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每个毛孔,都似乎有着极其细微的闪电,可苦了鹰眺,虽然没有???的伤到他,但他感觉到自己背上仿佛一座雷电之山,心肝儿吓得呯呯跳,不过,他记住了莫闲先前的话,生灵成妖,超脱种类,不能再为血脉所限,刚听到这话时,简直是醍醐灌顶,莫闲不知道,他随口一句话,对鹰眺来说,简直振聋发聩,使他修行找到了方向,他对莫闲的恨意进一步减少,崇拜之情倒是由然而生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这一点,就算他知道,也不放在心上,鹰眺的恨或敬佩,又与他何关,他目前正处于一种蜕变之,他感觉到他来对了,先是明了法我如一,天地间万般变化,归结到自我意识上,意识分化和延伸,各有巧妙不同而已。现在,又明白了雷电实质,雷池万般雷霆,包括万化雷水,只不过是阴阳相搏的结果,雷电法则,归根到底,只不过是阴阳法则的一个方面,世间的一切,怎能逃过阴阳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一眼看到雷池,令莫闲大受其益,在法术,唯有雷法称雄一切,其带着极大破灭之机,也带着极大的生机,莫闲入遇仙宗不久,便修了一门雷法神霄雷法,其已囊括一切,但终究是对雷法没有深入理解,用来欺负比他境界低的修士还行,今日一见这雷池,他终于明白雷法的根本,雷法不过是阴阳枢机而已,阴阳动,雷随之而动,可以说,天地之间无非是阴阳,而雷法带有普适性,以前施展雷法,则存思神霄雷将,变神而出,调动阴阳二气,才形成雷霆,现在则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以前这具化身对雷电有着天然畏惧,并不愿使用雷法,现在他随意而发,都可化作雨露雷霆,他笑了,目光开合间,雷电自然成形,他看着前方虚幻的雷池,伸出手去,就要收取这个雷池,还没有等他收取,天空开眼了。

    来兊从镜看到这里,脸色阴沉,不能让他这样下去,他手一伸,凌空抓出,莫闲顿觉眼前一花,他不知道,来兊再不允许他一层层的游历,他通过镜子看到,莫闲不仅没有多杀伤妖物,反而在每一层都有所获,不能再让经历苍木境和虚无境,直接将他摄入九天境,也就是他所在的这一层,也是九层最高的一层。

    莫闲和鹰眺只觉眼前一花,一片蓝天白云,置身在天空,向下看去,用尽目力,只见白云朵朵,根本看不到底,眼前一大片白云,有一座宏伟的宫阙。

    说是一座并不确切,而是连绵不尽,间五座高耸的大殿,按五行排列,外围有十二座类似小城一样,间有十座小城,构成了庞大的宫殿群,这些宫殿群全部建筑在白云上,这十二座小城按地支排列,而十座小城却按天干排列,本身就是一座大阵。

    莫闲这才明白,为什么叫离恨天宫,眼前这一切,不是天宫又是什么?

    鹰眺哪里见过此种情形,直接呆住了,莫闲把他一拍,他才醒悟过来,他终于明白了,自己是坐井观天。

    莫闲飘然离开了鹰眺的背部,鹰眺摇身一化,成为一个黑衣鹰钩鼻子的年人,一脸阴鹜,站在莫闲的身边。

    从五行殿间的厚土殿,抛射出一道金光,金光一现,不知怎么回事,一个老年人出现在莫闲面前。

    他一身道袍,头上星如意冠,身上紫绶仙衣,大袖飘飘,有神游八极之表,他行了一个道礼,一身正气:“贫道来兊有礼了,欢迎妖族智者莫闲大驾光临,智者从天宫第一层一路上升,现在在第九层九天境,还有两层我自作主张,直接将你们摄入九层,智者可不要怪我!”

    莫闲还礼,正宗的道礼,来兊眉头微微一皱:“你是无情宫的?”

    莫闲的道礼使他产生误解,在他印象,这个世界除了他,就只有无情宫还保持纯正的道礼。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:“我与无情宫没有任何关系,你是离恨天宫之主,奇怪,身上没有一点妖气,难道你是人?”

    从他们开始见面,一团和气,倒让鹰眺产生误解,以为莫闲只是寻师访友,不知道两人是你死我活的关系。

    莫闲一句话,让来兊脸色一变,他的目光立刻集在莫闲身上,陡然笑了:“原来你是一具化身,妖身粉碎后重组,你到底是人是妖?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,让鹰眺一头雾水,可能觉得鹰眺碍眼,来兊袍袖轻拂,莫闲见此,微微一笑,手一牵,将鹰眺送出,鹰眺只觉眼前一花,再看自己虽然在九天境,但已看不见天宫,他一急,不过随即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耳边响起莫闲的话:“你功行太低,我们如果动手,肯定会伤害到你,我将你送出去,不要着急,事后我会找你。”

    鹰眺不知道,他逃过了一劫,刚才来兊一拂,看似不经意,但鹰眺所在,立刻光影错乱,他如果不是莫闲送出,此时恐怕已经消失在这个世间。

    “我的本尊是一个人,不过不是这个世界,我游历天下,来到了这个世界。”莫闲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个世界与别的世间之间的传送阵早已损坏,你怎么可能来到这个世界?”

    “我的目的地根本不是这个世界,在传送出了点问题,流落到这个世界,我还以为这是一个纯粹由妖组成的世界。到现在才知道,还有离恨天宫和无情宫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错了,你居然是人,我说妖族在我的收割下,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存在,你居然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收割妖,出了什么事,离恨天宫这么大,还有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除了我一个人,没有其他人,唯有我孤独的生活在世间,你杀了两个离恨天宫的使者,杀了就杀了,你和我一齐干,斩妖除魔,却是一件大功德。”

    “功德?”莫闲摇摇头,“只怕是罪业!”(。)!!本站重要通知: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无错误、,会员同步书架,字大小调节、阅读亮度调整、更好的阅读体验,appxsyd(按住秒复制)下载免费阅读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