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水火风起,连空间都吃不消,开始分解,成了地水火风的养料,魔幢的彩光华一接触地水火风,明显看出不支来。

    苟临武和甘盛两人立刻停止对付龙象,不约而同一收法宝,脸上露出了狰狞,吼道:“我们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想到两人如此刚烈,空间立刻发生了变化,五行虚龙象正在挣扎,一遇到身上压力全消,一声吼,身体陡然扩大,彻底的散开了,五行煞已不成为五行煞,一遇到地水火风,万物由五行元气所构成,周围似雪崩一样,万物分解为元气,从向外,一切都变了,速度异常快,刹那间,不仅是甘盛和苟临武如粉末一样散开,就是外围的四个和尚也没有逃过这一命运,纷纷散作元气,如连锁反应一样,接着海水及水妖怪散成元气,左铃与石筱怜刚要逃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左铃在散开时,脑想起了偈语的最后两句,“天崩地陷时,万物复万物。”脑出现了明悟,原来如此,是指这个场景。

    北冥海一切都化作元气,连元磁层也不例外,冰晶层也同样如此,整个修行界认为的北冥海,全部崩溃。

    方大师露出了笑容,而提婆达多也露出了笑容,提婆达多好像看到了北冥海的样子,他一点也不为他派出的人失败而担忧,自言自语道:“天地尚不能圆满,我倒要看看,北冥海归入世界,又会有如何变化?”

    莫闲正坐在云床上,陡然间一阵心动,立刻沉入内心之,天机一下子清明了,北冥海归一了,怎么回事,石筱怜不是到北冥海凝煞,他急忙推算,半晌之后,才长舒一口气,原来如此,她倒是好机缘。

    石筱怜睁开了眼,惊异地发现,自己在北冥海上空,灵气反而没有刚才充足,怎么回事,明明自己散为元气,怎么在这里。

    再往四周看去,左铃姐正在右方,而小和尚,还有位大师也在,甚至甘盛和苟临武也在,两人一愣,接着一声长啸,化为一道遁光而去,但五行虚龙象却没有了,不对,是在世俗的北冥海上。

    她赶紧静守查看,刹那间,似乎有一股信息流在脑海,原来如此!

    她们进入了北冥海却是这个世界的北冥海的投影,这个世界存在缺陷,小和尚说的不错,大势至菩萨当时开辟时,留下了缺陷,五行虚龙象由此而生,那里面东西都是世间的反映,这才是真正的幻术,许多人都上当了,五行虚龙象崩解,万物转化为元气,不过是信息,一切皆空,大势至菩萨不愧为佛家高人,深得解空昧,既然一切皆无,当然没有什么东西,原来那个北冥海一切,都是幻象,现在归于虚无,其所有的生命,皆是幻象,一切皆空。

    石筱怜一惊,自己凝煞不是一场空了?她立刻内视,长出一口气,自己居然凝煞成功,先是一愣,接着明白过来,自己根本在其只取了一点精髓,只是信息,不错,是信息,并没有物质能量,凝煞乘,如果石筱怜用乘或下乘凝煞,那是一场空,偏偏石筱怜以上乘凝煞,摘取其信息,所以凝煞成功。

    再检查身上物品,这才发现,左铃所凝的五色雷珠再也找不到了,不过是一场虚幻,而那张破损的阵图,却依然在,那是苟临武之物。

    她想起一件事,立刻喊到:“小和尚,你的金身有没有?”

    小和尚慈禅笑道:“金身是我前生所修,藏在虚幻之,当然还有,幸亏没有在北冥海采积天材地宝,不然的话,就是一场空,实际上,不仅是虚幻北冥海,世间不是如此么?”

    石筱怜听后,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不怪师傅说过,虚空不过是强自安立,世间一切都是无常的,人只不过是一种幻觉,真实的本性是一种异常玄妙的东西,它是唯一真实之物,它的存在等于不存在,并不是逻辑所能思维,石筱怜虽能到现在没有理解这句话,不过现在她感到真实的情况就在眼前,还有一层迷雾而已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莫闲说好这次得到了大机缘,就是指此而已。

    她再看向左铃,左铃若有所思,手玩着一团光,那是一团冰光,怎么回事,好像是冰魄元灵!

    “左铃姐,你怎么得到了冰魄元灵?”石筱怜懵了,没看到她有什么动作,她虽没有看过冰魄元灵,但绿如跟她说过,凡是天地间的灵物,绿如有意无意间都提过,这就是大派的好处,小派或者散修,这方面见识就会有所缺陷。

    “我也感到纳闷,在北冥海崩溃时,我感觉一切都散作元气,谁知睁眼一看,手便多了一个冰魄元灵,我知道了,莫闲老师叫你来找我,原来有这个深意,他算到了,所以才会叫我陪你上北冥海凝煞,是这个原因,莫闲老师对后辈很提携。”左铃陡然叫了起来,要是让莫闲知道,莫闲可能很汗颜,因为他根本没有算到会有冰魄元灵出现。

    “两位施主,小僧要走了,保重!”小和尚慈禅合什稽首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要走了,我会很想念你,你放心,你的发小冷燕妮她在冰宫,左铃姐会照应她,小和尚要是想她,可以去冰魄宗看她。”石筱怜说。

    小和尚慈禅脸色发红,左铃笑道:“好了,筱怜,不要拿小和尚开玩笑了,和尚是不允许娶媳妇的,小和尚,如果你想成亲,倒可以投入我的冰魄宗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小僧不会叛教,二位好意我领了,虽然那个老家伙挺烦人,不过谁教小和尚命苦,将就一下就行了,再见!”小和尚慈禅说着便要走。

    石筱怜一看,有些恋恋不舍:“小和尚,其实你是一个好人,祝你早日成佛!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生来就是要成佛的!”小和尚不知道客气为何物,头一昂说,样子很嚣张。(。)【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!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、离线阅读,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。免费看小说,uopingshuji下载手机客户端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