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种生物围绕着龙鲸,不住撕下一块块肉,可怜龙鲸没有料到这么多史前怪兽都聚在它的周边,一个个牙尖嘴利,龙鲸发出了巨大的吼声,一边拼命挣扎,想逃出包围圈,哪里能逃走,弄得周围血色一片。

    龙鲸的吼声越来越小,渐渐沉寂下去,不一会,一头巨大的白骨出现,沉了下去,莫闲心一动,掌佛国一下子罩住了它,将之收入掌佛国。

    这龙鲸骨骼坚硬无比,不下于天材地宝,当然不能浪费。随后,白泽图一卷,精怪纷纷虚化进入白泽图。

    莫闲收了白泽图,身体迅速向上,过了许久,还是一片水光,根本看不到头。正在踌躇间,眉头一皱,从四面八方来了无数的妖物,只有少量的化形,大多数都没有化形,莫闲一见,头皮发麻,数量也太多了,黑压压的一大遍,化形妖物手拿着刀枪,没有化形的妖物依据自身特点,一窝蜂向他扑了过来。不是说他们功行有多深,莫闲看来,最高不过妖丹期,大部分筑基还没有完成,在莫闲眼不值一提,但架不住人多,那数里不知有多少万只,就是莫闲,一不留神,陷入重围,对方即使站着不动,恐怕莫闲也杀不完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想祭起白泽图,但转念一想,身体一摇,血蟾剑出,身剑合一,化作一道数丈长的血光,在四面妖物未合拢之前,便闯了出去,有个别妖物想阻拦,但莫闲已经到了剑生次元的程度,剑光一过,阻拦的妖物断成两截,紧接着化为血水,一切都在毒素信息下崩解,剑光已经远去。

    但妖物们好像根本不怕死亡,合在一处,浩浩荡荡向莫闲追去。莫闲闯出了包围圈,剑光陡长,刹那间长达数十丈,划破水,后面拖着长长的尾迹,向着感应的方向而去,在尾迹之后,是庞大的妖物群,越拉越长,在这里显示出各妖功行上的差距,但妖物们功行怎么比得上莫闲,不一会,便不见了莫闲的身影。

    感应越来越明显,终于在水见到一根天柱,周围灵气也一下子丰富起来,在此周围,有无数的水生物,莫闲好像看到了一座山一样,无数的根须延伸着,蠕动着,周围的生灵都开了灵智,一见莫闲来到,一个个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莫闲根本不管它们,直接向那株神木飞去,到了一里范围内,树已大的看不清模样,莫闲好像陷入根须的丛林,奇怪的是,莫闲横冲直撞,居然没有碰到一根根须,那些根须都让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东西在等待他,只是向前飞去,眼看一剑就要扎入树干之,突然一道幽光闪过,莫闲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莫闲眼前一亮,发现自己在一遍荒原上,远处崇山峻岭,天空一片昏黄,地面也是一遍昏黄,终于闯过了天水境,天水境有那么多妖物,倒出莫闲意料,可是就没有什么高明的妖物,这是什么原因,难道离恨天宫的上使就是从它们之选拔?为过才第层,那么第四层,看样子一片黄土,就叫它厚土境。他不知道,此境正是厚土境,莫闲功行到此,自然性光圆融,一言一行,不自觉间符合的真实的情况,这是他道行的体现。

    厚土境有没有妖物?莫闲现在已明白,只怕离恨天宫的真正的主人会在第九层,其他八层各自呈现独特的面貌,他正在思索,隐隐感到一个方向,似乎是灵气的心,莫闲知道那是神树贯穿此空间,此神木不仅支撑起这个洞天,塑造了洞天九层结构,还从混沌吸取养分,转化灵气,以供这里的九层空间使用,肯定有一步登天的方法,但他只能一层层的上去,估计这也是这里主人所乐于见到。

    此境为土行占优,正合他意。他的土行在这个世界突破的,金刚山拔地为山,封山神土行郞,使他对土行认识超过水行,仅次于火行,正在沉思间,头顶上传来扇动翅膀的声音,他抬头一看,并不认识,但像一头鹰,不过有二首,而且,羽翼展开,过到了五丈,像一头大鹏,正在向莫闲俯冲下来,两头眼睛闪着精芒,但奇怪的是,一头的眼睛呈红色,似乎有一团在其燃烧,而另一首的眼睛却闪着金芒,两只爪子上,亮着数丈长的紫芒,从天空直冲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一声冷哼,他的血蟾剑出,血光一闪,倒卷上去,剑生次元,他一上来就下杀手,以一剑破万法之势,下手根本不给这双头鹰机会,血光一过,紫色的劲芒一分为二,如热刀切奶油一样,直接剖开,并连带它的身体也分成二半。

    莫闲一抬解决了双头鹰,收回血蟾剑,刚要抬步向感应方向而出,脸上突然变色,天空之传来鹰唳之声,莫闲抬头,黑压压的一大群双头鹰,不仅爪子上紫气数丈长,两个头也分别吐出火球和酸液,像雨点一样,朝莫闲覆盖过来。

    捅了马蜂窝,莫闲脑一闪而过,他没有功夫和它们纠缠,身体一扭,消失在当地,无数火球酸液立刻覆盖下来,轰鸣声不绝于耳,整个地面变得千疮百孔,而莫闲却借土遁而走,在数十里外他现出身来。

    他刚走,一道遁光已落在那处,遁光一敛,一个鹰钩鼻子,眼睛锐利如刀的男子出现,伸手一抓,抓住了空气一点风尾,放在鼻子跟前一嗅,冷冷说道:“想跑,惹了双头鹰一族,即使你到天涯,我也要将你抓住,用你的血肉祭典我的孩子,奇怪,好像有主人,命令我们搜索此人,传令下去,不论谁发现了此妖,立刻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冲霄而起,而双头鹰群也向四面八方而去。而在第九层的宫殿,悬着几面镜子,镜子正是莫闲,有一面镜子正对着那个鹰族男子,来兊脸上浮现起微笑,自言自语说:“妖怪多了,不听话了,正好替我清理一下,在天水境,你居然跑了,妖怪没死几个,在厚土境,我看你往什么地方逃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