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的举动倒让来兊吓了一跳,莫闲居然收了鹰眺做了坐骑,这种行为?21??像不像一个妖族所为,他心不由泛起这种想法,但这个世界难道有人,还是他是无情宫的人,一时间他脸上迟疑不定。

    地下波动不已,但莫闲飞在天空,虽然那些蚯蚓恨不得莫闲坠了下来摔死,但愿望就是愿望,莫闲乘着鹰眺朝着灵气越来越盛的方向而去,看到了一截树干,冲天而起,倒没有什么根须,其粗无比,如不留意,只当一座山峰,拔地而起,冲入云霄深处,周身泛着淡淡的青色灵光。

    那些大地波动到却戛然而止,显然神树在妖物的心很神圣,连胯下的鹰眺都迟疑了:“主人,此地是生物的圣地,我直飞过去,对神灵不敬,还是远远旁观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一颗神木而已,给我直飞,冲过去,就是另一方天地。”莫闲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神树,坚硬得很,撞上去可是要命的。”鹰眺害怕了。

    莫闲冷哼了一声:“怕什么,一切有我!”

    眼看着黑影越来越大,吓得鹰眺闭上了眼睛,但他忘了,一个妖,特别是他已达到妖婴层次,看东西不一定要用眼睛,神识也行,闭不闭眼睛,实际上没有区别,在神识感觉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幽深的洞,一头扎入洞,眼前一花,再睁开眼时,已到一个新的天地,这个天地,根本没有大地和天空,一切都飘浮在天空。

    鹰眺好奇问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莫闲感到一股锐意,抬头看时,只见周围有无数的金刀出令人眩目银光,在按照一种玄妙方式在运行,灵光一闪,说:“这是金刀境!”

    “金刀境,妈呀,那么亮晶晶的东西都是金刀?”鹰眺这才明白过来,顿时叫了起来,吓得拍翅想逃,但一看四周,都是金刀,显然吓住了:“完了,肯定触犯了神木,要乱刀分尸了!”

    莫闲在心灵又一次将虚相空间展开,这一次只有身边数丈,他看得出,这满空的金刀实际上很少,大多数是元气虚结出来,在他身边肉眼可见的范围内,也就是十几把金刀在飞舞。听到鹰眺吓破胆的声音,不屑地说:“不知你怎么修到妖婴期的,十几把金刀就将你吓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十几把金刀?”鹰眺不信莫闲的话,眼看到满空的飞刀,心一个念头,怎么会是十几把的金刀。

    莫闲摇头:“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的,连一点常识都不知道,眼睛最容易欺骗,用神识观察,其区别很明显,真的金刀与假的金刀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提,鹰眺的神识喷薄而出,果然一目了然,真的金刀凝实如一,神识几乎无法透入,而假的金刀明显的弱得多,他正在高兴,却听到莫闲叹息道:“哪有像你这样运用神识,算了,你已引动金刀阵,神识不是这样用的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着话,随手一光把怎样运用神识的知识传入他的脑,见金刀带起漫天刀光,一齐攒射而来,他连带鹰眺一起,阴阳遁一起,立刻置身于阴阳不测之地,无数刀流呼啸而过,鹰眺感到自已好像处于一种高调整,身边一切由近到远,呈现一种奇特变化,远处刀光如飞,而越靠近身边,度越慢,甚至身边的刀光几乎陷于停顿,这是怎么回事,他一下子懵了。

    莫闲控制他从容在刀光穿行,鹰眺问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莫闲淡淡地说:“告诉你也不懂,在外面的人看起来,我们根本没有动,这涉及到时间空间的运行,飞刀不能突破时空,那就对我们无效,你除了法相之术还能看看,其他的方面都是一塌糊涂。好了,不要想了,这几把刀不错,已是法宝级别,看来,在此境,有人故意借此境的锐金之气,使这些刀相互击刺,此法虽然慢,也是一种非常省事的炼宝方式,只要将飞刀粗坯置于此境,一千年二千年,终究能变成法宝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法宝,鹰眺的眼睛亮了起来,口水只差流出来,他虽然修到妖婴,但一件法宝也没有,而妖族最原始的方法,就是寻找到一块天材地宝,慢慢温养,使之能成为法器法宝,可是天材地宝在厚土境,鹰眺就没有现,倒是莫闲杀了蚯蚓王,倒得到一块戊土精华,可以算是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“主人,能不能收了金刀,既然是法宝,我修行这么长时间,还没有见过法宝。”他一个头说着,另一个头张开了嘴巴,想啄住一把金刀,金刀看起来几乎静止,偏偏他的鹰嘴穿过了金刀,如似金刀是虚影一样,“怎么会这样?”鹰眺弄不懂怎么回事,莫闲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“也罢,过了几层空间,也该收一些利息。”莫闲说着,身体一顿,鹰眺顿觉身体微一恍惚,身体泛起的危险信号,身体好像置身于无数尖刀之,而且,这些尖刀都指向了他,眼前光华骤变,刚才还缓慢的金刀如同闪电一样,各自沿着玄妙的轨迹,齐齐射来。

    莫闲对这些刀光好像不在意,他伸出了手,这是轻轻一点,以垂直方向,点在一把金刀背上,这柄金刀的轨迹生了一点偏移,就这一点点偏移,在莫闲的四周响起一连串的碰击声,所有的金刀一下子乱了套,这一点,早在莫闲的心灵的虚相空间生,接着便在现实生。

    鹰眺却瞪大了四只眼珠,他不明白莫闲是如何做到的,手只轻轻一点,金刀便乱了套,空间无数刀光齐唰唰的一乱,接着消失,而那十柄金刀却撞在一起,光华也敛起,刹那间,一切好像停止了。

    鹰眺一看,双只头喷出紫色的丹气,只一卷,两把金刀被他的丹气卷起,莫闲一笑,先天阴阳一气大擒拿手现,那十五把金刀落入莫闲的手。

    来兊也看得目瞪口呆,怎么会这样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