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在天随山并不闭塞,但他没有关注凡世间发生的变化,自从大安隆德帝崩后,新皇继位,年号昌兴,开始励精图治,但随着时间流逝,昌兴帝开始耽于享乐,但他没有忘记,隆德帝在临终前抓住他的手,说一生最遗憾的事,莫过于没有能够解决诸侯国的问题,虽他在世,诸侯国没有扩大,但他想做的事,是彻底解决诸侯国的事。

    昌兴帝登基后,苦思冥想,终于有一个大臣公举错献一策,也就是推恩令,昌兴帝大喜,相国说:“此事巨大,推恩令虽好,但应许许图之,不可草率,否则恐生怕。”

    昌兴帝不顾大臣们的反对,下旨奉行。

    世间诸侯分成二派,以吴越为首的诸侯开始出兵,打出清群侧的旗号,而另外的诸候虽没有造反,但也蠢蠢欲动,形势一遍大乱。

    昌兴帝慌了,杀公举错,但造反的诸侯可不问此事,一时间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绿如和绿猗已经回山,天随山上一片和平,世间的动乱并不会牵涉到遇仙宗,除非遇仙宗主动投入其,不过已有低阶弟子投入其,大乱之时,往往是赚取功德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莫闲在揣摩由化身传回来的信息,化身在另一个世界,特别是离限天宫一行后,明悟了如何自由出入空间,因为境界问题,但对于出入洞天一样的空间不存在问题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来,他又突破了一个小境界,达到了身神御物的程度,这种御物,不同于莫闲已掌握的御物,莫闲已掌握的御物,并依之可御使法宝,而这种御物,却是实实在在的身神对现实的干涉,天下无不可御之物。在此之前,他的诸身之身只能借助与脏器信息所合之宝而出现各种功能,离开了法宝,身神对物质世界并不如念头一样,念头虽有时间限制,但真实体现神通手段,而身神只是在影响对方精神法术有一套,本质上讲还是阴神,即使白日显形,也只是一个影子,并不能真实举起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他的身神完全可以在凡人生存,如凡人一样,只有比凡人强,不像以前,需要凭借念头,才能像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他还差一步,就会突入元神境,只待身神完全阳化,他就能做到分身千百万,到那时,就算还虚修士在前,他也不畏。

    他心一动,心神丹元走出一道分身,投入烈焰阵的阵图去,改成由心神丹元主持烈焰阵,这有好处,心神丹元属火,与烈焰阵相合,而且心神丹元主持后,可以做到不需要自己分心,阵图依然能发挥作用,可惜的是阵图还是不完整,根红幡,只有一根有了实物,还差二根,虽然在不断温养缓慢的修复,那可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,最起码得几千年,一点点由无到有,在虚空找到契合的气机,才能修复,这还是有意识主持,所以,莫闲干脆以丹元心神来主持。

    同样,他身上的大千因果业力镜,由脑神精根接管,他的一身法宝全部交给身神掌管,而他的元神却专心修炼。

    只有做到了御物层次,他的身心才解脱出来,从而专注于胎仙养就,琴心叠舞胎仙,琴心者,如人抚琴一念不分。

    他在洞府之修行,绿如和绿猗来了,绿猗说:“谢谢妹夫,得报胡家村大仇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谢我,这是我应该做了,再说,报仇的事,由绿如亲自完成,我可没有出力。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“夫君看起来是没有出力,但不是夫君在之前一系列布下棋子,就凭我们姐妹俩,不可能报得大仇。”绿如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自谦,实际上凭你们俩现在的功行,报仇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,就凭我们报仇是能够,可是阎罗殿不除,不可能报仇,你将阎罗殿在世间杀手组织一扫而空。”

    “但阎罗殿还有世外组织,幽冥教主此人深不可测,说来好笑,要不是提婆达多,恐怕就不会是这个模样。”莫闲说,正在说着,脸色一沉,绿如也似有感觉,她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绿猗见此,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一下子两个大能出世,隔空试探了一下,不过意外,应该是提婆达多和幽冥教主,看来,他们到达一个新的高度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童子的声音:“莫闲师兄,老师有请!”

    来的正是潜虚子的童子,莫闲一见,说:“我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绿猗和绿如说:“既然师傅有请,你赶紧去!”

    莫闲到了潜虚子的洞府,潜虚子正在等他,他的师兄们也在,潜虚子见他来了,便问道:“刚才那股波动你们感受到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回答道:“感受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是谁?”潜虚子又问到。

    师兄们愣住了,过一会,大师兄妙名说:“师傅,我们不知,只知是两个高手,隐隐有超脱这个世间限制的意味,不知道是谁,好像两个人印证了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注意到这个现象,很好。”潜虚子说道,目光在他的弟子身上巡视了一遍,看到莫闲脸色古怪,心一动,便问道:“莫闲,你来说说是谁?”

    “如果弟子猜得不错,应该是提婆达多和幽冥教主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潜虚子问。

    “弟子是猜的,师兄们不清楚,也是正理,我与两人都有过节,不过他们可能把我忘了,他们都曾经对弟子出过手,幽冥教主以符诏,而提婆达多直接以化身出手,弟子侥幸逃过,对两人法力波动有些了解,这是比师兄们强的地方。”莫闲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师兄们点点头,潜虚子笑了,说:“不错,正是此二人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此二人这么强,如果对我道门动手,我道门不是束手等死?”

    “不要担心,我道门亦有大能,佛门也有,道佛的底蕴超过你们想象,不过他们闭关不出,一心追求飞升,不为人知而已。”潜虚子这番话,打消了众人心疑虑。(。)==手机小说免费阅读器上线咯!超百万小说免费随便看,智能书架管理,喜欢的小说永远不会丢失!致力于打造更好的阅读体验。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帐号xiaoshuokehuduan吧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