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如摇摇头,说:“我们之间有深仇,当年你派阎罗殿的人,火烧胡家庄,灭我天狐一族,今天来此,是为了一了恩怨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,成王败寇,如果要讨仗,现在我落到这个地步,无话可说。可惜是你来的,不是你姐姐,这些年来,她过得好吗?”当知道来人是绿如而不是绿猗,他叹了一口气,他并没有害怕,对他来说,现在连死都不怕,世上还有什么令他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姐她过得很好,在世外仙山之,无忧无虑!”

    百里聪松了一口气,又问道:“静如幽兰,当生于世外,她是不应该入人世,当年事,就是一个错误。她还栽佛焰兰吗?”

    “栽,不仅有佛焰兰,还有许多仙草异葩,她这次没有来,是不想见你,她在我来时,到了洛山胡家村。”绿如不知道为什么,她心恨意却没有那么强烈,甚至她冒出这样的想法,要是当年没有救出姐姐,也许姐姐不会后来入大安宫,要不是百里聪手下火烧胡家村在前,说不定对姐姐也许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放心了,你们既然来找我,看来望找到了靠山,背后是你们,我当了郑侯,最大的错就是没有铲除阎罗殿,最终酿成悲剧。望他也找到仙门,你们这些仙门,以世间为棋子,可怜众生都是是你们玩弄的棋子。”百里聪叹道。

    绿如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,淡淡地说:“不仅公子望找了冰魄宗做靠山,公子弦和统也找了魔门,而你的好儿子旦更是背着你,和阎罗殿勾结在一起,相互争权,不过望胜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怎样处理弦和统,旦已被他杀了,我记得他是一个宽厚的,他应该饶过了他的弟弟们了吧!”此时的百里聪只是一个年老多病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很好,可惜公子望从小生长在公侯之家,外表忠厚,内心却一点也不含糊,唯有死人他才放心,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夺权的人,弦和统死了,被烧死的,在你被软禁的当晚,监牢失火,一共四十条人命,其弦和统的儿子都葬身其,公子望假猩猩的大哭一场,赦免了那些女人,他博得贤名!”绿如冷冷地说,在一瞬间,百里聪身上的威严不见了,他的神色完全垮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报应!报应!”他喃喃地说到,身体更加佝偻,好像一瞬间又老了十岁,这对他打击太大,他在进入怀猗殿后,唯一的希望是剩下的子能和睦相处,不料公子望居然这么做,完全是斩草除根,作为一个父亲,百里聪身上和其他父亲一样,但事实给了他一个血淋淋的答案。

    绿如看了他一眼,突然觉得没有必要杀了他,她叹了一口气,对石筱怜说:“走吧,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求你杀了我!”百里聪陡然叫了起来,想站起来,绿如淡淡看了他一眼,袖子一甩,一股风起,香风袅袅,她和石筱怜已经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人虽走了,但幽香还在,可百里聪坐在地上,双目无神,嘴发出枭一样的笑声,伴随着巨大的咳嗽声,双目之,已无生趣:“报应,报应!”他乱叫道。

    门外不远处,一个伍长打着呵欠,听到了这个声音,没有好气的说:“这么晚了,不睡觉,乱叫什么!”

    次日,有内侍进来,百里聪已自缢身亡,报告给郑侯望,郑侯望对外宣称百里聪因病身亡,定谥号为克。

    绿如听到这个消息,心并无大仇得报的快感,反而有一种惆怅。石筱怜看见师傅有些闷闷不乐,不解问道:“师傅,你大仇得报,应该高兴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怪有人说,世事如梦,人世间,终是英雄,终归于黄土,看穿了,世事终虚幻,大仇得报,不过如此。归去兮,不怪世间有贤人,黄粱梦可醒,可叹世人,终日碌碌,归去兮!”绿如太息说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听不懂!”石筱怜摇头说。

    绿如笑了:“你没有经历世间恩怨情仇,还是你好,无忧无虑,我们去洛山!”

    “好,师傅,是不是到绿猗师伯那里,你不是说过,绿猗师伯在洛山胡家村,那是一个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和姐姐的伤心地,也是甜蜜的回忆地,姐姐和惠明最初就在那里相会,后来惠明回到古华寺,自我坐化,转世为百里明,在他劫难时,他师傅把他救走,还打伤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你师伯,我的夫君莫闲,随后,我与他相识在胡家村,他当时是一个杀手,阎罗殿的杀手,行刺百里明未果,回到洛山却遭到阎罗殿的暗算,从此反出阎罗殿,也是因为仇恨,他一步步布下大量棋子,从遇到你哥哥松溪真人前生,当时松溪真人给了他一本书,依此书走上修行路。”绿如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莫师伯的经历这么丰富。”石筱怜眼睛亮了,缠住绿如,要绿如讲莫闲的故事,绿如便和她谈起莫闲的经历。

    两个人边说边走,不知不觉来到了洛水河畔的铁索桥,这座桥已经修过多次,铁索横空,走在上面,有点晃动,不过对两人来说,并没有什么影响,正在桥上行走,一骑绝尘而来,快速通过了铁索桥,对两人没有留意。

    绿如见他向洛邑方向去了,行色匆匆,不知有什么事,随即抛在脑后。不知道天下将有大事发生,大安朝廷见诸侯势大,想出了一个推恩令,解决诸侯问题。

    推恩令,诸侯,兄弟如果过多,只有一人有继承权,而推恩令却是每个人都有继承权,如有个兄弟,诸侯死后,就要将国家一分为,而新的一代,再将领土划分,可以说,兵不血刃,经过几代人,诸侯国便消失在历史之。

    绿如和石筱怜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她们来到了胡家村,旧日的胡家村,早就荒草离离,到处是断壁残垣,淹没在荒草丛,只有当年绿猗的小楼,已经焕然一新,绿猗正在楼上等着她们。(。)、作者为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手机客户端,大量好看的小说下载离线阅读,大量小说免费任您看,切换字体,夜间模式功能齐全!下载方式leishidushi安装小说客户端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