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松了一口气,我道门也有大能在。火?然???  ???.?

    潜虚子又说:“日前,古槐观传来消息,昌兴帝向古华寺和古槐观求救,因为叛乱的诸侯之,出现了魔教的人,也就是说,提婆达多支持了叛军,昌兴帝吃了败仗。”

    “古华寺怎样?”一个师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古华寺答应了,正联合佛门,除了阎罗殿外,都站在古华寺一边,道门还好,基本上没有动,但古槐观发来求救信息,掌门不想过深介入,我道门不同于佛门,佛门以度人为本,而我道门却更多在意个人的超脱,论起世间组织,不免逊于佛门,但古槐观求救,不能不救,而我门莫闲,几十年前,曾助大安先皇登上皇位,故此,这次还是你去,你如遇到困难,可向诸位师兄求救。”潜虚子说。

    莫闲跪伏领命,站了起来,说:“那么阎罗殿有什么时候动静?”

    “阎罗殿却以大佛教身份出现,阎罗殿一词成为历史,介入那些观望的诸侯,这次没有组织杀手会,改头换面,所图志在不小,却与魔教相到敌对,它是一只藏在背影毒蛇,你要特别注意。”潜虚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这就回去准备一下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小看这次,有消息说,提婆达多、幽冥教主和道佛两门顶尖高手已达成一个协议,他们不出手,只凭下面的人出手,我道门虽说为了超脱,但也不能丢了面子,道门有不少门派,会派出低阶弟子出山试练,都是会到古槐观报到,你可以调遣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遇仙宗也是如此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如此,只有你一人以元婴之尊领导他们,试练的弟子大多数是炼气到筑基阶层,这是一件得罪人的事,你最好不要管他们!”潜虚子说。

    “领师傅法旨!”莫闲再拜,又回过头来,向师兄他们一拜:“还望师兄们提携!”

    “好说,我们会派出弟子到你的手下,师弟有难,我们当然不会袖手旁观!”诸位师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莫闲回到洞府,开炉炼了一炉丹,不过是伤丹,经过日丹成,告别绿如,带着几个弟子出发,这几个弟子,一个是谢草儿的弟子妺月,一个是子渊的弟子周章,一个是子常弟子唐玉,还有一人却是白舒哥,他现在是地煞已凝,天罡已采,正在龙虎****以期丹母产生,这几个弟子都在筑基以上。

    莫闲直接腾云而起,他足神已成,云生足下,卷起几个弟子,向安都而去。

    古槐观,已有不少修士来到,好在古槐观已成为安都第一大观,几十年间,一再扩建,现在规模已不下于古华寺,主要得益于隆德帝平衡策略。当初,他借助佛道二门的力量登上宝座,他深知过分倚重一门,都会产生不好的后果。虽然莫闲功成身退,但隆德帝并没有忘记,因此,每当有事运用古华寺,也不会忘记奇观,几十年下来,可谓恩宠不断,而这些莫闲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当莫闲来到古槐观,以为走错了路,细细一看,明明古槐观匾额,上书御赐古槐观,心叹息,有二层意思,一层是对隆德帝,他果然没有看错;另一层意思却是古槐观已经偏离道家追求朴素的意思。

    见又有人来,知客看见几人不凡,立刻说:“几位仙长,里面请,我去通知观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通知观主,我问你,现任观主是谁?”莫闲制止住知客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一任观主,是夏侯泉仙长,在遇仙宗学道,法力高强。”知客立马说。

    莫闲心暗叹,夏侯泉他知道,想不到他也享受人间富贵,看来他自知修行无望,干脆到古槐观做一任观主,修行路上,大多数人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最终坠入轮回,成功者凤毛麟角:“原来是夏侯道长,他倒是有道的道士。”

    “师伯,难道是我师提过的夏侯道长?”妺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谢师妹提到的夏侯道长,故人相见,不觉间已过去几十年,人间已是四代人,山无寒暑,岁尽不知年,人间却换了春秋。”莫闲太息道。

    知客一听,不觉对几人更加尊重,看来这位道长认识观主,但看起来不像,怎么看进来他不见二十岁,而观主要大得多,但听他的话,又不像说谎,难道真是驻颜有术么?

    夏侯泉正陪同一位皇家贵客出来,看到了莫闲,一愣,接着大喜:“莫师兄,你来主持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不过是充门面,想不到夏侯师弟当了观主,还未恭喜!”莫闲一礼,夏侯赶紧还礼。

    “莫师兄笑话了,我是因为学道不成,到这里来享受人间富贵,哪如莫师兄年纪青青,已是元婴修为,肯定能修成人仙道果,步入长生之门。我自己连鬼仙都未修成,只是一介凡夫俗子,怎敢师兄恭喜!”夏侯泉苦笑道。

    入化神为人仙道果,而入金丹俗称守尸鬼,为鬼仙道果,夏侯泉说他是一介凡人,意为他筑基修为,未入金丹。

    旁边的皇家贵客赶紧一礼:“见过仙师!”

    莫闲淡然地看了他一礼,双手一拱为礼:“莫闲见过善士,不知善士何名?”

    “在下姜为,官居渊阁学士,平时爱好修道,故常向夏侯观主请教,今日得见仙人面,姜某生有幸。否以后常向仙人请教?”姜为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!”莫闲应道,见他一身官气,不禁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打扰了,夏侯观主,今日就至此为止,不要送了,以后还多打扰。”姜为举手告别,夏侯泉也拱手相送。

    夏侯泉回过头,说:“好不容易等到师兄来主持,皇上已多次派来来问,有些修士已入军,我根本压不住他们。师兄总算来了,我的担子也可以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莫闲笑道:“你担子还放不下,我来此,仅是表明一个态度,道门不想涉入过深,此次以佛门为主,毕竟道佛两家有所区别,现在的对手是提婆达多的魔门,以后可能会遇到幽冥教主的大佛教。”(。)==本站推出的一款免费小说阅读手机软件。为您提供丰富的小说资源,支持无网络阅读!为了节省手机流量。shengangll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