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说什么,作为人类而言,斩妖除魔,不是功德是什么?”来兊吼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心坚持,自从数千年前,那个元婴修士坐化,他心就仇恨妖族,所以离恨天宫的妖,只是工具而已,而被诱惑进来的妖,都魂飞魄散,而他们的感悟都成为他的养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对人族而言,斩杀妖魔,有大功而无过,修行人不得不考虑功德事,但你忘了,你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世界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妖的世界。功德,不在于个人,而在于群体。有功于族群,方才有功德。在自己族群内斩除异类,属于帮助自己的族群更好的发展,如此,这些善行才会有功德而言。而这种功德则是你的族群赐予你的。一句话,功德在人心,完全是后天事,在人类之,你斩妖除魔,自是功德事,但在这个世界,你之所行,已完全违背了此原则,除了你自己认为功德事,哪里个妖这样认为?”莫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莫闲对功德的思考,早在修道之初就思考,他是一个杀手出身,按照常人的说法,自是恶行累累,哪有功德而言,但潜虚子却告诉他,杀手不是没有功德,除恶即是扬善。

    他与阎罗殿有仇,恰恰是抱着这种想法,后来,佛教也说功德,其就有“诸恶不作,诸善奉行!”

    莫闲却对这句话嗤之以鼻。因为佛教有时善恶自己都搞不清,杀生是恶,但为了救人杀恶人呢?这名话蒙蒙普通百姓可以,但在莫闲眼,却是一个伪命题。

    后来,在禅宗,见到这样一句话:“见性是功,平等是德”才恍然有悟,什么是德?德就是平等,不管什么种类,正如庄子所说,万物齐,一个人有了平等心,他才能平等对等一切,在修行,才能见到自己的本性。

    在回过头,看看世俗所言功德,他终于明白了,有功于社会、族群,方才有功德。这种功德则是你的族群赐予你的。甚至帮助其他的种族,造福整个自然界,也是有功德的。但对于单个的人或是某些群体而言,你只要没有妨碍到整个族群的发展和进步,就不会损失功德。即便是损了功德,也可以弥补回来。

    可以这样说,功德是相互抵消的。为了养活族群,需要开垦荒地,但是这样就会损害到当地其他生物的生存,如此自然会损失你的功德,但是另外一方面,你的族群,会因此庇护你、给予你功德。

    小行不损,大德不亏!

    功德存在,完全依据智能生命的群体之心,如果一个世界有两个种族,其一个种族对你无比怨恨,但他消亡了,而你却是另一种种族的英雄,你根本不受影响,功德亏损也就无从讲起,因为弱势种族给你的业力早就被强势种族的功德所抵消。

    所以,功德分为功和德,德为功服务,见性是功,佛家先贤早就说明白了,唯有平等智,才有见性,超脱后天,而成就先天,先天者,故名思议,先天地而生,何来功德?故此,功德是后天事。

    修行过程,修者一般都注重功德,说到底,都是为了见性。

    莫闲自从明白了这个道理,只要他不是十恶不赦,就算杀几个人,已不会影响他的心性,那些和尚说的那些因果,那些功德事,在他心已不起什么波澜,就是佛祖在面前,他也无畏,他真的明白了,为什么说,佛来斩佛,祖来斩祖,要是换一个人,恐怕只能口头上说说,当真的幻像来时,他心会有迟疑。

    莫闲语音虽淡,像惊雷一样,来兊虽为还虚修士,可从来没有听过如此之言,他在金丹期时,因为师祖师傅过早离开,再加上那位元婴修士心怨恨,来兊不觉心早对妖族产生了敌意,一切做法他都认为是对的,都有功德,但莫闲一段话,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他心两种互左的想法在冲突,不知不觉,引发了他的心魔,他哇的一口喷出了鲜血,双眼赤红: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滂礡的压力一样子加诸莫闲身上,他的道心沦丧,为了他自己,他一定要杀了莫闲,好像只要杀了莫闲,那些言论就会消失,他在心目自我催眠,修行者,本身就是借假修真,只要他杀了莫闲,心魔头便压抑下去,他会获得喘息之机,借此重塑道心,达到破而后立的效果。

    莫闲一下子动弹不得,好像身上压着一座大山,这不仅是法我如一,而是虚空自见真实,在法我如一的基础上,法域已成,好像无所不在,如果光是法我如一,现在的莫闲有把握破除,但自己卷入他的意识构建法域之,已完全脱离了真实世界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响亮,从来兊身上走出了两位神灵,不对,一位是神灵,一位却是心魔,心魔狞笑着向莫闲扑去,而另一位明显是他心幻出的神灵,披发、黑衣、仗剑,蹈龟蛇,却没有向莫闲进攻,而是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这位是荡魔祖师,他幻化出来作用是为了斩魔,但心魔和他不相上下,所以他等待机会,只要心魔一扑到莫闲,他会连同莫闲一起斩落,借荡魔祖师斩杀心魔,暂时压制心魔,心魔虽被荡魔祖师斩杀,但他会复活,不过到那时,来兊调整过来,已重塑道心,纵起心魔复活,他也不惧。

    就在来兊认为莫闲应该束手被斩之时,莫闲身上爆出一团清冷的光辉,莫闲突然动了,指月玄光,直袭向心魔。

    莫闲在他的法域之,是不能动,因为莫闲已被他无形的法力死死缠住,但他没有想到,莫闲身上有太阴镜,而太阴镜在莫闲的灵台深处,只要莫闲一念,就足以调动他,虽然还没有完全祭炼成功,但搞个突然袭击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指月玄光一出,莫闲一下子感到轻松,而来兊一瞬间不仅是心魔,连同本体都陷入那种虚幻的大道之,莫闲身上蓝光一闪,雷电喷薄而出。(。)\+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!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说内容,体积小省流量,无广告,查找小说更方便,快来jialishi(按住秒复制)下载手机客户端】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