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仙子就不要难为小僧,那二偈打死也不能说,一提他名,没有那个老不死的掩护,他立刻会知,虽然他已受伤,其威能也不是小僧所能承受。』  ”小和尚慈禅说,闭上眼睛,一付不怕死的子。

    石筱怜虽然凶巴巴的,但她不是真正打小和尚,见此也无可奈何。左铃笑道:“筱怜妹妹,你饶了他吧,既然他不能说,就不必说了,我们还是正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左仙子说的不错,我们还是正事要紧,不知后面还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。”小和尚慈禅说。

    石筱怜哼了一声:“你不是有位大师的偈子,怎么不知道以后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那个老家伙的偈子,故作玄虚,在事情来之前,我根本想不到,像第一句,幽泉儿伴亡,事前如果我知道,我怎么让我儿时伙伴死亡,遇石燕独飞,我怎么知道遇到你,你救了冷燕妮,冷燕妮成了冰魄宗弟子,事先我根本想不到。未生的幽冥金身随,是什么意思,我又不会金身方法,幽冥倒可以想像,难道是指忘川,个老家伙一点也不爽利,尽弄些含糊其辞来蒙他们的徒弟,有时我都怀疑,自己是不是他们弟子,别是收养敌对门派的人。”看来,慈禅也是一肚子意见,对他的师傅意见很大。

    他们人都没有留神,小和尚的僧衣湿了,以为这是普通的海水,不知道当小和尚用金光转化木桥时时,那块木头上一滴忘川水悄悄湿了他的僧衣,忘川水本来无物不化,只有自然的河泥不化,但那一滴忘川水不知什么原因,竟然没有化去僧袍。正因为如此,两女看到了他衣衫有些湿,根本没有想到忘川水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了哪里?”石筱怜看了四周,印象没有这个地方,在之前,他们在天空之俯瞰全岛,根本没有这个地方,前方一遍光明,无数灵光冲霄而起,不用说石筱怜,就是左铃也皱眉,这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正在迟疑间,那灵光猛然一闪,人一个没提防,一下子落入光,绿色火焰一下子腾起,石筱怜动作很快,念头一闪,白玉京一下子将人护住,轰的一声,火焰腾起千丈,石筱怜感到一股冷意,火居然是冷的,她一下子想起一种火焰,幽冥冷焰。

    “左铃姐,这是幽冥冷焰!”石筱怜喊道。

    “幽冥冷焰,幽冥金身随,那么金身会在哪里?”左铃想了起来,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眼光先望向慈禅,因为小和尚说出的偈语有这一句,而金身法,却是佛门功法,修行此法,可以成就不灭金身,所以她望向小和尚。

    小和尚显然莫名其妙,左铃看到小和尚不解的眼神,收回了目光,忽然,石筱怜叫道:“金身,好大的金身!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小和尚叫到,随后他也现了金身,那是一个虚影,金光闪闪,盘坐在地上,手拿着一盏灯,灯上绿火盈盈,而人却正在灯焰里。

    “幽冥灯!”左铃叫道,她明白了,原来这就是幽冥金身随,可是人却被困在幽冥灯,好在有白玉京护住,不然的话,恐怕会被灯所炼化。

    小和尚此时,呆呆地看着金身,陡然来了一句:“这金身怎么这么熟悉,好像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身上僧衣陡然干了,一滴忘川水流了出来,悬浮在他的面前,里面似有一个和尚头,接着浑黄的水滴开始变得清亮,落到他的光头上,小和尚惨叫一声,似乎有无穷的记忆从他的前生记忆消失,他大叫一声,身体冲了出去,浑身起了绿焰,和外面的金身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南无飒哆喃。藐菩陀。俱胝喃。怛侄他。唵。折戾主戾。……”经咒声大作,绿焰刹那间转化为金焰,小和尚也神情安祥和金身合为一体,变得其大无比,最起码从石筱怜角度看去是这样的,在她们的眼小和尚身上金光四溢,随着经咒声,小和尚睁开了眼睛,看向手的那盏灯,手一指灯焰,火焰分开,石筱怜一看,立刻和左铃纵身出了灯焰。

    一出灯焰,身体立长,转眼间和小和尚一样大,这才明白,刚才不是小和尚变大,而是人都变小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石筱怜问道,她没有注意,小和尚此时修为已到须陀洹果,相当于道家金丹果位,左铃却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这个金身是我的,不过不是我今生,而是前生所留,这盏幽冥灯也是一样,前生我炼就金身,得幽冥神灯,后来因转世重修,遂留下金身,并且用幽冥神灯看护。”慈禅说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师,重获金身,功行也到须陀洹果。”左铃贺喜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小和尚,你已到金丹期?”石筱怜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须陀洹果,不过我的前生记忆还没有恢复,也许永远不会恢复,这样也好。”慈禅说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不是须陀洹,怎么前生记忆没有恢复?”左铃也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前生不知做了什么事,居然布置了忘川水来洗涤记忆,刚才那滴忘川水,洗去了我的记忆,也许前生有太多不幸,今生干脆忘记,我今生是个喝酒吃肉不守清规的小和尚,这也不错,佛祖也是,弄什么清规戒律,本来人生就苦了,还要苦上加苦,佛祖那个老家伙也是,自己是个王子,享受过了,却偏偏要后来者只准吃苦,太不讲人道。”小和尚慈禅口不积德,诽谤着佛祖,还说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和尚,怎么也诽谤佛祖,对自己老师不尊重罢了,连佛祖都不尊重。”石筱怜奇道。

    左铃笑了:“筱怜妹妹,小和尚他是有口无心,佛之道在行不在说,他所行却是佛行,故口头罪过也就无罪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能如此吗,不行,对道祖不尊重,对师傅不尊重,那不是欺师灭祖吗?”石筱怜想了一会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你,你的所行当然不应该象他这样,他所行都是佛行,前生肯定有原因,你千万不要学他。”左铃说,石筱怜吐了吐舌头,冲着小和尚做了一个鬼脸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