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坐在那儿没有动,旁边伸出一柄剑,是妺月出手了。架住了匕,巨大的冲力将那个瘦小的身体倒飞过去,在倒飞过程,那个瘦小身影甩出一颗霹雳弹,此弹系人间火药所制,比冷兵器来,威力大得多。

    他自忖莫闲必死,却被一柄飞剑穿身而过,他在临死前,最后一个念头,怎么还没有爆炸?

    莫闲手虚浮着一颗霹雳弹,居然没有爆炸,此弹要撞上东西才会爆炸,结果莫闲只是一伸手,随手一拖,将霹雳弹上一点力量卸掉,霹雳弹没有爆炸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个杀手已横尸当场,那个小孩也不是小孩,说是侏儒更确切一些,因为在后面,面部又化装过,所以使人误认为是小孩。

    人横尸,但莫闲他们却扬长而去,尸自有京兆尹的差役们收,他们是杀手,根本不会牵连到莫闲,甚至京兆尹还会来道歉。

    周章在车外对莫闲说:“谢谢师叔指点!”

    “不要谢我,实质上是我连累你们,你们不知世间的鬼蜮伎俩,经过这次事,你们要记住,在任何情况下,都不要小看他人,哪怕他是一介凡人,以平等心态对待他们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周章满头是汗,恭恭敬敬说:“师叔教训的是,周章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又向前驶去,过了城门,前方一个小山群,而古华寺就在其,离安都不算远,而且山不高,但群峰环绕,必须转过此山,才能看见。

    莫闲叫到停车,周章和妺月不解,周章停下的车,掀开车帘,下了车,妺月也跟着下车。莫闲淡淡的说:“出来吧,我知道你们已跟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妺月和周章面面相觑,听到虚空哈哈大笑声传来:“莫闲,你倒机警,可你在劫难逃,从你暗算弥天庆开始,你选择择了与我们为敌,你的下场就定了。”

    空走出人,一个老者,头如鸡冠一样。一簇白,脖子上挂着九颗骷髅头念珠,他是魔教的四小魔头之一,魔教,修行人士给他们排名,什么四大魔,四小魔,八护法之类的,莫闲有所闻到,一见他的模样,立刻想起一人,竖权出社,他是一个相当于元婴修士的魔教人物,舍利已成形。

    第二个人,红碧眼,肩头咬着两个兽形骷髅头,他叫夷原,人称红魔头夷原,功行也达到元婴程度。

    第个人,倒是很正常,是指外貌上,一个普通的年人,一脸笑容,但他手上却拎着一个女人头,细看之下,立刻感到一股淫浸之气,似真似幻,他叫玉满楼,一身功行不及另外两人,但他的战力却是人之冠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人,想杀我,那真是笑话。”莫闲淡淡的说,一步迈出,很平常的一步,却出现在天空之,人都不知道他是怎样走的,好像间的时空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就这一步,人一下子脸沉了下来,互相望了一眼,突然散开,将莫闲围在间,一道剑光突然从权出社身上喷薄而出,他一动,另外两人也动了,都是剑光,但道剑光不同,构成一个角,朝心收缩,心的时空刹那间好像破碎了,布满了银光,无数细小的亮光一敛,停在莫闲的身前,看得出,它们缓慢向莫闲侵蚀过去。

    莫闲出剑了,阴符剑出,一圈光华由内而外,如雨打芭蕉一样,一连串剑鸣汇成一声长长的剑鸣声,外围剑光崩溃。

    人一震,飞向后退去,人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好像一举一动都被对方力量感知一样,权出社陡然想起了什么,不禁叫了出来:“你这是法我如一,你是化神修士?”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我只是元婴而已,不过法我如一,我倒领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困住他,我来对付那二个筑基修士!”权出社头上竖变得更白,身体退了出来,颈间的骷髅飞起,喷吐磷火烟云,带着鬼哭狼嚎,卷起漫天的烟云,直向周章和妺月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妺月和周章两人不禁变色,莫闲被两人缠住,显然,他是拿两人来威胁莫闲,即使莫闲不管两人,但也可以乱乱莫闲的心。

    两人一咬牙,就要出手死抗,两人不想成为莫闲的负担。鬼声啾啾,眼见两个人就要陷重围,突然一道剑光从两人背后出现,莫闲手执鸣蛇剑,化作一道寒光,身剑合一,出现在两人面前,一剑光寒,遇到烟云,剑光陡然篷的一声,化作千万道光丝,光丝到处,次元顿生,烟云刹那间转化,散为烟气。

    权出社大惊:“你怎么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再回头看那边,又有一人莫闲,但显然眼前的莫闲好像更强,他一瞬间好像明白了,那个莫闲不过是分身。

    不错,正与夷原和玉满楼斗的确是分身,由莫闲肺神显形而成,他集金气而成,合阴符剑,人竟然没有看过来。

    在夏侯泉苦心劝导他时,他早就拿定主张,修行人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,莫闲的身神已能御物,显化出来,与真人无异,他在出时,就已经隐身,而当时的莫闲,不过是肺神合上一个念头而已,而他的真身,却悄悄跟在后面,别人都是没有现。只到现在,权出社想用妺月和周章来威胁他,他才现身而出。

    权出社一看不妙,他也顾不上其他人,头上鸡冠根根竖起,千万根白现身,幻化成他的身影,向四面八方****。

    他的头原来是保命的一招,顿时,满空都是权出社,数十个一齐向莫闲冲来,其余的向四面散去,刹那间,妺月和周章现他的真身不知道是哪一个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莫闲冷哼,手剑如惊天长虹,那数十个权出社一触摸剑虹,便纷纷化为头,长虹暴长约千丈,就听到一声惨叫,两截尸身从空落下,其余的分身纷纷现出原形,卷入剑光所生次元,转眼间随着次元消散。

    尸身上一颗舍利飞出,卷起一股烟云,就要遁入空间之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