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明双掌合什,嘴念诵句佛号:“真是作孽,此系我佛家本份。”

    “魔门人,向来无所顾忌,只图一时,不知却已埋下祸根,先前圣门人有人炼这玩意,现在魔门人,更肆无忌惮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古华寺,莫闲还是第一次来,整个寺院严谨规整,藏在山,四周望去,苍翠欲滴,一条宽阔的石板路,弯弯曲曲,一直延伸到山门,路上,有挑水的和尚,有络绎不绝的香客,他们手提篮子,篮子里装了水果、食物、香……他们一直往前走,看起来非常虔诚。

    莫闲的马车答答走在这条路上,行人往两边让去,他们很熟悉这种情况,许多达官贵人都是一幅这样派头,有的要比莫闲气派得多,莫闲并没有乘坐马车,而是陪着惠明,他们在前面走,马车在后面跟着,莫闲一边走,一边和惠明说着话,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古华寺。

    莫闲在佛前上了一柱香,起身到后面,在惠明带领下,穿过了院落,来到一处山洞前,此处正是智通法师闭关处。

    “师傅,莫闲施主前来拜访!”惠明通报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里面传出一个声音,莫闲整顿衣裳,进入其,他只是一个人进入,人一进入,后面的门就关上了。

    洞并不大,只有一个土台,智通盘坐在土台之上,面朝墙壁背影以着莫闲,莫闲知道他在面壁,一揖:“莫闲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好,想不到一个杀手能走到今日,可见,佛性每个人都拥有,人人是自己的主人,只在你的选择。”智通工没有回过头,而是在对墙壁太息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侥幸走上了觉悟之路,但还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回这件事!烦恼即菩提,施主仍大慧根之辈,当知世间没有不劳而获的事,身在红尘之,难道心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法师提醒,我这次来,是为安都内的事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潮有起落,没有不败的王朝,还是静心看吧!”智通说。

    “兴亡千古都有,可怜了百姓。以住诸朝,不问如何变幻,但最终殊途同归,而这一次,弄不好,天真的变了,道祖曾言:天不变,道亦不变,但如果天变了,人道跟着改变,我想道佛两家都不希望变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未来看不清了,不过,安都事,并不影响大局,真正决定命运的是,是高层力量,现在双方都没有动,只是按规矩下棋。虽然也做一些动作,作总的来说,还是按规则下棋,连我在内,都是棋子,到最后,只怕会掀了桌子。”智通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们还不是棋手,不过又是棋手,在安都这里,我有资格做棋手,既然他们想玩,我却不想玩了,那些棋子的命运就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果然有大智慧,不仅是你,我也想掀桌子,你尽管去做,我让广度也出手,你去和广度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法师,就不打扰了!”莫闲一礼后退出。

    莫闲退出后,惠明还在那里等,见他出来,合什稽,回转身,在前头带路,来到了方丈室,方丈广度出来相迎:“欢迎施主,听僧人们说,魔教出动了个魔头,却被施主一人打败,施主好功行!”

    “过奖,我只干掉两人,另一名是惠明师傅干掉了。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施主,换一个人,面对位元婴,恐怕已饮恨当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把握的事,我不会做。我也没有想到,魔教倒也舍得,不过他们错了,安都是我佛道的主场,怎容他们放肆!”

    “你想清场?”广度问道,看来昨天他已与智通商量过。

    莫闲点头说:“不错,是该清场了,我古槐观向来弱势,对世俗这一块不太熟悉,不过今天该京兆尹头疼,居然有个世俗杀手,想对我们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简单,我古华寺动一批大臣,都不用我们出面,就可以将那群腐儒跪在我们面前,你遇刺的事,正好是一个天送过来的机会。”广度笑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古华寺负责世俗这一块,我古槐观就负责对付魔教,凭那些安都的官兵,根本不足以对付魔教。”莫闲当即拍板,既卖了佛门一个好,又不过多介入世俗。因为佛门在世俗有很大的影响,佛门根基在世俗间。

    而莫闲实际上已在做相应的事,不论他派人去安山,还是派人去华都观,他就已经在做这样的事,不过这是秘密做的,现在他可以大展身手了,既然对方为守规矩,用计暗算昌兴帝,莫闲就存在掀桌子的心思,这场战争也许很长,但莫闲不想一直困守安都,树移死,人挪活。

    京兆尹头都大了,死掉个杀手,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,这个人本来就是亡命之徒,偏偏牵涉到莫闲,莫闲可是仙师,昌兴帝还想依仗着他对付魔教,同时,也存在心思,想从莫闲这儿得到延寿长寿的秘诀,对一个帝王来说,人间享受已到顶点,但有一条是公平的,就是人的生命,它不因为你是帝王就对你优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有刺客下手,虽然被莫闲击毙,偏偏此时有大臣集会,反对仙师。昌兴帝知道此事后,很快就下达旨意,要求彻查此事,有人居然对仙师下手,一定要彻查。

    京兆尹知道这件事有蹊跷,一个世外人,有谁想杀他,魔教?或者与他有仇的?魔教想杀莫闲,肯定会派高手,最起码懂得法术,而这人却是世俗的武者,矛头就指向与莫闲有矛盾的董源,但董源在狱,那么那帮集会的大臣们,当仁不让进入京兆尹的视线。

    京兆尹想隐瞒,却在第二日上朝时,被人参了一本,御吏在奏折说:市井之人都知道了此事,而京兆尹却当作不知道,是不是京兆尹有什么隐情,还是和那些叛逆沆瀣一气……

    京兆尹冷汗下来,御吏素有风闻奏事的传统,市井间的谣传也可以上奏天听,但御吏一般很少这样做,但他居然这么做了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