非得到先天冰魄,但即使得到冰魄,水月当年为此冰魄,迟了一千八百年飞升,还是没有将冰魄炼化,只有第代祖师炼到了巅峰,她是一次经历,差点将性命丢掉,在一处冰川缝,无意服用了冰魄元灵,才修到巅峰。

    石筱怜一愣:“给我?”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给你,你的玉光刀丢了,玉光刀本是一件下品法器,丢就丢了,当日我给你,是因为你没有根基,你没有放弃,我心感动,所以收了这柄飞剑,此剑应该有毒,而且性属寒,本来毒素很杂,却因雷火锻炼,虽然灵性损失,但内部毒素也差不多消散,只留下一点精纯的元毒精魄,反而使此剑品质进一步上升,你只要重新温养,此剑不合我的性子,再说我有冰魄元磁剑,品质更优于此剑,此剑不知叫什么名字,你给它起一个名字。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石筱怜手摸着剑,一股冰冰凉凉的感觉,十分舒服,不觉脱口而出:“就叫它元冥剑!”

    “元冥剑,好名字,看来我给元冥剑找对了主人。”左铃笑道,再看小和尚,眼虽有羡慕,但眼神一片清朗,左铃心暗暗称奇,但一想是那位大师,修行人称为方禅师所培养出来,心便觉得很正常。

    外面的雷火逐渐平息,石筱怜收了白玉京,小和尚好奇看着石筱怜:“你真是一个多宝童子,还有什么,先是九龙聚煞幡,后来是符箓,再后来又有一个宫殿一样的房子,还发出一颗雷珠,倒是奇怪,好像是九天罡气所凝,手法非常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我身上就是有几打符箓,法宝只有这两件,还是我师傅和师伯见我下山游历给我的,那颗雷珠是我哥哥给的。你怎么说它是九天罡气所凝?”石筱怜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你师傅没有跟你说过?”慈禅说。

    石筱怜摇头说:“师傅总要我去看书,但人家不喜欢看那些道书!”

    左铃在一旁不觉摇头,刚要说些什么,陡然抬头,远方一道遁光其长无比,色作纯碧,前头万千毫芒攒射,向此方向抛射过来。(。)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