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是那座岛,看起来很平常,最多有火山爆,但如果登岛,就知道它与众不同。嫂索可濼爾說網,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81』网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同?”石筱怜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和一次来,听说岛上一步一幻,听说有五行虚龙象。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“五行虚龙象?那是什么?”石筱怜第一次听人说。

    小和尚慈禅却开口了:“我们世界据说是大势至菩萨所幻化,菩萨修为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,但佛祖却说:天地尚有缺陷,不可太圆满。大势至菩萨听了这话,大悟,于是便留下这一破绽。四大并起,生五行,五行渐渐诞生灵智,化为龙象,故称为五行虚龙象,我佛家有些苦行僧于此想参悟其玄妙,便来此渡化妖物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五行虚龙象有什么本事?”石筱怜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世间一切,皆由五行混而成之,五行虚龙象幻化五行,一切幻术,都有此端,你是厉害不厉害!”左铃笑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故此我们目前所见岛上一切,等我们近前,落于岛上,真幻难分,你就知道厉害。”小和尚慈禅也说到,石筱怜虽然引起重视,但她到底知见不足,她有点看不起幻术,正因为如此,差点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人降低高度,正在此时,海升起一条水柱,水柱之上,却站着一位相貌奇丑的修士,手上握一把钢叉,背后背着柄剑,一见人,大喜道:“小和尚正好当午饭,两个女的正好抓回去暖床。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(k1xs)的首字母,最大的免費言情網站,趕緊來吧。”

    左铃一见,脸一冷,冰魄神雷出手,直向他打去,轰的一声,白色雾气翻腾,刹那间将他冻成一块冰晶,小和尚慈禅一见,口念了一句佛号,手突然出现了一根棍子,棍子黑黝黝的,一点也不起眼,但石筱怜却不敢轻视这根棍子,手起棍落,就一棍,将冰块打成齑粉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!”从海蹿起一人,是个年和尚,但他喊话迟了,慈禅的棍子已到,而是年和尚手起一道金光,却未能救得了他的性命,因为他已被慈禅打成了齑粉,此时金光才到,小和尚慈禅手棍一转,正好挡住了金光,金光爆炸,小和尚连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左铃的冰魄元磁剑出现在头顶上,虽没有动作,戒备之心却是必然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你一个僧人,却杀心这么重,一点慈悲也没有,我渡化他多时,却死在你这个小和尚手下,小和尚,你修什么行?”年和尚语气多了一些责备。

    小和尚慈禅合什稽:“小僧慈禅拜见大和尚,敢问大和尚法号?”

    “法灯,我且问你,你为什么打死此妖?”法灯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他刚才挡作我的路。”慈禅淡淡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个你杀了他?”法灯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放下,你却不依不饶,杀人的是我,而不是你,你却为一个妖而责备人,阿弥陀佛,前辈,你犯了嗔戒!”慈禅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法灯一愣,顿时汗下来了,他没有想到这个,他一心向佛,现在在慈禅眼成为了笑话,他愣在一旁,突然大悟,口诵一偈:“

    杀生问佛法,心头无慈悲;

    嗔自自心生,原来无心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哈哈大笑,向小和尚一礼:“多谢大师指点!”身体一动,沉入海水,空禅唱声起,石筱怜糊涂了,问到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和尚说:“你问我,我问谁,依我看,他是疯了,疯了也好,最起码不会阻我们的路。”

    石筱怜看看左铃,又看看小和尚,依然不懂。

    左铃苦笑道:“我也不懂,既然他走了,那就不必问,谁知道这和尚玩什么花招!”

    人走后不久,两条黯淡的虚影出现在刚才人出现的地方,由于相隔较远,二人并未听清楚生了什么事,只是见先有妖,后来又出现一个和尚,相谈了一会,和尚便自落入海,看来他们是朋友,不行,得防范一下,两人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那个和尚不出手阻止我们尚可,如若阻止我们,有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但到那时已经晚了,我们干脆事先把他给…”甘盛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不要生事,但防还是要防的。”苟临武沉吟道,“来了,魔尊以前赐我以一种阵法,在这里布置下去,将他困住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从身上取出一张阵图,要是莫闲在这里,就会知道,阵法有途,阵盘、阵旗和阵图,依次难度加大,对方居然的阵图,这种阵法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阵图一展,方圆数里之内的海面起了一阵薄雾,隐隐诸天悲苦的声音,随之传出了念经声,二人对望一眼,知道将这个和尚困住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个和尚可能破阵而出么?”甘盛问。

    “破阵而出,最起码得十六日,魔尊给时说过,地狱胎藏界曼荼罗阵图,此阵图一展开,化为一界,种种地狱情景,人生种种烦恼袭来,非人力可破,就算和尚再高明,也得十六日,遍历地狱十八狱加身,方可看出端倪,至于出阵,那就得看他阵法修为,还有他的实力,师弟,你放心好了,我们最起码有十六日,只还是地狱胎藏界曼荼罗在没有人主持下,如果有人主持,灭杀这和尚都有可能,我们回头再收拾这和尚。”苟临武说。

    两人又一次把身体隐起,向石筱怜人追去。

    石筱怜人已经到了北冥岛的上空,在上空往下看,除了一处火山口,其他地方也是奇特,岛山隐约分成五块,其色正合五行,左铃指着那五行交汇之处,说:“那块地方,就是五行煞产地,不过现在却是五色煞,一种次于五行煞的地煞,由五行煞引起,我们先在空等一会,五行煞只有一天阴阳相交的时候才会出现,正常是午时和子时。”

    石筱怜看着下方,说:“我们不如下去等,也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天材地宝之类,不然你们陪我来,不是很吃亏吗?”(。)++,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