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灯一出来,向四周看了一下,目光立刻盯在那两人身上,他们之间相隔数十里,但修士目光锐利,加之又身处天空之,所以一刹那间,他的眼冒出怒意即平息:“小师傅,贫僧有礼了,多谢位救我出苦海,佛也有愤怒,那两个家伙居然敢算计我,好,我就去找他们。』『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合什稽:“位,告辞!”

    小和尚慈禅笑了:“大师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,暗算我在前,我不是好欺负,在北冥海,我度化了不少妖兽,还有几位道友,现在召集他们。”法灯冷森森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最喜欢跟着人多欺人少,你赶紧将你的人马召集起来,我们一齐杀过去。”小和尚一点也不惭愧,说的好似天经地义一样,石筱怜觉得脸烫,太丢人,这个家伙怎么是我的同伴。

    “善哉,为了除魔,这样做也无妨。”法灯一声佛号,道貌岸然,连左铃都感到愕然,他们神情自然。

    法灯利用千里传音,招呼他的道友,又对着海面说了几声,海波涛涌起,水精怪浮了上来,远处天空之浮起两道金光,他手一指,众妖推波助澜,向着北冥岛而去。

    左铃一看,跟着他们后面,石筱怜却意外看着小和尚:“喂,小和尚,那张阵图还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感兴趣,把它收起来,一个外道的东西,又破损了,没有兴趣。”小和尚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石筱怜手一招,阵图已破损,丝丝幽冥气息冒出,刚拿到手上,见其恶鬼作势欲扑,她口诵真言,将此图封印起来,塞入乾坤袋,这才跟着众人向回赶。

    此时,龙象已经缩到五百多丈,甘盛和苟临武已经感觉到形势不妙,,二人干脆也移身彩魔幢下,指尖上放出黄光,射到龙象身上,龙象身上符箓已宛如实质,拼命在抵抗,黄光和符箓相互湮灭,又有新的符箓补充,两人放出黄光和魔幢及困龙圈合在一起,拼命消耗着由龙象身上天然符箓,龙象只能作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两道佛光转眼间到了面前,现出两位僧人:“南无阿弥陀佛,施主,你们来北冥海,却抽取龙象之身,难道要使北冥海消失么,这种事我们肯定管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不说话,没有心思理他们,在魔幢护持下,自信能抗住两位僧人,这两位僧人也不过是须陀洹果位,也就是道家金丹果位,两人在魔幢护持下,又从身上升起一轮玉光。

    两位僧人见他们不说话,只是加重魔幢的彩光华,而困龙圈的金光在缓缓勒紧,不断爆出金色的火花,那是龙鳞上符箓放出光华与金光较量,两人心焦急要抒龙象缩到只有数尺,两人就可以将收入一个专用的宝物困龙钵,两人就能带着龙象脱身,现在却不成,龙象虽从万丈缩到五百丈,但到数尺还早得很,最起码需要半天的时间,越到后面越难压缩。

    “大智禅师,不要和他们费口舌了,对这种邪恶小人,直接度他们,也算我佛慈悲,阿弥陀佛。”另一位僧人说。

    “大痴禅师,能不动手就不动手,武力不是第一选择,只要二位放了龙象,龙象归位后,我们自然放二位走。”大智说到。

    甘盛忍不住了:“好个秃驴,纵你舌灿莲花,又怎能动我的心,放马过来,看你们能奈我何!”他这样叫嚣是相信魔幢的威能,此宝是提婆达多所赐,提婆达多说过,就是化神修士,都打不破他的防御。因此,两人有足够信心,来的二人不过相当于金丹层次,就算强一些,离化神还是很远。

    大痴一怒,大慈悲般若佛光亮起,双掌一合:“南无阿弥陀佛!弟子今日除魔卫道。”一礼向西方后,抬起手,大般若金刚掌,一掌如山,丈许大的掌印直接印向两人,大慈悲般若佛光,传出阵阵梵唱之声。

    金刚掌一到,彩魔幢光芒微微一闪,魔幢转了起来,此掌如泥牛入海,大般若金刚掌无功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两位施主如此冥顽不化,不要怪贫僧无礼了。”大智宣了一声佛号,大吉祥福德佛光亮起,波动如潮,直接压了过去,一遇到彩光华,魔幢微微一转,同样将大智的攻击化解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大痴和大智相互看了一眼,这时,法灯赶到。大痴说:“这两个妖人,仗着一件法宝,想抵抗我们,法灯来得正好,我们人干脆用檀波罗蜜光明佛火将他们连法宝一起炼化。”

    两人冷笑,虽然听说过檀波罗蜜光明佛火,但他们相信魔尊的宝物,两人只管一心压炼龙象,根本不理睬。

    “依小僧看,干脆位大师与小僧一共四人,坐定四方,以地水火风祭炼二人,我不相信凭他们两人,就是有一件法宝,也定抵挡不住地水火风的侵蚀。”小和尚慈禅说,他这一说,明显看到两人露出了惊恐之色,心念一杂,法宝立刻出现了波动。

    而大智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因为人没有听说过地水火风祭炼法,大痴问道:“小师傅,你是哪一门出身?”

    石筱怜嘴快:“小和尚是方大师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方大师,个和尚立刻肃然起敬,小和尚慈禅哝咕道:“提那个老不死的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大智说:“怎么祭炼法?”

    小和尚慈禅明白了,我上一道介光,分为份,投入人的脑,人一沉思,大喜,法灯说:“方大师果然明不虚传,这种方法正合此种情况,这两个贼子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开始吧!”大痴一见大喜,立刻占据南方方位。其余人占据其他方位,虚空盘坐下来,口大天龙禅唱声起,禅唱声一起,四人身上各自佛光湛然,渐渐交织在一起,在四人面前,大痴面前一团火,其他人前各自是地、水和风,刹那间混成一团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