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不得不说他玄冥肾神的神奇,在无量的北冥海上,他借符诏获得水之权柄,获得一元重水,特别是玄冥肾神本身就属水,如同探囊取物,但独孤走的是金丹之路,对此感到不可思议,对莫闲一出手,就是九团一元重水,他不敢硬抗,散则成气,身形化无,因为他本就是一缕分神,并没有实体。

    莫闲的一元重水并不纯,他是首次提纯,大概只相当于百分之二十,就是这样,也惊吓了独孤,莫闲这么做,不是人力所能抵挡,故此独孤散作元气。

    他一散作元气,莫闲手一指,九团一元重水陡然散开化作一天水雾,水雾一敛,一颗颗雷珠出现,密密麻麻,齐声轰鸣,这是由一元重水转化为钧天都篆水雷,刹那间全部暴发,事情发生得电光石火,独孤道人刚刚躲过一元重水,才现出身来,雷珠已经暴发。

    幸亏他是化神修士,又是一缕神念所成,加上法力已达到法我如一的程度,很是吃了一个大亏,身外金碧光华波动不已,左铃人看不出奥妙,但莫闲却看了出来,波动是法力自主反应,在化解巨大的冲击力,要是换一个元婴来时,即使法力是他十倍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身外护体灵光的破碎,而他仅是口鼻之喷出真火,护体的金碧光华看着似要破,却支持住了。

    莫闲暗赞,他的实力已不弱于化神修士,但对元气的控制上,还有法我如一上,还是不如真正的化神修士,钧天都篆水雷是由一元重水所化,他要处于对方角度,恐怕不如独孤道人,好在他占据了先手,一招先,招招先。独孤道人要反败为胜,恐怕不容易。

    独孤也暗暗叫苦,他先前还轻视莫闲,出手只是试探了一次,不料却被莫闲抓住了时机,一着不让,打得他透不气来,眼看钧天都篆水雷*过去,他松了一口气,手神通动念即发,谁知莫闲不给他机会,雷珠还没有爆炸结束,海水沸腾了,由下而上,浮现出一座冰山,上面长达数尺的冰棱如狼牙一般,而头顶上也出现了一方冰块,上面也是犬牙交错,往间就下来。

    他一见,仰头朝天,喷出一团真火,火作金碧色,一出口,迅速变大,待到了冰块时,已扩大到冰盖的分之二。同时手指往下一指,一条金碧光华射出,一触冰山,立刻发生爆炸,刹那间,火焰爆炸声响成一片,将两方冰山一阻,身体化作长虹窜出了冰山的范围。

    刚出了冰山的范围,回头对莫闲一望,这一目碧眼天罗,在莫闲眼幻成一张光网,直罩上来,与此同时,莫闲也发动了,海水升起一只大手,直向对方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同时发动了攻击,又同时消失,光网和大手都扑了一个空,但都没有消失,光网一转弯,继续向莫闲追去,这就是独孤的法我如一的体现,而大手也转了一弯,变抓为拍,这是莫闲掌握了权柄的代表,相对来说,莫闲占了优势,因为在海上,整个海洋从理论上来说,如受莫闲的控制,两人都是动念即发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光网罩了过来,他眼突现符箓,将缕缕法力运行看得清清楚楚,手一指,一缕幽光出现,化为符箓,迎着光网,符箓与光网一相遇,两般法力如同有生命一样,互相纠缠,双方都觉得法力失控,轰的一声,光网散作无数烟花,向四周散去。

    而独孤道人也放出一道金碧光华,迎向大手,大手一怔,转眼间被金碧光华浸染,轰的一声解体。

    独孤道人一看事不可为,想抢九龙聚煞幡和白玉京已不可能,除非打败眼前的莫闲,但打败他并不容易,他也是一个决断的人,当即化成一道金碧光华:“莫闲,你给我等着,迟早有一天,我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余音袅袅,人已在天边,莫闲和独孤交锋,实际上很快,快得连左铃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独孤道人已走,莫闲也没有去追,他是占了上风不假,但这是地利,在海面上施展,莫闲的玄冥身神完全放开了手脚,借助茫茫大海的威能,要是追上去,莫闲不知道会不会遇到陆地,再加上他占了先机,但追上去,先机由他不由莫闲。再说,杀死一个分身也动摇不了他的本尊,还且还要付出大力气,所以莫闲没有去追。

    左铃人前来拜见,莫闲见石筱怜手拿着一柄剑,心一动,手一抬,剑凌空飞起,抓到手,石筱怜等人愣住了,莫闲拿在手,微微感应了一下,问到:“此剑是从那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回师伯的话,此剑是左铃姐收了一个叫沐雨剑的修士的,左铃姐给我的,说此剑本质很好,内部毒已被雷火纯化。”石筱怜老实的说。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,说:“此剑是一把毒剑,毒素虽纯化,但以冰剑炼入毒素,得不偿失,我来将之纯化一下,以一元重水来洗剑,巨大的压力不仅转化毒素,形成一种阴性寒毒,更能重组剑的结构,使之更合理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着,手便升起一团黑亮的水球,他现在是玄冥化身,对水控制因为权柄使然,得心应手,一元重水滴在剑上,灵水银一样在滚动。剑立刻弯了下去,吱吱作响,众人见剑上冒出一缕缕灰色气雾,莫闲很手剑一抛,接着将手那团一元重水往空一洒,剑出现在水的心,水变成薄薄一层,剑似乎在**,众人肉眼可见,剑缩小一套,这由于巨大的压力下,剑身微粒更加紧致所成。

    莫闲见差不多了,招在手上,微一凝神,剑上泛起冰光,随后将剑送给了石筱怜,那团一元重水已减少了大半,莫闲手一翻,就要将此水混入海洋。

    “师傅,能不能将一元重水给些我?”左铃发声了,自从一元重水出来,她就盯在上面,冰魄宗是玩冰玩水的行家,但一元重水却也没有,见莫闲要将之化去,左铃便开口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