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刚出地面,眼前泥土炸开,从地下钻出一条硕大无比的蚯蚓,从口?12??排泄出大量的泥土,转眼堆成一座小山,莫闲刚才就是因为前面有东西,才不得已从地下钻出,在地下没有看得清,就是出了地面,这条大蚯蚓小半截钻出了地面,莫闲差点没有认出,仔细一看,才恍然大悟,一股独有的腥臭味,才让他想起这是一条大蚯蚓。

    他不想与此物发生冲突,身体一偏,就要绕过蚯蚓,如果蚯蚓不与他作对,他也犯不着杀了这条蚯蚓,他进入离恨天宫,并不想多杀伤,至于这条蚯蚓以后命运怎样,这就不是莫闲所关心的。

    他刚刚从蚯蚓身边通过,身体一阵发麻,莫闲根本没有想,身体已动了起来,刹那间,人影开始模糊,空气传来一声响,这是莫闲的身体瞬间突破音障的表现,大蚯蚓张开了口器,两排钢牙如刀轮一样,向他吞了下来,不过只吞食了他的虚影,直接一头扎入地下,莫闲已出现百丈外。

    他招出血蟾剑,在身体上下盘旋,他没有弄清楚,是蚯蚓攻击他,还是仅仅是巧合。因为他没有感觉到强烈杀意,难道只是蚯蚓进食泥土的本能,莫闲的运气不好,刚好在它的路径上。现在蚯蚓已经扎入地下,留下莫闲在警惕观看着四周,虽说莫闲也会土遁,可那是一种遁术,在土遁期间,不可能出手,如果追入地下,那是蚯蚓的主场。

    他又一次将虚相空间展开,在心灵层面上,身体各种感官成了信息捕捉的通道,源源不断的信息在心灵层面上展开了模拟,周围一切似乎透明了,大地极轻微的震动,还有极其微弱的腥臭味等等,一点不落在心灵展开,现在和虚相空间又一次重合,虚相空间虽然好,但它必须耗费大量的精神力,莫闲不可能随时展开,空间展开的时间长短,不仅与空间展开范围大小有关,还与周围信息量的多少有关,信息量少时,莫闲展开的时间可以很长,但信息量多时,甚至能引起精神力崩溃,而信息量的多少,在展开时,并不能预测。

    好在此时,信息量比较少,模拟起来很简单,莫闲笑了,笑意带着森杀,他往后一步,足有数丈,他刚退了过去,地面轰的一声炸开了,那条蚯蚓的身体小半窜出了地面,口器之钢牙向乱刀轮一样,但却落了一个空,而莫闲的血蟾剑却出现蚯蚓身畔,蚯蚓身上荡起一层土黄色,却没有用,剑生次元,次元无数物质刚成形,又崩溃,而且间无数信息形成了毒素,侵入它的体内,所到之处,纷纷崩溃,剑光飘然而过,说不出的潇洒,却带来了死亡,蚯蚓与其他高等生物不同,即使截成二段,依然可以成活,成长为二个个体。

    硕大的蚯蚓翻滚着,想摆脱它的命运,但全身处处开始的溶化,它的数个环形心脏已将毒素通过纵血管引向全身,全身都出现了溶血,迅速变成一堆巨大的血水混合物。

    这条蚯蚓一死,大地深处传来一阵次声,莫闲接收到这个信息后,脸色一变,不想又得罪了一族,蚯蚓一族,无数条大大小小形如巨蟒一样的软体蚯蚓开始向莫闲所在地而来,大地出现了颠簸,莫闲一见形势不妙,驾起遁光就要逃离,不想刚要逃离,头顶上方传来翅膀扇动的声音,一群双头鹰发现了莫闲,一个个喷吐着火球和酸液,爪子上带着紫气当头就抓到,莫闲陷入重围之。

    莫闲眼煞气一动,身与血蟾剑化为一体,一道血光冲霄而起,凡挡在他的前面的双头鹰,剑光一过,化为血水落下,而莫闲却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谁知飞行水过数十里,四周的双头鹰都向这边赶来,一个黑衣鹰鼻满脸阴骛的出现在莫闲的面前:“哪里走,杀了人,就想走,没有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莫闲一眼看出他的本相是双头鹰,很是奇怪,他应该修行了大鹏法相,但其他方面却一塌糊涂,这是怎么回事,连最基本的法诀都不懂,但又在一个方面很强,绝不是自己修炼,他应该有师傅,但这个师傅却使他向一个方向发展,战斗力是极强,从修行角度看,还不如自己摸索着前进,他的功行却是妖婴,这个发现令莫闲有些动摇,因为他在离恨天宫外,看到的离恨天宫的人,最高不过妖丹期,他对自己判断有了一丝怀疑,他以为天水境也好,厚土境也好,它们应该是离恨天宫的基础,离恨天宫使者应该出自九层空间,但有妖婴出现,令莫闲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莫闲淡淡地说:“他要杀我,死得活该,倒是你,我有点兴趣,你怎么没有被你的主人选?”

    莫闲在用语言试探他,难得有一个妖可以和自己交流,哪怕是敌人,在对话,他总应该透露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“好,好!你杀了我的幼子,还胡说什么我的主人,你去死吧!”他说着,手出现一个鹰爪,朝着莫闲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闲脸上露出冷笑,他手出现了紫竹杖,往外一架,白莲朵朵,他一爪打在一朵白莲之上,白莲架住了他,莫闲随即进步,手紫竹就是一杖,正敲在他的手上,莫闲是何等力气,虽然未尽全力,也有一龙之力,只打得他大叫一声,手鹰爪呼的一声飞了出去,他自身捂着手,身体一路旋转,转到数丈开外,才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取他性命,因为还想从他口了解一下情况,见他如此,摇摇头:“虽有妖婴的实力,但只能发挥出一二,你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莫闲这样的话,肺都气炸了,一声鹰唳,轰的一声,头顶上方显现一尊法相,其大有数十丈,是一头金翅大鹏鸟,大鹏鸟一现,翅膀一扇,立刻起了一天大风,旁边的双头鹰站不住,纷纷随着大风飘出了至少十里外,一爪向莫闲抓去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