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为拿出了一个玉盒,玉芝就在玉盒内,莫闲暗自摇头,他只知其一,不知做玉盒的玉必须灵气充足,要么有修士刻画的玉符,显然,这两条姜为都不具备,他的玉盒不过是一个样子货。不过莫闲也好,夏侯泉也好,都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姜为打开了玉盒,夏侯泉一看愣住了,莫闲却眉头一皱。这里面根本不是云芝,而是一种白蛇芝,外表和云芝差不多,但其上根本不是云纹,而是一种蛇纹,修士识别药物时,不少书上特地将云芝和白蛇芝的区别专门列出来,为的是修士不至于混淆。

    白蛇芝,性温,人服食后,性情生变化,变得冷酷无情,它是一种迷幻药的主药,更要命的是,此药经过人处理过,手法很巧妙,人如果服食后,不仅变得冷酷,能听从炼药者的指令做事。

    姜为是皇室的远亲,他们控制姜为做什么?难道?莫闲有一种不好的想法,难道他们出了错,不是控制姜为,而是控制昌兴帝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云芝,而是白蛇芝。”在夏侯泉吃不准时,莫闲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白蛇芝是一种什么东西?”姜为吃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把白蛇芝的物性一说,并且指明这是炼制过的,那个猎人根本不是猎人,问道:“你是什么情况下遇到这个猎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下朝之后的路上遇到他的,对了,他推销时说是白木耳,还说,这么大的白木耳是祥瑞,我明白了,他是怂恿我献给皇上。”姜为是一个聪明人,立刻想通了其关键,冷汗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还有没有?”夏侯泉说到。

    “白蛇芝虽不是稀罕物,但要将炼成这样,却不是一般人所为,应该还有,但绝不会太多,因为这种炼法使白蛇芝含有一缕炼制者的气息,形成了符箓,不可能炼制得很多。”莫闲说,他自身就是一个炼药大师,当然知道其关窍。

    “那么皇上那里可能收到,我们赶紧去见皇上。”姜为着急的说。

    本来到府上准备了宴席,现在事情紧急,人立刻出门,姜为坐了一辆马车,莫闲和夏侯泉登上来时的马车,直奔皇宫,求见昌兴帝。

    昌兴帝很是好奇,立刻叫人传,人在御书房见到了昌兴帝,昌兴帝正在用汤勺调着一碗银耳莲子羹,举起勺子,正要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不可!”姜为急了,急忙高声喊道,顾不得君臣间的礼仪,昌兴帝吓了一跳,手碗一抖,一声响,上好的官瓷描金彩绘的福寿喜小碗落在地上,碎成了几瓣,银耳莲子羹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昌兴帝惊魂未定,脸沉了下来,姜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叩道:“皇上,不能喝!”

    莫闲在一旁,早就用神识扫了一遍,不由得心底笑,这是一碗银耳莲子羹没错,不过,根本没有用那种经过炼制的白蛇芝,姜为纯粹是心紧张过度,有点杯弓蛇影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姜为好不容易将事情的始末一说,昌兴帝脸一下子变了:“你是说,有人想控制朕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如果皇上吃了白蛇芝,在平时看不出来,在关键的时候,就会为人所制,臣是不得已,才高声阻止皇上。”姜为说着,手捧玉盒,献给了昌兴帝,有内侍接过去,昌兴帝打开一看,看起来是像白木耳,不过与白木耳不同的地方,一个是它的体积很大,并带有一种香气,另一个不同之处,就是它的瓣叶上有微棕色的纹路,看起来很诡异。

    昌兴帝转头看向莫闲和夏侯泉,莫闲一笑,稽为礼:“贫道有礼了,此实是白蛇芝,虽与云芝类似,功效却不同,而且,此芝被人炼制过,服食者将为傀儡,不仅不能延寿,反而受人控制,我估计皇上也应该是收到此物,献者以祥瑞的名义献上。“

    “不错,朕是收到此物,,不过尚未服用。仙师,服食之事,可有诸?”昌兴帝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暗自在心摇头,人心总是不足,他叹道:“有,海外有一仙门,专门以服食求长生,不过仙药难求,而炮制又要懂行的人,不然的话,仙药翻成毒药。”

    昌兴帝若有所思,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姜为说:“起来吧,朕赦你无罪,你不仅无罪,而且有大功。”

    姜为长出一口气,但莫闲却看得出昌兴帝寡恩刻薄,心恐怕已有芥蒂,姜为得到仙药,不献给他,却独自享用,但没有想到,居然是毒药,虽然他阻止了一起可能生的事件,但昌兴帝却对他不高兴,好东西居然不提供给帝王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肯定是魔教下的手,不知道魔教有多少人,已经渗入到安都,陛下可以追查一下,顺便将朝奸臣清理一下。”夏侯泉说。

    莫闲见他说出此话,忙用眼看他示意,他见到莫闲的眼色,一下子明白过来,自己是依仗道门乱政,恐怕道门已给昌兴帝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但话已出口,不好收回急的思考该怎样补救?见昌兴帝脸沉如水,莫闲笑了:“陛下,这些不过是搬不上台面的技俩,我道门有法术克制此,待我施法,引陛下一笑!”

    莫闲要在帝王面前施法,昌兴帝一听,兴趣大增,说:“仙师请施法,要不要到外面,要什么东西开坛作法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这只陛下手的白蛇芝作为法术的引子,此芝上有施法者的信息,我依此追踪,甚至能击杀他,陛下就当戏法来看。”莫闲笑道,他这么做,有自己的目的,刚才夏侯泉有干政的嫌疑,莫闲就展现力量,对昌兴帝也是一个警告,不要对道门过分。

    内侍将玉盒交给了莫闲,莫闲放在地上,眼光幽幽,口念咒,手往白蛇芝一指,白蛇芝上升起一团烟云,烟云现出一个符箓,不断的扭动,莫闲喝了一声:“疾!”那团烟云变幻,好似大幕一样拉开,现一幅情景,在山一个地方,一个全身灰衣的修士,眼冒出绿光,好像有感,向这边望来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