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就战胜了指月玄光的幻境,然而,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莫闲身边一切都笼罩在紫色的雷霆之,这是他的神霄雷法,不是他第一次以化身施展,因为见识了雷池,要是收了雷池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雷电轰鸣声,法域一下子被打破,说起来还是有心魔的功劳,心魔的出现,来兊的实力出现较大的波动,法域也是一样,所以一下子被雷法所破。

    莫闲也不恋战,身体化作一道长虹,直接向鹰眺所在地方而去,他准备运用太阴镜,准备将他和鹰眺收入太阴镜,太阴镜自然融于时空之,这是莫闲的最后的保命手段。

    鹰眺在原处东张西望,正在这时,天边一道长虹破空而来,后面跟着一天烟云,铺天盖地,显现出一只大手,速度居然比长虹更快。

    鹰眺一望之间,顿时神魂欲飞,吞了一口吐唾,他隐约猜出真相,不由得小腿肚发抖。莫闲一回首就是一道雷光,千丈雷光横亘而去,轰的一声,大手一滞,莫闲又下去数里。

    来兊像疯了一样,两般化身如流星一般,掩映在烟云,他的本尊化为一天烟云,和化身合在一起,就追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幸亏及时以指月玄光让他弄得一瞬间恍惚,脱了他的法域,现在更是在他的法域之外,虽然他施展法我如一,但莫闲也不是弱手,初步领悟了法我如一,如闪电一般逃离,他的速度虽然快于莫闲,但莫闲的神霄雷法经过雷池一悟,动念即发,威力大得惊人,虽不能杀伤来兊,但也足以使他感到威胁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到了鹰眺身边,鹰眺早就想逃,可惜身体不听他的话,他知道这是莫闲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逃到此处,就可以走得了吗?”来兊阴恻恻的声音从漫天阴云传出,阴云一敛,现出身来,喝到:“劣徒,连为师都不认识了吗?”

    鹰眺身体一抖,看着来兊幻化成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是传我法相之术的师傅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我,此间完全是我的,我在厚土境看到你,施展*增加你修为,传你法相之术,你有出息了,居然做了他人的坐骑!”

    “师傅,我打不过他,被他所俘,才做了他的坐骑,到现在还身不由己。”鹰眺想说莫闲还杀了他的儿子的事,转念一想,便没有出口。

    莫闲面无表情,他早有感觉,看来来兊传他法相之术,本身就是存在利用的嫌疑,从他留有后门可以看出,他已准备好发动太阴镜,来兊的心魔却在不远处停了下来,眼光一瞄离他数十丈的荡魔祖师,心魔本身很狡猾,先前扑向莫闲,那是他刚产生不久,这一会,他越来越向一个人了,长得和来兊一模一样,眼红光已收敛。

    在他了指月玄光的瞬间,和本体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联系,要之前他被斩出来时,来兊很小心,根本不知道一点关于来兊的信息,然而,指月玄光却将他和本尊联系在一起,共同陷入虚幻的大道图景,就在那一瞬间,他知道了许多事情,而到本体怀有深深忌惮和恶意。

    他开始提防荡魔祖师,所以他只是在距离莫闲不远处停了下来,好像在看莫闲的破绽,但他知道,自己身后有着一个杀手,如果莫闲死,在那一刻,说不定就是他陨命之时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想到发生这样的变化,来兊也没有想到,他此时正在劝说鹰眺,莫闲心冷笑,以为鹰眺是一个呆子,他不说话,只是看着。

    鹰眺说到自己受莫闲控制,来兊笑了:“不妨事,我替你解除!”说完法域一下子将鹰眺卷入其,他脸上一白,露出惊讶的神情,他没有想到,莫闲的手法如此高明,不过难不倒他,他法我如一的法力一过,直接暴力破解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莫闲的符箓直接勾连了鹰眺的法相,混入法相之,法相之术,本是存思而出,渐渐形成无数符箓,显现于人面前,发挥无尽的威能,既然深入法相,和符箓混成一团,哪是他暴力所能破除得尽的,莫闲的符箓深深藏在鹰眺的体内,而他自以为根除干净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站在一旁。”来兊说。
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鹰眺恭敬地站在他身后,眼睛露出一缕寒芒,随即消失,鹰眺对两人都没有好感,莫闲以他为坐骑,而来兊却想控制他,相比较起来,他更倾向于莫闲,因为莫闲以他为坐骑,但对他的问题都以诚相待,他才明白他所处的状况,而且莫闲也指出他修行的短板,并告诉他修行的方向,在这点上,他所谓的师傅,却在法相之术做了手脚,如果不是莫闲,他还蒙在鼓。

    这点却是来兊没有想到的,他修为高绝,但经历的世事毕竟少了,一直以来,都没有出过洞天,只是有时派化身行走世间,也只是匆匆一过,世间本没有人,妖又处于原始状态,他并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世间没有明,相对来说,心灵就比较纯净,应该能助修行,可是他在金丹期就被现实所教育,后来又独自一人,孤独的生活在洞天的九天境之。所以他没有想到这些。

    “莫闲,你的死期到了,不要恨我,怪就怪你助万般梅建立什么妖盟,你已无路可走,本来不必去死,但你居然胡说什么功德,你现在不死不成。”来兊说着,意念催动心魔,发起致命一击,心魔一怔,不自觉地反抗,他大吃一惊,还没有明白什么回事,心魔陡然回头,如风卷残去一样归体,接着荡魔祖师也跟着他归体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想不到你心魔丛生,何别与我过意不去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不更好!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心魔归体,对他来说,更是打击,莫闲也弄不懂,他的心魔怎么归体了,难道他有什么妙法?

    人太聪明了,反而多思,莫闲不知道,他就这样错失了一个良机,本来他应该趁机出手,即使不能杀死他,重创他还是有可能的。(。)!!本站重要通知: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无错误、,会员同步书架,字大小调节、阅读亮度调整、更好的阅读体验,appxsyd(按住秒复制)下载免费阅读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