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和绿如听石筱怜讲途的事,石筱怜好奇地问:“师伯,我到北冥海,你说左铃姐一起去,左铃姐却得到了冰魄元灵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莫闲想了一会说:“按你的描述来看,北冥海是幻术所成,只有虚幻的元气,却没有真实的东西,在虚幻存在,却生成了灵智,生命真奇妙,它们不觉其虚幻,就像我们在这个易坏的世界上,不知道无常一样,左铃得到冰魄元灵,是她的福泽,她修冰魄元磁,身上自然有冰魄气息,同类相求,结果虚幻空间元灵自然归她,得到她身上气息,由虚转实,实质是她所创造,北冥海只管提供信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北冥海的生命还存在?”石筱怜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存在就存在,说不存在,就不存在,在那段时空存在,如果你能撷取其信息,生命说不定就会现于你眼前,实际上,此种现象在修行很常见,一定程度上来说,心魔就是这样。”莫闲说,石筱怜听得云里雾里,感觉很高深的样子,但她记住了莫闲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对了,师父,那张阵图虽然破损了,他们不要,给我捡了一个便宜,是地狱胎藏界曼荼罗阵图,师傅,这是什么阵图,听小和尚说,这是佛‘门’外道的阵图。”石筱怜说着从乾坤袋取出了阵图递给了绿如。

    绿如接过了阵图,感应了一会说:“此阵图是地水火风演化成地狱界,果然是佛‘门’外道的手段,人入其,遍历十八层地狱,这阵图倒可以作磨练道心的场所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把阵图递给了莫闲,莫闲拿到手上,过了一会,莫闲叹道:“此阵图应该是提婆达多所炼,想不到提婆达多不愧为魔道魁首,此图如果不是从外部攻破,实难从内部攻破,我修复一下,有些要点筱怜注意一下,除去别人的烙印。”

    莫闲手上灵光闪现,无数符箓从掌飞起,和地狱胎藏界曼荼阵图相互勾连,莫闲使用的并不是硬补的方法,而是利用符箓和阵图‘混’而为一,完善此阵图,这一完善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修补,而是一种利用‘阴’阳改变了地狱地水火风配比的方法,便阵图脱胎换骨。不是阵图威力更强,而是‘混’合道佛二家,形成了新的地狱,一句话,现在即使苟临武来,恐怕也不能如意‘操’纵。

    看着图裂开的地方完善如初,他才将图递给了石筱怜,并且告诉石筱怜怎样祭练它,怎样使用它,才能发挥阵图的最大威能。

    石筱怜谢过,莫闲和绿如一笑,看着石筱怜高兴去找她的母亲,莫闲才对绿如说:“平静了四五十年,人间的阎罗殿杀手组织已经式微,在左铃和白开心打击下,基本上阎罗殿转入暗,但人世间,多个江湖组织并起,****白道像过江之鲫一样,白开心已是两朝元老,他的寿元已经不多,皇帝也换了一个,郑国发生了政变,二子晦想杀死百里聪,不过没有成功,百里聪也老了,虽然他修行了,但本身是富贵人,长生无望,世间只有郑国是阎罗殿的掌权,不过百里聪也开始不受控制,你去一趟,郑国的百姓倒很欣赏百里聪,他治国还是有一套,压制世家豪强,扶植寒‘门’学子,我既希望百里聪死,但又不希望他死,不然百姓会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想法,百里聪起家于阎罗殿,而你和我与阎罗殿有大仇,但百里聪现在所为,实际上已从一个君侯考虑,他也架空阎罗殿,但百里聪和阎罗殿相关人一定要死,他们毕竟与胡家村灭‘门’有关,天狐一族的仇要报,但郑国不能‘乱’,用你的话说,百里聪是个明君,即使惠明还俗,恐怕在治国上并不如他,我答应你,百里聪死后,郑国不会‘乱’,他的一系列治国理念会延续下去。”绿如说。

    莫闲笑着点点头:“你放心去做,我在世间见过生民艰难,而王权更替往往伴随着流血,不扰民也是一桩功德,我要左铃等配合你,你准备扶持谁?”

    “果然瞒不了你,郑侯有五子,他最宠爱子旦,而大公子望素有贤名,我将扶持公子望,流血是不可避免,四子弦也野心勃勃。”绿如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,扶佐谁也不要紧,公子望差点卷入公子晦的谋反之,还是郑侯不忍心,才没有将他杀掉,这样也好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绿如下山,对她来说,郑国好像一颗熟透的果实,好下山之前,与绿猗相商,绿猗叹了一口气,她想起了惠明,不过笑笑,绿如问她下山不下山,她摇摇头:“我就不去了,不过我会在胡家村等你。“

    绿如点点头,说了声保重,便自下山。

    郑国的主人百里聪长年忙于政事,早就放下修行,虽然还有些神通,但抵不住岁月的侵蚀,他感到去日无多。他咳嗽了几声,早有‘侍’‘女’端来润肺的汤水,他喝了一口,对‘侍’从说:“去请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君侯!”内‘侍’快步走出,在‘门’口眼睛一瞄,说到:“君侯‘欲’见公子!”

    边上一个人偷偷的出去,见他出去,过了一会,内‘侍’才出‘门’,去请公子。

    那个人很快就出现在公子望的府邸,偷偷的跟‘门’客说了几句,‘门’客辛子产点点头,进去后,见到公子望:“公子,这是近几日来君侯已第次召见公子旦了,不能再迟疑了,我方已准备好发动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父侯有父侯的想法,为人子怎么能这么做,这不是不孝么?”百里望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什么是不孝,祖宗基业败在手上,是为不孝。如果传位于公子旦,以公子旦为人凶残,又倚靠阎罗殿黑白无常,君侯这数十年来,不断削弱阎罗殿的权柄,阎罗殿也对之很失望,早就不满,不过君侯生为阎罗殿的判官,而不断压制阎罗殿,是该解决阎罗殿的时候,此任务除公子外,无人完成,而公子旦却倚仗阎罗殿,君侯一死,恐怕大权旁落。唯此艰难之时,公子应当仁不让!”子产劝道。==手机小说免费阅读器上线咯!超百万小说免费随便看,智能书架管理,喜欢的小说永远不会丢失!致力于打造更好的阅读体验。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帐号xiaoshuokehuduan吧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