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有人,你要杀就杀!”管夷彧倒也硬气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你不说,我也不会杀了你,修行本是超脱事,却用来争斗,这颗土灵珠我笑纳了,我会为它找一个新主人,你走吧!”莫闲说着,收回了缚龙索。

    “你不杀我,却拿了我力量的根本,你这个恶魔!”管夷彧从地上支起身体,但身体好像连在地上一样,根本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马车绕过他的身体,扬长而去,等马车走远后,那股力消失,他落寂地坐在地上,一身功力算是废了,虽然不是等同完全废,他的实力百不存一,修行好似一场梦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坐在马车,手把玩着土灵珠和戊己印,其烙印已被他消去,这两样东西,对他来说,都是无用之物,土灵珠如果在莫闲脾神合万岳真形图之前,后天土灵珠可以很好契合他的脾神,但莫闲已经合了万岳真形图,不可能再合土灵珠,所以土灵珠他没有用。

    但如果落到别人手,特别是修行土行功法的人的手,实在是一件奇宝,莫闲不知给谁,倒是那个戊己印,虽是土系法宝,上面四个大字:后德载物,莫闲没有放在眼,这是一件砸人的法宝,重倒是重,但莫闲能够承受,就是他站在这里,任由它砸,也奈何不了他,他阴阳炼体术不是白练的。

    他看见夏侯泉满眼火热,会心一笑,将戊己印抛给了他,夏侯泉不敢相信:“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观主,没有一件镇得住的法宝,这件宝物不错,应该能镇得住金丹以下的修士,它的烙印我除掉了,就送给你了。”莫闲一笑,“不过,也可能给你惹了麻烦。”

    夏侯泉不怕什么麻烦,他沉浸在得宝的喜悦当,莫闲心暗自摇头,不怪他没有成丹希望,修行先炼己,他炼己就不纯,这样也好,享受一下世间权势,也不枉来人间走一遭。

    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仙师,到了渊阁大学士姜府!”驾车的侍者说。

    马车停稳,莫闲下车,他刚下车,还没有看清姜府的大概,姜为早就迎了出来:“稀客!稀客,两位仙师光临,篷壁生辉,里面请!”

    两人在姜为引领下,进入客厅,内有束腰官帽椅,条案,束腰扶手椅,十二条屏风,嵌石六足凳,小窗格均为贝壳镶嵌。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,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,并数十方宝砚,各色笔筒,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。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官窑花囊,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。西墙上当挂着一大幅的《烟雨图》,左右挂着一副对联,乃是名家墨迹:烟霞闲骨格,泉石野生涯。

    案上设着大鼎。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官窑的大盘,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。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,旁边挂着小锤。

    人分主宾坐下,侍女上茶,姜为说:“难得二位仙师光临,晚辈修习静定,却发现近来杂念纷呈,不知是何现象?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有之现象,人在平时,根本不知道念头须臾即动,前念未绝,后念又起,如大海的波涛,不得平静,而当人静坐下来,屏绝外缘,才会发现原来意识之原来这么多杂念,所谓杂念,仍是不相关的念头。故古人有以一念代万念法,又有守窍法,又有守物法,诸多法门。”夏侯泉说。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姜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念代万念法,以自身升起一念,如念诵诸神名号,也有数息法,都是以一念代万念的法门,随着时间加长,逐渐开入坐忘的状态;守窍法,一般守丹田法,有上丹田,在人的眉心后和脉相交处,丹田在两乳间入内一寸分,下丹田在脐下一寸分,守住此窍,自然会渐入妙境。”夏侯泉说到这里,莫闲插入一句。

    “上田和下田不可死守,上田易气血上涌,下田会***大盛,不如守黄。没有这么多麻烦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黄,是在那里?”姜为奇道。

    “守黄,又称为守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是《道德经》所说:多言数穷,不如守。是不是?”姜为道。

    “善士好悟性,正是此意,在身体上,位于脐上胸下正,守此处,可以避免上述的弱点。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“守物法又是如何?”姜为问道。

    “守物法将意念专注于外界一物,通常是美好的事物,渐至物我两忘的境界。”夏侯泉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服食可有禁忌乎?”姜为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禁忌,服食草木,草木往往有毒,故要注意配伍,服食金属矿物,我不赞成,金属矿物往往不是大寒就是大燥,对人很难说有好处,不可取,故要服食,必须在高明师傅指导下才行。”莫闲说,人多想不劳而获,服食得成仙,有不少有钱人追求,但他们不知道其奥秘,往往为了追求养生,结束反而促命。

    “我在日前得到一株云芝,想自己服食,不知可否?”姜为说道。

    云芝,仙草一种,性虚而温,有小毒,如果处理好,服食后人身轻体健,但如果处理不好,服食之后,会拉肚,手脚绵软,虽不至于丧命,但药效大半流失。不知者以为这是服食云芝的正常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福泽深厚,能得到云芝。”莫闲笑道,而夏侯泉却露出惊讶之色,问道:“云芝一般不出现在世间,你是如何得到?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猎户所得,他不识货,以为普通的白木耳,我见它长得奇特,花了大价钱买了回来,一对照书一查,居然是仙家云芝。”姜为难免得意。

    夏侯泉说:“让我们见识一下这云芝!”云芝对莫闲来说,根本算不上什么,他见过的药物比云芝强的有许多,是药分毒,云芝也不例外,相对来说,云芝对夏侯泉来说,却是一味丹药玉龄丹的配料,玉龄丹并算不上上乘丹药,但他有一个用处,就是能延长修士的性命,不过对服食者高者甚高,最起码筑基以上。

    姜为拿出一个玉盒。(。)!!,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