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铃笑道:“那就下去吧!”

    人飞下,石筱怜好奇的说:“这岛上有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最起码有火山,光一座火山,就能可能有不少东西喷出地面,像地火金,火成髓之类的东西,就可以在火山口找到。网”型尚慈禅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去火山口。”石筱怜说,人向岛最高峰走去,但人都没有注意到,地面已悄悄升起了薄雾,人走着,左铃顿觉不对。

    “不好,惊动了五行虚龙象!”左铃叹道,“也是我不好,筱怜要下来,用阻止她,我到底是听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升空!”石筱怜说,就要御器飞起,陡然脸色变了,“怎么回事,升空不了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五行虚龙象不是有意识控制,但天生蹿虚幻和现实,可以说,此刻我们便蹿幻术之。”型尚慈禅说。

    型尚慈禅倒没有惊慌,一付从容的样子,见到他一付从容的样子,石筱怜心稍安,说:“那么有没有办法破除?”

    “世间一切都是虚幻,有诗人说,人生如梦,金刚经上有,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也许是个好机会,体会世事无常,当你只指本心时,幻术对你根本没有用处。”型尚一脸正经说。

    正在说期间,面前不知怎么的,出现了一条大河,河水浑黄,在河水之,隐约可见其有无数人头在滚动。

    石筱怜一惊,这是什么河水,就要上前去看,左铃一把拉:“这是忘川,可以溶解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忘川,那不是在阴间么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石筱怜疑惑道,“难道是幻觉,如果是幻觉,我进入其的话,用没事。<>”

    “不能进入,这是幻术没错,但幻术一样可以杀人,在幻术死去,和平常死去一样。”型尚一脸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又过不去。”石筱怜说,正说着,从上流淌下一块木板,在旁边有一具尸体,型尚一见,口诵了一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手一张,掌射出一道金光,直接将河的木头抓了起来,随着金光,木头陡然变化,河水也汹涌而来,转眼间,一座破破烂烂的木桥屹立在河面上,汹涌的河面上出现了一座木桥,型尚又诵了一声佛号,石筱怜佩服的说:“真有你的,型尚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幻术之,人木为休,我偏偏不肯相信,以木为引,幻成桥梁,可惜只能做到如此。”型尚慈禅双手合什说。

    石筱怜没有听懂,左铃意外地看了一眼型尚:“佛祖说,佛是最大的幻术师,型尚也不赖。”

    型尚用手挠挠他的光头,低声叽咕:“看来那个老家伙虽不靠谱,有时话还是能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石筱怜没有听清楚,型尚慈禅哈哈一笑:“没什么,我们快上桥!”

    说完,一步就迈上信,信只能供一个人行走,而且型尚一迈上信,信似乎不堪其重,吱吱的呻吟起来,而且还椅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不行?型尚,我现这座信好像不堪重负,随时要倒塌的样子,你一个人就这样,我们上去,行不行?”石筱怜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左铃却一本正经催促石筱怜赶快上桥,她来断后,石筱怜胆战心惊地上了桥,看着脚下波涛汹涌的河水,河水似乎一个个骷髅头摇了桥墩,咯吱咯吱作响,有些骷髅头顺着桥墩居然上来了,石筱怜一慌,脚下一块朽木落了下去,差点一脚踩空,花容失色,耳边响起了左铃的声音:“不要往下面看,跟着慈禅步伐。<>”

    左铃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,石筱怜一下子镇定下来,跟上慈禅的步伐,眼见得到了对岸,回一看,直吓得她差点叫了出来,慈禅一回头,一把抓住了她,一步迈上了对岸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什么?原来,她看见左铃一步步走来,脚刚走过,后面的桥就无声的崩解,而左铃似乎没有觉察到。

    左铃却不慌不忙地上了岸,说:“筱怜妹妹,修行者,山崩于眼前而心不动,我叫你看着型尚步伐,你偏偏要回头,幻术者,由心而生,型尚慈禅以意志开辟了通道,一切都是幻象,你不能看破,当顺着,你的意志也会有干扰,心越慌,干扰越大。”

    石筱怜恍然有悟,脸通红,嗫嗫的说:“左铃姐,我是不是没有用,连一个型尚都比不过?”

    左铃叹了一口气:“你身在褔不知福,绿如师娘本是魔门出身,擅长心灵上把弄人,莫闲老师却是道也修佛也修,你哥哥可是道家一代宗师转世,你本身赤子之心,你论起战力来说,比型尚强,但在心灵修养上比不上型尚,型尚也是奇怪,明明功行是我们人最低的一个,却偏偏所行纯合自然,型尚,你究竟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型尚苦着脸说:“两位仙子姐姐,小僧哪有什么道行,纯属凑巧,那个老不死的,把小僧我害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那位大师早就预料到?”左铃说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不死的,好好说不行,故作玄虚,一人给小僧一偈子,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,小僧也胆战心惊。”型尚叫屈,满嘴花花,弄得左铃也不知道真假。

    “哪偈子?”石筱怜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说,不可说,一说出来,天机就乱了。<>”型尚慈禅说。

    “你找打,快说!”石筱怜作势欲打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,我说,我说!”型尚狈喊道,左铃刚想制止石筱怜,见状也停了下来,他倒要听听。

    “幽泉儿伴亡,遇石燕独飞;

    飞入冰宫去,人上北冥;

    独孤莫能阻,元磁匿魔人;

    忘川木成桥,幽冥金身随;

    五色复五行,幻化龙象追;

    天崩地陷时,万物复万物。”

    型尚随口说出了一道似诗非诗的偈子,左铃皱起眉头,过去一目了然,但忘川木成桥后面呢,正在思索,石筱怜又追问到:“还有二偈呢?”(。)【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!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、离线阅读,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。免费看小说,uopingshuji下载手机客户端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