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却不放过他,意念一起,如凝的法力带着玄妙,在空化成一个镇天妖,形成了一座金桥,这一招是学自化身的敌手暗血凶牛,不过比暗血凶牛直接施展更见神妙。Ω直接镇了下去,刹那间,周天的一切纷纷静止,时间只有一眨眼的功夫,但对莫闲来说,足够了。

    他立于金桥之上,手一指,指月玄光一道,正那颗舍利,舍利本来准备直接遁入虚空,被莫闲镇往了一瞬间,等他清醒过来,指月玄光又到,刹那间,他直觉得大道如此近,伸手可接,顿时忘记了一切,舍利光华先是一盛,接着暗淡下去,在不知不觉间,他就魂飞魄散,只剩下一颗舍利在空坠下。

    莫闲伸手一摄,舍利落在他的手上,权出社的九颗骷髅头,也已坠下,被莫闲的剑气所侵,已有大量裂痕,莫闲手一招,摄入手,光华一闪,将它们封印起来,此骷髅头的魔鬼应该是修士之魂,被他炼魂锻魄,莫闲得找一个高僧,或者是高道,来度他们。莫闲虽然也会度炼化之术,但却是不精,本来要去古华寺,干脆请古华寺的高僧将他们度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飞剑也被莫闲收到手,看了看,一口秋弘剑,略带点绿色,确是一把不错的飞剑。不错这两个字,是针对莫闲所说,如果针对一般修士来说,绝对是上品飞剑。

    而那边肺神与两人争斗,肺神却占了上风,一柄阴符剑,已达到剑生次元的程度,他又是法我如一,虽然与化神修士尚不能比,但也有法我如一的四成功底,一时间直杀的二人只有招架之功,而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夷原和玉满楼互相望了一眼,夷原加了一把劲,玉满楼忽然抽身,将手的女人头一抛,女人头一升到天空,双眼睁开,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,双目放出两道绿色射线,直射莫闲。

    肺神一见,头顶上出现一朵白云,白云之,一只白虎现身,一声吼号,悲风四溢,绿光所到,被白虎阻住,但还是影响到莫闲,莫闲心无端生起悲意,心似有不甘,看见天空之人头化作一个美女,千娇百媚,无限风情。

    肺神一个恍惚,一声暴喝,空金气忽生,阴符剑剑光分化,一道直逼空的人头,空人头陡然张口,露出蛇一样的舌头和牙齿,张开口,不管剑光一口咬下,口绿雾随之而生,幸亏莫闲已做到剑生次元,不然的话,剑恐怕都要受到污损。

    剑光突生,次元随之而生,次元生灭,空的女人头显然也知道利害,头竖起,如鞭子一样,抽向剑光。但在剑光生出次元的情况下,被吸入次元,次元随之崩溃,能量溢出,耳听见女人头出了尖利的叫声,但叫了一半,戛然而止,再看女人头,已不见影踪。

    “伤吾宝贝,我与你势不甘休!”玉满楼叫道,和身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人还未扑到,一股腥风扑面而来,莫闲手一指,剑光回转,剑光之,次元生灭,但一剑之下,对方好像虚影一样,即使剑生次元,也捕捉不住他的真身,莫闲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,这倒他想起自己的阴阳遁,但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他施展是无相天魔小有法,此法修成,身似无相天魔,却比无相天魔利害得多,天魔一般不现于世,仅是诱惑人,借心灵玩弄他人,而此法却是利害,身体看似有形却无质,穿行于空间之,时刻在变换。莫闲的飞剑虽然剑生次元,但还是在主空间内。

    这种法门专门对付法宝,特别是护身法宝,对修习者来说,几乎很少有法宝能阻住他,当然,洞天法宝之类的却能克制他。

    莫闲见如此,他也不用法宝,以玄妙的意识镇住空间,在莫闲身边数丈内,根本不可能从任何空间进入主空间。

    刚到莫闲身边数丈,玉满楼感觉大惊,他被迫从其它时空挤出,他想仗着身体来欺负莫闲,因为他走魔道炼体一条路。可惜莫闲不是本尊,不然的话,他倒想较量一番,给他看看身具九龙之力是如何的强悍。莫闲手一点,指月玄光,一道大道之光亮起,射入他的头部,刹那间,他愣住了,接着灵光便暗淡下去,莫闲一剑,将他分为二段。他连舍利都没能逃出。

    玉满楼死,一柄魔泉剑跌落在地,而夷原一看,人只剩下他一人,知道不好,虚晃一枪,转身想跑,莫闲刚想出手,突然把手放下。

    他一见大喜,谁知逃出了数十丈,一根棍子从虚空出现,直向他的头顶打去,他没有提防,棍子落下,躲已经来不及,肩头一摇,两个兽头骷髅飞起,嘻着一张大嘴,直接咬向那根棍子。

    但棍子何等凶猛,就听要呜咽二声,棍子落下,两只兽粉碎,黄烟四溢,而夷原逃过一劫,身体遁了出去,在数十丈外现身,头上不觉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刚才的地方,一个和尚现身,正是惠明。惠明一声冷笑,随手将手棍一顿,地面轰的一声,惠明将棍一插,立于地面,从身上取出一物,是一只钵盂,随手向天空一祭,一道佛光冲出,正照在夷原身上。

    夷原一下子愣住,接着夷原身体缩小,投入钵盂之。惠明做好的这一切,合掌稽:“阿弥陀佛,施主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莫闲回礼:“有劳了!”随手一指那两具尸体,尸火起,不一会化为灰烬,而惠明却立在一旁,低默诵《往生经》。

    莫闲将他们的东西收起,一把魔泉剑,还有一颗舍利,笼在袖子:“法师真是慈悲,还给他们念经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多虑了,生命本是平等的。”惠明说。

    “佛门广大,如此的人都要度,和尚,我这边有一件法宝,是一件邪门宝物,和尚能否度了它!”莫闲说着,掏出那件东西。

    这件东西就是权出社所拥来的法宝,一串骷髅头!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